月度歸檔:2017年06月

別有洞天

晚上約6點的時候,高小華給我打來了電話,約我在建材市場旁的一個飯店見面。單間里,高小華請了一桌子的人,也都是和他干裝修的伙伴們。在座的,表面上看灰頭土臉的,但是,我知道,“灰頭土臉”的掩蓋下,可能就是一個小老板,有的時候,大家說的開著寶馬車去給客戶刷墻的人,就是出自他們。 繼續閱讀

帳不是這么算的

?大闖的做事原則挺奇怪的,公司里有很多事,不找專門的工人,卻喜歡找自己的朋友。他理論基礎是,找些小工費用也不低,不如把找小工的錢拿出來,等干完活一起吃飯得了。看似有理有據,大家都不是小工,所以,很快,再找人的時候,不是這個人不在,就是那個人家里有事。還是要去找小工。 繼續閱讀

李鑫 電視綜藝頻道

微信圖片_20170628075631.jpg

本來想在第一篇讀的文章上賣個關子,可都寫下了李鑫的名字了,就沒有啥可以賣的了。拿到了《有夢想,沒有到不了的明天》這本書后,我首先看了一下目錄,當看到李鑫的時候,我還是查看了一下頁碼,先去看李鑫的文章了。

為什么會選擇李鑫呢?

在我家里,有一個會模仿李鑫的熊孩子,模仿的當然不是李鑫的主持,是那只活靈活現的大猩猩。這是熊孩子搞笑的拿手好戲。

說起李鑫,不得不說《我是大明星》。

家里只有一臺電視,那是老人的專屬,孩子喜歡跟老人在一起,就天天看《我是大明星》,看他們在電視機前哈哈大笑,引得我有時候也會湊上去看幾眼,僅幾眼,上癮了,就看到節目的最后了。

在《有夢想,沒有到不了的明天》里,李鑫的文章是“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第117頁)。

在文章里,李鑫的確是倉促的,最倉促的是上大學的那段,“倉”的考上大學了,“促”的就畢業了。我在想,李鑫為什么會把大學那段略的連個省略號都沒有呢?這里面也許隱藏了太多的故事,而這些故事,由一個主持人的嘴里說出來,是要毀三觀的。

臺上的李鑫,觀他三次,沒有一次是正的,雖然不正,卻有很多人特別的喜歡他,這是一個事實。

如果說臺上的李鑫是真實人物的性格的表現的話,那么,我想對一位叔叔與一位阿姨說:你們把這么一個孩子養大,真不容易。也許,你們生李鑫的時候,就夠倉促的。

好期待51聽的書

在知道了從山東廣播電臺獲獎得到《有夢想,沒有到不了的明天》這本書的時候,那是高興了好幾天的。而我能做的,就是等待。

這就像是在網上買東西一樣,下單了,然后是焦急的等待,何況是《有夢想,沒有到不了的明天》這本早就想讀的書。我試著聯系小編,談起這本書來,小編告訴我,負責發書的小編忙,要等湊齊了人數才能發。這個結果,更是讓我心癢難耐,這還要等多長時間啊。_2017622

今天還是沒有書的消息,還不好意思跟著小編屁股后面追著問。只是希望每天都把獲獎的5名觀眾人數湊齊了,這樣還能及時的發書的快遞。

記得前幾天,有人在51聽微信公眾號里問過關于發書的時間問題,作者回復說是小泥鰍回家結婚,要不就是去參加婚禮了。2017625

今天是周一,一大早我就把手機的鈴音調到了最大,生怕漏了快遞公司打來的電話。快遞這東西,如果是送的時候沒有取到,可以到公司去拿,就怕快遞小哥腦袋有問題,把包裹直接給退回去。不過,包裹退回的事情不是很常見。那就再等一天吧。2017626

今天中午的時候,我的手機收到一條短信,要我去韻達快遞公司取快遞。這是所有的快遞里面,唯一不給我們上門的,都讓我碰上了。接到這個信息,我很高興,一般的,在家里我是不用做購物工作的,這個快遞絕對是51聽寄過來的書。

來到韻達的快遞公司,問我的名字。即使我報了名字,他們還是要去貨架上一件一件的找。我心里有數,我只要去看那些與書大小差不多的快遞包裹即可。

果然,我自己找到了自己的包裹。那個負責找快遞的人過來核實姓名。

不得不讓我稱贊的是,小泥鰍的書包的真是太好了。外面包裹的嚴嚴實實,我要用刀小心翼翼的才敢割開外皮。

微信圖片_20170627155339.jpg

不要忘記自己的本分

最近這段時間很忙,卻忽略了自己的生意了。事情其實很簡單,我積極的參與各種活動,有私人的活動、社會上的活動。這不由得讓我想起上學的時候一些事情,班里有聰明的學生,看似是不學習,實則是學習效率很高,半年學的一本歷史課本,晚上熬個通宵就能考80分。至于平時的時間,都在研究自己的事情,比如看武俠書。有些同學喜歡跟著這些聰明的同學一起玩,玩的很快樂,考的很糊涂。

這段時間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我不停的告誡自己,不要讓外在的事情干擾我正常的生意。上學的時候,心里很了解“學習就是學習,玩就是玩”,然而自己沒有做到。如果工作了,還了解道理,自己卻還是做不到的話,那就是荒廢一輩子了。

正當我回歸到我本分的時候,突然遇到了牙痛,連著連天痛。第一天的時候,能感覺出是一個牙痛,第二天的時候,感覺是滿嘴的牙都在痛,似乎腦袋也在跟著痛。第三天實在是忍不住了,去看了牙醫。牙醫拿鑷子敲敲我的牙(真痛),說,這個牙痛好幾次了吧,現在才來看,殺掉神經。

牙醫給打上麻藥,拿鉆頭開始鉆,突然,感覺鉆頭鉆得我的牙更痛了,原來,這麻藥也有不好用的時候。所以,重新打入更多的麻藥。躺在椅子上,我在想,打這么多麻藥不會把我打傻了吧。從牙醫的手術臺上下來的時候,我給自己簡單的測試了一下,還沒有傻,也許是還沒有到時候吧。

從治牙的診所回到家的時候,我的牙感覺良好,可是,就在睡覺的時候,我突然感覺牙還在痛,而且痛的更厲害了。我突然意識到,這次牙痛,跟牙無關,我的這個牙背黑鍋了。人上火的時候,牙會痛,為什么只有這只牙齒會痛呢?因為這只牙齒受過傷,屬于殘次品。

也就是我,牙痛,是因為我上火了。治標不治本,也就是這么回事。我的牙痛的治本是需要治本,就是瀉火,而不是鉆牙,我這可憐的牙。這是我的第二顆被鉆掉神經的牙。

大蔥要請我吃烤肉,我很高興,可是我的牙不高興。牙不高興,我就不好過,晚上吃飯的時候,筷子不小心碰到那顆牙齒了,真痛。我不知道,為什么睡著了后牙就不痛了?

前些時候,給風獨味寫的文章都用完了,正要構思,這段時間都跟別人瞎跑了,也沒有思路寫。打開博客,看到有人留言要賣給我域名。現在除了簡短的、有意義的詞語域名,其它的長的不能再長的域名,其實是沒有多大意義的。我有風獨味的全拼域名了,我覺得這酒足夠了。

進小區的時候,遇到鄰居,熱情的向我打招呼,我也要報以微笑,剛張開嘴,抽動神經,直沖腦袋的痛,我感到了臉皮的扭曲,這是要嚇到鄰居了。

越是不能吃東西的時候,越是饞,看到黃金豆,勾起我的饞蟲了。我拆開一包,側躺著,往一邊的嘴里投,因為我的牙齒只有一邊能用。吃的正香的時候,顧客從微信里買零食,要了四包黃金豆。我慌忙起身,去查看,不多不少,正好還剩三包。牙痛,就是嘴賤惹的。只有抱歉的告訴顧客,還剩三包了。顧客要了三包。

招呼完顧客,接了一個電話,是大闖打來的,他有些東西放不了,要我幫忙問問我們小區里有沒有出租煤屋的。他為什么不在自己小區里租?東西放在我們小區里,搬東西的時候,喊我方便。過兩天我會告訴他沒有。

 

自行車:修車記

為了更好的給自己的騎行做好保障,我幾乎購買齊了所有的修車裝備。

第一次修車

第一次修車不是我經手的,那是在一次騎行活動的集合的時候,一個騎友來的很晚,原因是車胎爆了,推著車來到集合地點。我是帶齊了修車裝備的。可是,我卻從來沒有補過胎。好在,隊里有人干過這個活,十幾分鐘的時間,就把隊友的車胎補好了。

第一次動手補胎

外出騎行,真不希望碰到壞車,特別是爆胎。有一次,自己外出,就遇到了爆胎,沒有辦法,只能自己動手了。根據上一次看別人補胎,模仿著,將那塊膠皮貼在自行車的內胎上。騎了一路,居然沒有再撒氣,看來,是補好了。

其實,現在的補胎材料與方法已經簡化的不能再簡化了,就像用膠水貼一張紙那么簡單了。

自從有了第一次自己動手補胎的經驗后,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車胎就像著了魔似的爆胎,最厲害的一次,一根鐵絲將車胎扎了個對穿,車胎也是補丁羅補丁了,沒有辦法,只有重新換一條新的車胎。

免費修車

如果學會的補胎,就已經是掌握了修車里很大的一門技術了。自行車上的機械裝置,應該說是很簡單的,這也是標準化生產自行車的結果。遇到有人的自行車壞了,只要帶著工具,就去主動幫一把,這讓小區里孩子們撿了大便宜了,他們的那些三輪、四輪自行車這里松了,那里壞了,都會來找我,一度,我成為免費的修車師傅了。

也許是見我騎車帶著頭盔,而且自行車被我調試的非常好了,那些買自行車的,都來咨詢我,買什么樣的自行車好。其實,到現在為止,我并沒有“推銷”出一輛山地車,但凡來問我購買自行車問題的,最后買的都是菜車,這讓我很郁悶。

關于修自行車

如果你要加入到自行車運動中,我建議是,最好提前學習一下修自行車的技術。修自行車是非常重要的,這不僅是在外出騎行的時候能夠給自己保障,最關鍵的是,通過修車能夠更好的了解自行車,有利于選購自行車。

后記:通過修自行車,讓我想起以前街邊修理自行車的師傅了,如今,找一個修自行車小攤實在是太難,可以說在一些地方已經消失了,而隨之代替出現的是遍地的修摩托車與汽車的。

這就是更要學習修自行車了。

身邊的朋友,多少個合適?

有的時候,我們的朋友圈子就跟微信的朋友圈差不多,時間長了,認識的也就是那么一些人。出門的時候,總是以朋友相稱,什么才是朋友,這是要打上個問號的。在我的故事里,能夠寫出來的,多數都是朋友,我們就這樣交織在一起,彼此輔助著,倒也是相安無事。

有的人說,朋友是用來利用的,這樣的表達方式的確難聽,但凡朋友都會相互輔助的。并不排除的是,有的人卻處處用朋友的身份,在占其它人的便宜。

有駕駛證可以替著扣分,就有朋友提議,建立一個群,大家公布自己的駕駛證還有多少分,根據審證的日期,相互承擔彼此的扣分。我需要嗎?我不需要。我家的車,每天都小心翼翼的開著,很少違章,這幾年加起來可能也不到12分。

為什么這個朋友會有這個提議呢?他的車不到半年的時間就扣光了12分,每次審車的時候,到處打電話,借別人駕駛證。或者,這樣的為人更能拿著大家的駕駛證,去給他的朋友扣分。這就是一個人的人品的標簽。所以,這個為了給車扣分的圈子還是沒有建起來。

不過,在這里有個供需的信息,那些每年分不夠扣的人,總想找人去替分,所以,這些有扣分需求的人是建不起來這樣的圈子的。

這里我們要說的就是,朋友,最起碼要做到的是共贏。往往有些人的性格上的差異,就有很多人總是喜歡沾別人的便宜。不知道在你的生活中是否有這樣的人,買一個東西需要2元錢,他只有一個一塊的和一個100的,這個人總喜歡給別人借一塊錢。而另外的人,是會拿著一百去買東西的。

應該說大刃是我們朋友當中比較豪爽的,但是他為人有個很大的原則,決不允許別人占他的便宜,他也不會去占別人的便宜。所以,當我們與大刃交往的時候,你完全不用考慮他會坑害你。同樣的,你也不要以為你們是朋友了,就可以跑他那里去想三想四的。

那么,朋友的層次高低不同,會不會有差異呢?這當然會有。就比如有人有錢,有的人是窮光蛋,那么他們在一起吃飯的時候,就一定要有錢的這位去結賬嗎?時間長了,有錢的朋友也會感到委屈的。

所以,在與朋友交往的時候,的確該適可而止,不要過分的追求。現在社會上有一種聲音,說是交朋友要交比自己層次高的,這其實是一個錯誤的想法,當大家都有這個思想的時候,那些高層次的朋友會把你當朋友嗎?

交朋友,可以純粹的交,也可以各個領域都有自己的朋友,交到不同的朋友,會給自己不同的思路。大刃喜歡跟各種人聊天,他在搜集各個方面的信息,然后將這些信息加工拿來用。

在寫本篇文章的時候,我一直在思考,到底該給朋友一個什么標準呢?其實,朋友是沒有標準的,關羽是一個標準,宋江也是一個標準,即使是貪官污吏都有自己的生死之交,所以,在考慮朋友的時候,我們或許不應該給它加上一個標準,存在著的,即使合理的。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親兄弟明算賬”、“先小人,后君子”等,都是與朋友交往的哲學,我們可以有幾個朋友,可以有很多朋友,這些朋友都各不相同,最后就會有不同的交往的標準。

帳篷,應該說與我和大蔥的關系挺不錯的,可是當他知道了大蔥開除劉圓,最后離開去外地的時候,卻與我們生疏了。或者說,在這個三個關系當中,帳篷選擇了站在自己最好的朋友一方。當大刃知道這件事的時候,他說,如果他是帳篷的話,他不會做的這么決絕的。這也算是為人的差別吧。

當朋友們相安無事的時候,大家逍遙快活,在酒桌上拍著胸脯說要為朋友兩肋插刀,一旦酒醒了,就會考慮起自己的利益來。

你會為朋友赴湯蹈火嗎?先不要急于回答,想好了再說。

漫天飛舞的廣告

大家都不喜歡朋友圈里的廣告,特別是刷屏的廣告。多虧微信有個屏蔽的功能,你可以隨自己的意愿,將廣告屏蔽掉,同時,你也屏蔽掉了朋友了。最近這段時間,我有點懶,沒有在朋友圈發多少廣告,每天能發一條?有的時候,一天一條都會忘記。不發廣告的結果就是生意的確少了很多。

所以,做微商,要想有宣傳的效果,只能是發廣告。這不是微商在惡意的刷你的屏,而是這么做真的有效果。

我們的生活中隨處可見廣告。這些廣告是我們避免不了的,即使是微信,也在嘗試著在我們的朋友圈發廣告。我就不信,在你的朋友圈有兩個做同樣商品的朋友,一個經常廣告刷屏,另一個幾乎不做廣告,你能去選擇那個不做廣告的朋友。

在現實中,有一種廣告叫做掃樓,大家記得電影《瘋狂的石頭》里的那個電話號碼嗎?那就是掃樓的結果,這就如同我們小區里隨處可見的開鎖、通下水道等廣告。我也做過掃樓的工作,不過,那是給朋友做的。

我的臉皮薄,不敢大白天去貼廣告。在某個夏天的晚上7點以后,我與同學培訓學校的一個副手,背著平時的單肩包,佯裝回家的模樣,在小區里溜達,見到無人的時候,迅速的拿出廣告,一個人刷膠水,一個人往墻上貼。只練了幾個單元,我們兩個就配合很熟練了。

小區里,并不是都像有些人說的那樣,彼此不認識或者很生疏,有些小區的居民,打我們進去就盯著我們,可能是見到我們的生面孔了,這實在不好出手,只能在他們的注視中走過。

掃樓這種形式,我做過,我也挺厭煩這種廣告形式的,但是我很清楚的是,這對于那些貼廣告的機構來說,還是有用的。我們有的時候,在路邊見到很低檔次的廣告,甚至在語言描述上有錯別字、不通順的地方。而這些,是有它們的受眾群體的。

在商業步行街,發傳單的,有很多。雖然是簡單的遞送小廣告,也有許多學問。首先說位置,大家一般都集中在人流量最大的地方,如果你要在步行街上找一個人流量大的店面,這幾乎不用考察,看那些遞廣告的站在哪里即可。

將廣告發給誰也是一門學問。朋友做少兒培訓,他要求首先發給帶孩子的,無論男女老少,第二要求是發給30-40歲的,這個年齡正是孩子需要培訓班的時候。

在街頭遞送廣告,也可以合作的,你可以找一家與性質差不多,但是業務不沖突的機構一起發廣告的。比如,美術學校與音樂學校就聯合起來一起發廣告,但如果你一個少兒培訓與電腦電腦培訓的合在一起發,就很不合適了。

各種廣告形式都可以采用,但一定不要忘記自己的廣告身份,大家出去介紹我的時候,他是做微商的,賣零食。我加上臉皮厚點,就把自己的微信加出去了。我覺得,在我本人的情況下,要比街上那些遞交出去的廣告,可信度要高。

大家不知道是否發現有這樣一種情況,有人喜歡占便宜,用別的公司的信箋,LOGO也是別人的,這就相當于在給別人打廣告。我真希望我周圍都是這樣的人,我送給他們辦公用品。

在廣告上,也有一些奇葩的做法,我的一個以前的單位,印制出來的廣告,當做寶一樣,要有客人或者獎勵,才給別人。印制了幾萬塊錢的廣告,最后都浪費在倉庫里,尤其日歷剩的多,第二年的時候,都過時了。給人家那是在罵人家吧。

用個人作為廣告,做的最好還是大刃,他沒有自己的網站,沒有自己廣告牌,但是有自己的產品標識,他是全靠自己去推廣產品。當然,他主要找的是各地的代理,頂多帶著幾張名片,或者產品的彩頁。這些東西印一次,能用很多年。

看到這篇文章的時候,很多人可能都不會對廣告感冒的,就比如買了房子后,很多裝修公司給我打電話推銷裝修一樣。可是,這些是生意存在的必須。如果說你現在是某個公司的員工,卻不在營銷的崗位上,但,正在營銷崗位上忙活的、你的同事們,卻就像我一樣,也在外面發布廣告。

畢業后,我加入過畢業學校的QQ群,加入過畢業學校的微信群,也關注畢業學校的公眾號,這些學校也在每天努力的發布著消息,說白了,這也是廣告的一種形式。

你說,現在哪里沒有廣告吧,即使是在深山老林里,也有可能掉下一個可口可樂的瓶子,瓶子本身就是廣告。所以,做生意要研究廣告,作為消費者要坦然接受廣告,除此之外,我們還能做什么?

濟南野生動物園 跟著新聞?啵?房華去旅游

1.JPG

假期到哪里旅游,這是一個選擇的難題,當與朋友或家人在一起商量的時候,懶貨的決定是“你們決定”,沒有主意的,就跟著懶貨去吧。也有另一種情況,那就是,每人說出一個要去的地方,還要據理力爭的讓大家去自己的地點。 既然意見那么的不統一,那就跟隨新聞?啵?房華的腳步,去她介紹的景點吧。

說不定,還能在節目中中得一張兩張的門票,省下一頓大餐的錢,就算是房華請的吧。 博主有幸中得兩張濟南野生動物園的門票,此時,也正值暑假,家里的孩子們也該出去松弛一下緊張學習的神經,學習一些課外的知識,就先說濟南野生動物園的旅游吧。 逛濟南野生動物園,要拿出一天的時間,還要帶足水、食物,園區實在大。 進門口的時候,要注意,有兩種方式逛,一種是步行,一種是乘車。

濟南野生動物園內部,根據種類的不同,分成了一個一個的小區域,如果想要走一走,那么,在各個小區域中間,就選擇不行。如果體力跟不上,那就選擇乘車,但不會錯過任何的景點里的動物。 下面上幾張在濟南野生動物園里拍的相片吧,如果有去濟南野生動物園的問題,可在下面留言。

2.JPG

(上圖:進入園區大門后,小廣場有文藝表演,國外的演員,很是精彩)

3.JPG

(上圖:這還沒有開始玩,兩眼就睜不開了)

4.JPG

(上圖:喂動物是園區的一個盈利項目,游客只允許游客購買他們的食物才能喂,上圖是花50塊錢每人,給了一小紙杯的蘋果粒喂猴,猴子都吃撐了)

5.JPG

(上圖:游客在用蘋果喂狗熊,不知道,這熊東西是不是看著人的腦袋,想象嘴里咀嚼的也是人的腦袋)

6.JPG

(上圖:珍貴的白犀牛,當時去的時候,幾只大犀牛在悠閑的吃著草,有只小犀牛也過來蹭一口,這大犀牛居然揚起角就把小犀牛頂一邊去了,而且還追上去頂)

7.JPG

上圖:幾只小黑熊,尤其的可愛

8.JPG

(上圖:動物想必大家都知道了,不過,還是沒有管理動物的小哥精神)

帶孩子騎行需要注意的問題

 

微信圖片_20170623090452.jpg

常見不少騎友,在微信里分享與孩子一起騎行的相片,很是羨慕人的。有許多喜歡騎行的人,也總是第一個將孩子拉進騎行圈里。

可是如果孩子還太小,小的連三輪自行車都騎不了呢?這個時候,就需要添加另外的裝備了。

最近,我們這里修了一條景觀河,河道有路可以騎行,并且沒有與外界相連,是一個絕佳的騎行好去處。可是,我又肩負著看孩子的重任,不太可能被允許只身出去騎行的。

在網上有賣自行車上寶寶椅的,經過歷時一個小時的精心挑選,最終確定了一款,下單兩天后到貨。

在這里,與大家分享一下,用這種自行車寶寶椅帶孩子出去玩需要注意的問題:

1、騎車速度不能太快,包括左右轉彎的時候,孩子的反應與身體跟不上太快的速度。

2、停車休息的時候,就不要考慮自行車支架了,在停車后,先把孩子抱下車,然后再駐車。

3、將騎行者的車座放低,最好兩腳能很輕松的就撐到地。

4、孩子放在大梁上的時候,最好身體能靠在孩子的后背上。

好了,我只總結了這么兩條,買到自行車寶寶椅的騎友,可以找一處風景美麗的地方,讓你和寶寶一起體驗騎行的快樂了。

【后記】終于,在周六的下午,太陽西下,我騎車載著寶寶在樓下兜風了。開始的時候,小家伙戰戰兢兢的伏在車座上,兩只小手緊緊的抓著我的車把。一圈下來后,小家伙慢慢的抬起身子,臉上露出了快樂的神情來。

騎了一圈又一圈,只累得我兩腿發顫。當我提出要停車休息的時候,小家伙卻緊緊的抓住車子不下來了,還要繼續玩。

自行車兒童座椅的缺點:大人必須腿分開才能騎,挺難受的。

 

 

共享單車與自行車運動


從共享單車經濟全面鋪開后,城市的各個角落,都有了自行車了,許多人趁著自行車的便利,學起了騎自行車了。
這對自行車運動的普及是一個好事,但不知道,這個共享單車對各個品牌的自行車專賣店的生意是否會有影響。
從看到街頭的第一輛共享單車到現在,我從來沒有申請過任何一家共享單車的帳號,也沒有騎過共享單車。需要騎車出門的話,我還是騎著自己的自行車的。
騎行這幾年,雖然也會將騎行當做出行的方式,但在心里,騎行還是運動項目的成分要大一些,自行車至于我,就像有些人喜歡的羽毛球一樣。
自行車,在我眼里,也并不是一個人力的交通工具,它是我運動中使用的體育器材。
我手里的自行車,已經被調試的非常適合我,我了解我自行車的每一個零件,也了解它的所有性能。如果騎他人的自行車,我會感覺很不舒服,同樣,他人也不會來試騎我的自行車。
偶爾的時候,我會借用別人的菜車,借用的只是一時的方便,那種騎行的舒適度,根本不能與我的自行車來比。
其實,將自行車作為運動來看,雖然覺得人數不少,但還是小眾的游戲。以前,曾在一篇文章里,我提到過,自行車專賣店免費提供自行車,讓大家去體驗騎行,就會有體驗過的愛好者加入到騎行中來。
現在的共享單車,正是解決了這一功能了。
功能解決了,就看運動自行車的銷售者如何解決讓騎自行車的,最終來到自行車運動中。
曾經,我們是自行車大國,卻在自行車運動上落后很多年。就像現在,我們增加了那么多自行車與騎行者,就要思考,如何將這些人轉化成自行車愛好者,而不單純是最后一公里的出行解決方式。
許多年輕人,也是共享單車的主要用戶群,周末的時候,會相互約著騎共享單車去郊游,這是對參加戶外活動的另一個進步。作為騎行者來說,騎行的裝備與對待騎行的目的,很難將這兩部分人的活動合二為一的。
而我要說的目的,是將騎共享單車的這部分人,轉化成自行車運動的一員,來發展壯大我們的騎行隊伍。

在“最拿手”上失手

孩他娘,與多數的女人一樣,喜歡買東西,我也樂意把家里幾乎所有購物的工作都交給她。不過,老婆還是很叫人放心的,買回來的東西一般都是合適的。也許買回來的東西,不好,是我們好應付吧。

老婆買東西的眼光挺獨到的,她單位那些大姑娘小媳婦的,總是愿意跟著老婆買東西。我問老婆,她買東西的秘訣是什么,特別是在網上。老婆得意的說,買東西需要想象力。這一點,我還是比較贊成的,看網上的那些東西,還真不知道真實的是什么樣子。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老婆最近老是買錯東西。先是買運動褲,拿回來一條不合適,大了,給了婆婆了;買回第二條來,小了,給了孩子了;當第三條買回來的時候,硬是要給我。女人的褲型,我怎么能穿,這才去換回一條合適的來。

說老婆失手,也不完全正確,給全家人買回來的其它衣服,大家都穿著很合適。我想,老婆可能高估了自己的體型吧。我沒敢告訴她這個原因,我怕鬧,也怕被打死。

買到的東西不合適,老婆也挺郁悶的,孩子不開眼,哪壺不開提哪壺,把媽媽買東西不好的事常拿來說,被孩子娘狠狠的收拾了一頓。

我見老婆高興的時候,也拿這個事說說,老婆把臉一拉,來一句,我買的不好,以后你買。我真沒有這個信心買回更好的東西來。

開春了,媳婦想買件皮衣穿,提前很長時間就在網上找,她還不是自己看,老是拉我去給她拿主意。我不愿看,應付她,說,好看。老婆指著一雙皮鞋說,這件皮衣怎么樣?我掃了一眼沒看清,隨口說了句,好看。老婆狠狠的踢了我一腳。

老婆的第一件皮衣終于下單了,貨到了,穿著不合適,質量也不好。退了。

老婆的第二件皮衣下單了,貨到了,還是不合適。退了。

多虧有7天無理由退款,也多虧我的快遞便宜。

老婆的第三、第四件皮衣下單了,貨到了,老婆穿著不合適,被她的同事相中一件,穿走了。退了一件。

老婆的第五件、第六件皮衣到了,不合適。退了。

老婆的第七件皮衣先到了,看著不錯。沒決定要不要,還要看看第八件怎么樣。

老婆的第八件皮衣到了。

看著兩件皮衣,讓我給拿主意,我也沒有主意。你都看不上我買的衣服,還叫我拿主意,不是在為難我嘛。

我說,兩件都不錯,都留著吧。主要是節省快遞費。

老婆說,我也這么想的。老婆也跟我玩套路了。我擔心老婆的賬號,買這么多東西都退貨,不會被網站當做黑戶吧。

看著老婆在鏡子前試穿他的新皮衣,我心里在算,這是要賣多少零食才能賺回來。哎,我也安慰自己,這是自己的老婆,親孩子的媽,又不是給別人的老婆買的。老婆高興,全家高興。

自行車上的頭盔

IMG_5521.JPG

在我外出騎行的時候,是必然帶著自行車頭盔的。在我組織的騎行活動中,也是要求必須戴頭盔的。

騎自行車時戴著頭盔,大部分是為了安全而戴,也有很少一部分人是覺得戴著頭盔更專業,看起來很酷才戴的,不管怎么說,到底還是戴著的。也有一部分人找各種理由不去戴頭盔。

關于騎行戴頭盔的道理,都很明白的,這個不能抵擋所有傷害的裝備,是有戴著的必要的。

騎行的時候不戴自行車頭盔,不僅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也是對他人的不負責任,就打比方說騎行活動的組織者。為什么這么說呢?雖然參加活動的都是成人,組織者也有義務告知一些安全問題的,比方說頭盔的問題。

就有一些人,騎行前讓其戴頭盔,就推脫說戴不戴是自己的事,不會找組織者。可是一旦出問題了,就可能在頭盔上耍賴,而要更多的賠償。

當然,這種人總歸是少數的。在我組織的騎行活動中,全都是統一戴頭盔的,因為,這一點是最好堅決執行的安全保障。

當初買了自行車后,我沒有頭盔的概念。直到第一次參加騎行活動時被要求戴頭盔,自行車頭盔才被我重視起來。

我在迪卡儂買了第一個自行車頭盔,花了小三百塊錢,是我裝備里最貴的一件了。

對于我這種性格的人來說,戴頭盔出行,還是挺難為情的,特別是那么多的人圍著你看,但是,為了安全,還是堅持戴著了。

其實,不習慣的東西,戴著戴著就習慣了,現在騎車不戴頭盔,卻不習慣了。

在自行車運動里,號召更多的人參與騎行,真難。沒想到這件事被共享單車給解決了,看著滿大街的自行車騎行者,就足以說明,騎行的隊伍被擴大了很多倍。

但是,我們也能看到,騎共享單車的人里面,幾乎沒有戴頭盔的,現實中,我沒有遇到任何一個。

我想,騎自行車戴頭盔這件事,是必要的要求吧,不能用僥幸的心態來對待這件事。騎自行車戴頭盔,就應該像開車系安全帶那么平常,那么要求。這件事,需要重視起來。

也許,采用推廣共享單車的方式,來推廣自行車頭盔,這個習慣很快就會被養成的。騎自行車戴頭盔,是一個安全的好習慣。

騎行運動與共享單車

在我們將騎行作為一項運動的時候,希望許多人能加入到我們的騎行中來,也希望有更多的可以被騎行利用的資源。這些,仿佛在一夜之間就實現了,因為出現了共享單車了。

有共享單車了,對于我們的騎行隊伍來說,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因為會有更多的人加入到騎行中來的。

共享單車,讓更多的人參與到騎行中,問題是,騎行者的大量涌入,就會讓這項運動來不及消化那么多的人。我們的交通,離開自行車太長時間了。在多年以前,自行車一直是作為交通工具存在的,多年以后的現在,自行車又了各種新的含義,比如運動,健身的工具,環保的出行方式等。

在我參加到自行車運動中的這幾年時間,學習了許多關于自行車的知識,這些知識能很好的讓我體驗到騎行的快樂,以及如何的安全騎行的問題。看街上那些騎著共享單車的騎行者,往往都讓我這個騎行者捏一把汗,在汽車中穿梭、沿著快車道騎行等等。

所以,共享單車只是給予大眾一個騎行的工具,卻并沒有給予大家一種騎行的規范問題,而我們在討論那些騎行時出現的問題時,往往會單一的講一種行為定性為素質的問題。就像考汽車的駕駛證一樣,如果沒有交通法的學習,路上的交通將會亂成一團麻的。同樣,這些騎著共享單車的騎行者,更應該多多學習一下,如何的騎行,特別是在目前的交通狀況下騎行。

我們是將自行車當做一項運動來做的,與普通的人相比,我們可能具備了多一點的騎行知識,何不如,我們將通過手頭的自媒體功能,將騎行的這些知識推廣出去呢?

有的時候,大家談素質,特別是共享單車里出現的對個人素質的考驗,在沒有要求的情況下,肯定會有各種表現的,那么,我們騎共享單車有什么要求呢?這個問題,即使是共享單車的運營者也沒有說的很清楚,他們只不過是用了社會的公共資源,將一批自行車放到了人行道上,然后取得了押金后,就開始運營了。所以,我們在共享單車里見到各種所謂的不文明行為。

多年以前,我們有個自行車大國的稱號,可是,稱得上“大”,是 因為我們的自行車多,在各種“玩”自行車上,幾乎都是從國外搬過來的,因為大家還是將自行車當做是交通工具。有了共享單車后,涌入的這些騎自行車的,很快就會發展為自行車運動的愛好者了。在人數上,我們占據了優勢了,不知道,在人數的基礎上,我們是否會在運動上有所突破呢?

債務糾紛


在單位呆的時間長了,身上就會長肉,那些所謂的文明病都會纏上身。大壯也是如此,他的體重除以身高,一公分的重量超過了1斤,身體也出現了多出毛病。以他的體重,條不敢跳,跑不敢跑,每天晚飯后,跟老婆出去散步,這管用嗎?
我跟大壯說,跟我去騎車吧。
大壯摸著方向盤說,恐怕是騎不動了。
一天,同學風子打電話救急,他們約人打籃球,人沒湊齊,叫我去湊人數。大壯上學的時候籃球打的很好,我約他,他正沒事,跟我一起去。
同學他們只到了5個人,加上我跟大壯就成了7個人了。如何分幫成了難題。大壯說,不用考慮他,大家不同意,說他是個關鍵的中鋒。
最后決定,我、風子、大壯一幫。
打了不到五分鐘,就知道大壯為什么說不用考慮他了,打了不到5分鐘,就跑到場邊去喘氣了,看他喘的厲害,簡直要把肺給吐出來了。
我們重新分伙,大壯就到場邊去散步了。
風子在銀行工作,他的客戶們喜歡打籃球,所以,就辦了籃球館的會員卡,每周約客戶來打籃球。這次實在是湊不齊人了,就給我打電話了。
風子是我不常聯系的人之一。也許銀行是個前衛的地方,他與媳婦的財務是分開的,即使是孩子,也是一起出錢。對于我們這些俗人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
他的媳婦開一家公司,經營還不錯。收入比風子高。
據說,風子也要辭掉銀行的工作去開公司。希望這個決定不是要為了比媳婦的收入高。
那次打球后,我們再也沒有聯系打球的事,可能是風子他們不再缺人手吧。
自那次打球后,大壯是累趴下了。我記得他上場也沒有幾分鐘。
年底的時候,風子打電話找我,說他手頭有點緊,問我借錢。我說多少錢?風子說,幾千可以,多了更好。
我問風子,借錢干嘛?
風子說,我已經不在銀行干了,現在自己干。
既然是幾千塊錢都需要的話,我敢斷定風子的生意做的并不好。我給了他5000,這是我能承受的還不回錢的最高的金額。風子說三個月后會還給我。我覺得,三年都不一定還。
我猜錯了,不到兩個月,風子就把錢還上了。我挺慚愧的,是我錯過風子了。當我把風子借錢的事跟大壯說的時候,大壯說,如果一個月內他不再跟你借錢,那就表明他不缺錢,如果在一個月內他再借更多的錢,你一定不要借給他。
我將風子借錢的事給大刃說,大人告訴,風子也跟他借過錢,張口要十萬。大刃又說,一個月內風子必定還會給你借錢,這次會借的更多。
果然,不到一個月的時候,風子又來跟我借錢,這次要兩萬。這次,我沒有借給他。
后來,我聽說風子借了很多人的錢。很多人找風子要錢,風子找很多要賬。
大蔥說,風子把錢提前還給你,就是想給你造成一個好借好還的假象,他想要更多的不好還的錢。
這個世界的套路怎么這么深。
如果有好借好還的,銀行的貸款就沒人要了。身邊不少做生意的朋友,動不動就跟別人借錢,借了錢并不一定會投到生意里,首先拿來享受。我的老婆說,你借錢給別人是出于好意,可是,當借你錢的人會讓自己的老婆孩子餓著,而把錢還給你嗎?當借你錢的人看著你的老婆孩子沒錢花的時候,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老婆孩子要吃好、穿好。
老婆的這個總結很到位,雖然風子到處借錢,可是他繼續住在大房子里,他的孩子繼續在高檔的幼兒園上學。他為什么不找他老婆?又是套路。

山東廣播電視臺 51聽

51ting.jpg

去年夏天的時候,加了51聽的微信公眾號,不能說每天,也是經常去看看。作為一個讀者來說,沒有給51聽轉發多少文章,說來真是慚愧。 

這次之所以要說51聽,也是厚著臉皮賴了一本書。 

說起這本書,還是要提去年,當時在新聞?啵?粉絲群的時候,聽說有25位主播合起來寫了一本書,就尋思著弄一本。 

問了那么多主播,都說沒有了。這真是一群小氣的主播。 

本以為想要這本書的希望化作泡影了,沒想到在51聽公眾號上又見到關于這本書的信息了。要想得到這本書,需要給文章點贊,還必須是前五名。 

這讓我想到一個問題是,51聽的小編們都是推廣的主力,會不會在他們首次打開的時候,順手就把贊給點了呢?基于此,我將問題留在了文章里。 

其實,我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既然能知道是誰點的贊,當然會把小編們的順手點贊排除之外了,這是后話。 

昨天,我賴皮,在非指定文章里點贊了,是第五個點的 然后留言說“終于第五個點贊了”。哪知道,小編回復留言說,你在這里點贊是無效的,再說,你昨天不是已經中獎了嗎? 

如果這話是當面說的,我保證我的臉能紅到腳趾,并鉆到地縫里。 

翻出文章,果然看到了我中獎的名單,唉。 

根據提示,我加小泥鰍的微信號,以便告知我的郵寄地址。當我搜索小泥鰍的微信號的時候,居然發現我早已加了她的微信號了。 

看到她的名字,我樂了。 

去年的某一天,我發現小泥鰍在朋友圈里發了一張披著毯子抱著水杯的相片。我當即留言說,像是警察解救的失足少女,引起其他小編的大笑。 

地址已經發給小泥鰍了,剩下的,就是等待書的到來。我希望在書上有主播的簽名,更希望在里面看到精彩的故事。 

也許,我該在看過這本書,寫點關于這本書的讀后感什么的。 

 

有錢難買我愿意

大家聚在一起吃吃喝喝,有人買單當然好。與朋友在一起的時候,那些錢多的,會在吃喝的費用上投入大一些。也許你會說,有錢真好。這樣的人,只不過想有錢,卻不會真會努力的去賺錢。

大壯,家庭條件很好。可是大壯學習不好,他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讓大壯把中專讀完。通過關系,幫大壯找了舒服的肥差,給領導開車。大壯年輕,心里沒放在升官發財上,他想的是做生意,成天想著的是投資這樣的事。

在單位里,領導出去開會,給大壯打電話,大壯才從外面開車回來,然后帶著領導出去。單位后幾年進來的新職員,都不認識大壯,更有的都不知道領導有個司機。

領導礙于關系的面子,也不好發作。后來實在沒轍了,就自己開車出去。大壯見領導不管他,就更放肆了,有了時候,為了研究自己的生意,干脆關機,也不去上班。大壯在單位里的辦公桌,領導早就給他撤了,大壯都不知道。

有一天,大壯回單位辦事,正好遇到領導出門,要去開會,領導哪能放過他,就叫著他開車拉著去。其實,領導這是那天做的最錯的一件事。

領導開完會,一起聚餐,見大壯不在外面,就跟著別人的車去了。酒一直喝到半夜,眼看著別人都迷迷瞪瞪的被自己的司機拉走了,大壯的領導突然酒醒了,連忙給大壯打電話,關機。吃飯的地方挺偏僻的,叫不到出租車。沒有辦法,大壯的領導,一個50多歲的老頭子,步履蹣跚的走了10公里的路,才遇到一個出租車。

第二天,領導徹底惱怒了,即使不顧及關系,也要開除大壯。

大壯倒是樂意,沒有了單位的牽絆,正好去忙他自己的事。可是大壯爹卻不有著兒子,對大壯說,如果大壯別開除,他將對大壯進行經濟制裁。大壯知道這里的厲害關系,就順著他爹的意思,去給領導賠禮道歉。最后,領導沒有開除他,卻換了一個司機,大壯得了一個閑位。

有老子罩著兒子,還好說,就怕老子也退居二線。日子就這么的到了大壯爹等待退休的日子了,也就是說大壯爹沒有以前的輝煌權利了。

也許是因為年齡的原因,也許是知道了爹不在握有權利了,大壯像是變了一個人,開始在單位研究起業務來。大壯年輕時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那么多年,到底沒有白混,待人接物做的很不錯。原來的領導調去別的單位了,新來的領導卻很賞識大壯,不幾年就給提拔了起來。

有了仕途的大壯,還是很豪爽,以前的朋友有困難找大壯,大壯一般都會幫著解決。

大壯放下了以前的在外面的生意了,安心待在單位好好工作。大家都說大壯變了一個人。大壯爹說,如果以前不是在外面胡作非為,也許現在會更好。

大壯說,如果以前不出去做自己喜歡的事,就老想著,說不定現在還在想著出去。

我問過大壯,現在怎么這么老實了?

大壯總是笑而不答。

大壯的經歷,讓很多人羨慕,也說多虧家里有關系。我說,大壯還是有兩把刷子的,也不能算是紈绔子弟,至少他能努力出成果來。或許,我們應該看看大壯們是如何努力的,而不是抱怨他們的關系。

冒充大尾巴狼

周一,那天參加騎行活動的人從我這里買走了不少零食。而,那幾個小青年,卻在微信里央求,讓我帶著他們去穿越。我自己都穿越不了。如果繼續冒充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就跟他們說,我現在力不從心,以前登山的時候摔傷了,更有一個很好的隊友摔殘了,心理的坎兒過不去。

小青年不死心,說,只要我帶著他們就行,他說他知道戶外活動的準則,摔傷了,自己承擔。

我想,屁,真是我帶你出去,出了意外,我能跑的了?

就這么的,磨了一個星期,小青年也終于相信,我不會帶他玩的。

許多男青年就是喜歡這種野外的東西,看到比爾就興奮的要命,特別羨慕特種兵。年輕就是好,有大把的時間,有的是精力,可以隨意折騰。等過去了“年輕”這個階段,就會現實一些,更不會晚上抱著手機看一宿的陸戰隊了。

這一天,家里,在微信上,接待幾個咨詢零食的買家,電話響起。是大橋打來的,問我周末是否有時間。我問什么事。大橋說,讓我去他那里幫忙面試幾個學生。我說,我不懂面試。大橋說,不用懂,只是走走過場。

大橋是做培訓的,為了給學員造成一個“稀缺”的假象,讓參加培訓的學生必須經過面試這一關。我告訴他,我不懂面試,是真不懂。大橋卻忽略了不懂的含義。

到了大橋的培訓學校,他手底下的員工都在忙碌著,我這個冒充的面試官,也坐到了桌子的正當中,給我一本本子,一支筆,還有一疊材料。面試很無聊,聽他們在下面認真的說著,著都要把我講睡了。

整整忙了一天,回到家的時候,我感覺自己都要虛脫了。不知道那些大公司的面試官,會不會遇到面試就頭痛呢。

過了幾天,我問大橋,那些學生面試的怎么樣,大橋唉聲嘆氣,說,可能學員是第一次看到穿著短褲與拖鞋的面試官把。

我把這個茬忘了。

到底是我不專業,還是大橋不專業,他來找我就是不專業。我當然不把我自己當專業的,我打心里就不會去裝象。我還是老老實實的賣我的零食吧。

最近幾天,來打聽代理的特別多,從談話里,聽出的是不放心,也聽到想發大財。對于零食的生意,這個不用裝,又不是賣白粉,利潤大,價格、產品都擺在那里,也就是賺個服務費。

還是顧客給力,做了一個團購,幾千塊錢的銷售額,賣得多了,我當然高興,但我很明白,買了那么多,顧客也要吃好久的。生意就是這樣。

出了小區,想要到街上溜達溜達,遇到了隔壁小區的大壯。我們老家是一個地方的,住的小區離得也近,可就是很難碰到。大壯是吃公家飯的,與我們不是一路人,雖然臭味相投。好久沒見,晚上約著喝一杯。我說,我現在戒酒了,大壯很失望,既然約好,那就一起吃個飯吧。

到晚上的時候,我們在街對面的烤肉店碰頭。大壯可能覺得不喝酒沒有意思,就把他姐夫給叫來了。坐定后,大壯點菜。其實,這樣的街頭聚會,沒有可以聊的,無非是用吃、喝打飯一點時間罷了,就像一起約著在茶樓里打麻將。

我喝著可樂,大壯跟他姐夫頻頻舉杯,他們的酒量很大,算賬的時候,每人喝了酒瓶啤酒。大壯的姐夫喝多了,搶著去結了賬。大壯叫他姐夫來,我就知道什么意思,他姐夫喝醉了喜歡擺面子,大壯就是叫他來結賬的,這也算是套路了。

世界小的有道理

昨天晚上,我把騎行的裝備全部整理了一遍,不敢帶很多東西,水、食物,修車的就不用帶了,有保障車,我把零食分裝成小份,到中途休息的時候,分給大家吃。車隊里有不少人是我的客戶。

出門的時候,我再次堅持裝備,這是我發快遞時養成的一個習慣,他們說這個習慣好,可是對我來說,有點像強迫癥。覺得沒有問題了,騎車出發。

自行車專賣店的門口聚集一大群人,有30口子,騎行的時候,我最害怕人多,要不是為了給自己恢復體力,是絕不會跟著這樣的隊伍去的,男女老少,像廣場上騎兒童車的。

今天的線路是騎山路,可以肯定的是,得有四分之三的人會推著車。一個小時跑不了幾公里。那些人就是喜歡這樣的形式,純粹為了玩。跟他們講戶外、講戶外運動的要求,他們不理會,可是,在朋友圈里,他們又是戶外活動的參與者。其實,說白了,想享受戶外運動的樂趣,卻不想履行戶外運動的義務。

跟著這支小姐、少爺組成的遠征軍,好不容易爬到半山腰,已經沒有了出來時的氣焰了,個個拖拉著腦袋,使勁的推著自行車,恨不得將自行車扔進山溝里。

有一條小河,從盤山公路下面穿過,幾個稍有力氣的人喊著要在這里修正一下。河邊的確是休整的好地方。當我挺下車的時候,發現河邊已經有一支徒步的隊伍在休整,他們裝備專業,人不多,十幾個。如果將他們的衣服換成迷彩的,儼然就是一支特種部隊。

在他們的人群里,我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循著聲音看去,我看到了帳篷。

我的嗓音大,遠遠的喊著帳篷的名字。帳篷也看到了我。

我問帳篷,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帳篷說,驢友們要來這里穿越,知道帳篷以前在這里呆過,就讓他帶隊過來了。

我說,你為什么不來找我們玩?

帳篷說,他們的時間安排的很緊,而且他是領隊,走不開。

我說,晚上住在哪里?我喊著大家來看看他吧。

帳篷說,不用了,等哪天不帶隊了,再回來看望大家吧。

我感覺,帳篷真的走了。

帳篷帶著他的隊伍出發了。

我們騎行隊里的小青年們見我與帳篷聊,就跑過來問我那些人,感覺他們很專業。我說,和我聊天的是他們的領隊,我以前的小弟。小青年們理解錯了,以為是我帶著帳篷玩戶外的,紛紛對我投來崇拜的目光,從這以后這一路,這幫小青年都圍著我轉,都想做我的小弟,讓我帶著他們玩。

我心里清楚,我自己都玩不好。

我分給大家零食,大家吃的很歡,有幾個加了微信,說回去再買。今天沒白來,這些加了微信的人,能有幾個人會成為我的客戶的。特別是那些小年輕們。

每天大家都在忙碌自己的事情,其實,那是溫室里的表演。戶外這個活動真好,能夠讓你融入大自然當中,不至于忘記自己還是一個動物,是需要動物屬性的。前幾年,有人在談狼性,生活在籠子里的狼,還能是狼嗎?只有在野外的才是狼。公司里沒有狼性,那不過是摟在主任懷里的京巴,撕咬主人棍棒下的大狼狗。

回到家的時候,我給大蔥打電話,說我遇到帳篷了。大蔥說,帳篷不會再回來了,以他的為人,他即使到了這里,也會給我們打電話的。那是以前。

米莉的出版活動

 

米莉是一個擁有高學歷的女人,在出版社工作,整天和書打交道。在我讀了《莎士比亞書店》后,我覺得米莉有西爾維婭的影子。大蔥卻說,米莉就是一個十足的書商,之所以談書,只不過是為了讓書賣多點。我卻不認同大蔥說的,喜歡書就是喜歡書,那是裝不出來的。更何況米莉的國內研究生與國外研究生學歷都是真才實學的讀出來的。

米莉也是個有品位的女人,她與米爾不同,在我們的傳統觀念里,米爾的風塵味太濃,沒有米莉的文化修養。如果讓我選擇的話,我喜歡米莉。從性格方面,米爾豪放,米莉細膩。我一直擔心大蔥愛上米爾,如果是米莉的話,我或許會鼓勵他。可是,大蔥對米莉沒有感覺。

上次米莉讓我們照顧她的國外客戶,是因為她的婆婆生病了,丈夫又在外地開會,回不來。雖然我們把事辦砸了,可是米莉還是很感激我們,在她送走大地后,送我和大蔥每人兩瓶酒。這就是米莉的修養,她一切事情做的都很到位。而她做的越細致,越讓我們感覺很不好意思。

這就是女人的世界。男人會拜倒在女人的石榴裙下,卻不如說是拜倒在她們的心機下,近幾年各種后宮宮廷戲,其實是在告訴男人們,女人們的心機很重。

雖然我們幫了米莉一個忙,米莉很感謝我們,但是,在這個事之外,還是親兄弟明算賬。米莉的單位要換電腦了,據說有很多公司去競標,其實,這話是說給大蔥的。上次大蔥得了兩瓶酒,這次大蔥講酒換成檔次高十倍的,去找米莉應付此事。

這些都是過場,也是官場,無論程序如何,中標的都是大蔥。我卻竊喜,我可以安心的喝那兩瓶酒了。我就是一個路過打醬油的。

我說自己是小市民,也是相當有道理的,對于我,他們不會把我的存在當回事,我,在他們眼里,不過是捧了個人場。有些事會在我面前夸耀,關鍵的時候,也要避開我,到底我不屬于他們的圈子。

有的時候,我感覺他們那些有錢人也很累,要不斷的賺錢應付自己的生活,甚至有的人打腫臉充胖子。我們這些小市民,沒有見過世面,可以樂呵呵的,隨意的暴露自己的弱點。

米爾,要時刻保護她背后的男人,米莉,在意她的形象,而大蔥們在意他們的生意。也許,我們也有自己擔心的,那就是害怕失去我們的生活來源,即使這個來源剛夠我們的溫飽。

我的自行車有半年沒有騎了,需要保養一下,約了自行車專賣店,下午送過去。保養自行車需要多少錢?80元。如果考慮成本的話,我需要騎一個月自行車上下班才能把這80元省下來。可是自行車的價值卻不值這80元,我們不是還有騎行的快樂嗎。這一點,大蔥就體會不到了。

去送自行車的時候,老板正在商量周末短途騎行的事,碰到了就參加吧,反正他們希望隊伍越大越好。這么長時間沒有騎自行車,我怕自己堅持不下來,堅持不下來就去保障車。

從自行車專賣店出來的時候,快5點了,還有幾個快遞需要發貨,打了個車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