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歸檔:2018年02月

這些人是怎么想的?

年前的時候,乘出租車,遇到查酒駕的,在馬路上設置路障,過來的車,想逃跑,門都沒有。出租車司機卻罵“查酒駕”。我覺得奇怪,查酒駕不好嗎?自從有了查酒駕,街上幾乎沒有酒駕了。我們在聚會的時候,開車的,不喝酒了,有人為了不喝酒就開車去,也沒人會勸開車的人喝酒。之所以有人對查酒駕這件事不說好話,只不過是想喝酒開車罷了。

繼續閱讀

挖掘故事

你去看寫作的要點,他們會告訴你挖掘故事,還要讓故事跌宕起伏,這是對故事的再加工,與寫日志還有不同,我們記錄的是我們看到的事情,也就是生活的軌跡,我們如果把日志也挖掘一下,那就不是日志了。其實,我們在記錄日志的時候,也只是寫淺層的東西,并沒有深入的寫一些東西。就像在火車上,我們遇到一個鄰座,我們當然不能不我們所有的東西都告訴他,我們都會有所保留。 繼續閱讀

創作的啟發

持續不斷的輸出,無論是寫美文還是寫日記,都需要一個素材、一個點,讓你打開話匣子,只有這樣才能讓你嘩嘩的寫完一整篇的文章,而不至于寫到最后事末了,詞窮了。而我覺得,想要流暢寫下去,就要將語言通俗化,不要寫些讓人讀起來如同哲學般晦澀難懂。 繼續閱讀

你的生活里沒有自己

我的博客副標題是“不要讓生活單調的只剩自己”,如果生活里只有自己了,那就變成一種孤僻的性格了,自己的意識也就被封閉在自我當中,完全隔絕了與外界的聯系。在人類社會里,這種“只有自己”的人,完全是脫離社群的。 繼續閱讀

你的ABC朋友里是否有我?

最近這段時間,在選擇書的時候,多數是以“我”的視角寫的,我喜歡這種作者以個人的身份參與的社會活動。前幾天,我去書店淘書,拿起一本,隨手翻到某一頁,看到一句“我的朋友小A”,想也不想的將書放回原位,我將這類書定義為臆想的書,沒有質感,恰如我們上學時喜歡編“名言醒句”。這類作者的朋友只有三個,A、B、C,有D的,已經是很龐大的朋友圈了。 繼續閱讀

精致的生活,首先要學會干凈

昨天是小年,是過年大掃除的日子。許多平臺跟進,刊發了一些諸如“過年前,請將你的家打掃干凈”類的文章。大掃除的一大樂趣并不僅僅是將家里的灰塵清掃干凈,還能在犄角旮旯里發現許多不見了的物品,那感覺,就像被天上掉下來的餡餅砸著腦袋了,雖然,那東西本來就是你的。 繼續閱讀

感冒的感覺

午后,我依在床頭看書,感覺鼻孔里喘息出來的氣有點干熱,我坐起身,腦袋有點暈,我試著搖了搖頭,感覺在搖頭說間隙,像是感覺消失了一般。我站起來,腰酸背痛,這卻不是看書久的感覺。我可能感冒可。 繼續閱讀

我們到底吃了些什么?_讀《我在底層的生活》筆記009

一直聽一些人說肯德基的漢堡在美國是窮人吃的,對此,我等沒在國外生活的人很不好理解。早先的時候,對國外的飲食,感覺他們更多的是把人當作一個燒杯了,定量的輸入,定量的輸出,就跟在燒杯里添加試劑一般。而且國外這種對飲食的定量控制已經走進了我們的生活了,許多所謂的營養食物開始使用這些標準了。 繼續閱讀

機器人的生活:讀《我在底層的生活》筆記008

互聯網跨越發展,人工智能如火如荼,小孩子們的特長也多了一門:機器人。現在,人工智能所不能解決的是人的情感的問題。人的情感,卻是我們人類,甚至是哺乳動物引以自豪的。在研制機器人中,克服不了情感的問題,反過來,把人的情感抹殺掉,機器人是不是就會正好與人的特征吻合呢?這里有一個關鍵的問題,誰愿意把自己的情感抹掉呢? 繼續閱讀

體驗底層生活的失敗_讀《我在底層的生活》006

在這短短的一個章節里,艾倫瑞克經歷了租房、找工作、兼職、換工作、辭職,她發現了底層人民的心酸與無奈,就在艾倫瑞克覺得能夠應付收支平衡的時候,卻因為勞動強度大,在工作中摔倒(或暈倒),這個情況是艾倫瑞克在底層生活中疲于應付而爆發最終崩潰的導火索。 繼續閱讀

需要兩份工作才能應付的生活_讀《我在底層的生活》筆記005

艾倫瑞克在感到工作的收入不能讓她應付生活的時候,做出了兼職的決定。愛倫瑞克一直想要某一個旅館干房務員的工作,問題是打了一圈的電話,沒能找到錄用她的旅館。在找工作的過程中,艾倫瑞克總結出工作分工中的種族問題: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