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有用嗎?

在我們這里去學校叫上學,而有的地方去學校叫去讀書,比如,考上大學后,我們一般去某大學上學,而有的地方叫去某大學讀書。所以,當我們用到讀書的時候,在某些人的印象里應該是去上學的意思,而幾天我要談的讀書是閱讀,而非去上學。

讀書有什么用?我沒有考慮這個問題,現在對我來說,所讀的書并沒有像技術類圖書那樣,給我解決某一個特定的問題,反而在購買圖書上花了不少的錢。就像近期的空余時間多,而且我辭去了《新聞?啵?粉絲群》的群主,空出來的時間,我都用在了讀書上了,這樣,購買書的頻率快了些,這個月的每個周都要去書店帶回一本書來。如果非要說讀書有什么用,用在我身上的話,就是打發時間用的,我想讀書至少比看電視、玩微信要有意義,所以,才會去選擇讀書。

而我對讀書的這個想法,就如同有的人喜歡泡酒吧、KTV等,反倒是很少有人會問泡酒吧、KTV有什么用?在我身上也就是打發時間用的。我雖然將讀書當做消遣了,我同樣知道,讀書還是有用處的,只不過我手里讀的書,并不像技術類圖書那樣,能夠立即就顯示出讀書的好處來,也許我在讀書上用心太少,帶來不了更多的好處吧。

讀書有什么用?讀不同的書,在不同的人身上,會出現無數的組合,當然,讀書的結果就會出現無數種,我們根本就無法確切的知道讀書到底有什么用。新聞《泡在書店的拾荒者》中,那些維持最低生活水平線的拾荒者卻將尋找食物的時間泡在了書店里,我就想知道書對他們起到了什么作用了?絕不會是畫餅充饑的作用吧,泡在書店里了,說明讀書對拾荒者也是有一定好處的。

我不想說一些獨立思考等方面的大道理,從最基本的說起,讀書的確可以讓我們了解生活以外的世界知識。當我們在書店里挑選書籍的時候,對于作者的了解是空洞的,至少不是一個鮮活的人,就像一張名片一樣,而在上周(今天日期20161022日)讀了梁文道的《讀者》后,讓我們知道了書店的運營者、書籍的著作者的生活化的面孔,這對于我來說有用嗎?至少現在沒有用,只是了解了我生活意外的故事罷了。不過,曾經我也遇到過一位著書、搞講座的名人,初次見面,也是唯一的一次見面,沒有共同的話題,他有過我的生活經歷,而我對于他的生活,一無所知,假如早就讀過梁文道的《讀者》的話,倒是能主動的提出幾個問題的,這也是我對讀書好處的理解。

讀書有什么用的話題,已經很多了,不過,更多的話題討論的是讀書是否能夠帶來金錢方面的益處,這一點的確很難,如果說非要找出一位來的話,那么,我還是要推梁文道,因為他在做一個介紹書籍的節目,誰的書上了他的節目,就有可能被放在節目上,獲得可觀的讀者數量,所以,像梁文道這類的人,讀的書可能帶來直接的金錢利益的。

書籍,將知識記載在里面,并且通過圖書的傳承,讓知識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這本是就是一種有必要的存在的,而傳承的目的首先是讓人閱讀的,所以,讀書還是有好處的。不過,我們不能以最直接的方式來解決讀書是否有用的問題,因為知識與各種收獲的對應,也不是那么簡單的,這個也是要靠人的,就如同在大街上的生意,同樣的生意,有的人賠錢,有的人賺錢。回到讀書是否有用的問題,也是這樣的。

讀書有用嗎?》上有4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