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勛:《寫給大家的西方美術史》

在當當網選購圖書的時候,在作者蔣勛這一類別里,我看到有兩本美術史,一本是《中國美術史》,一本是《西洋美術史》,因為最近看了不少國外美術類的書,所以,想繼續跟進一下,就選了《寫給大家的西方美術史》。

翻開《寫給大家的西方美術史》,在序言里,作者蔣勛也提到過這兩本書,原來,在寫完《中國美術史》后,蔣勛的另一個心愿是寫一本大眾通俗易懂的《西洋美術史》,所以,就有了放在我面前的這本《寫給大家的西方美術史》。如同作者說的,希望《寫給大家的西方美術史》能夠給讀者打開一扇通往世界的窗口。

《寫給大家的西方美術史》,以時間為緯線,以各個藝術流派的藝術家及其代表性的作品為經線,回到歷史現場,從史前時期的一把燧石手斧開始,圍繞地中海這一世界西方美術的血脈初源,帶你一路走過神秘的埃及、偉大的希臘、光榮的羅馬… …直到光輝的印象派,及光怪陸離的現代藝術。或做正面解讀,或挖背后的故事,數千年“美”的往事,妮妮道來。——摘自《寫給大家的西方美術史》

“古希臘的雕像美學,仍然是今天西方繪畫或雕塑的范本。”這讓我想起孩子畫室里那尊石膏的、斷臂維納斯雕像。原本這尊雕像是古希臘米洛斯用大理石雕刻的,可能在發現的時候已經斷掉雙臂了,乃至于復原雙臂成了藝術家、歷史雪茄最神秘也最感興趣的課題。但最終的結果是,殘缺的維納斯最美。斷臂維納斯的各種材質的復制品到處可見,尤以畫室,特別以西方美術技法的相關場合最多,就比如素描教師外的這個石膏的維納斯,在等待孩子上課的時間里,我就做在這尊石膏雕塑的下面。

在《寫給大家的西方美術史》的序中,還有生活到古希臘的另一種藝術的美,那就是古希臘的柱頭形式,“常見于現代建筑形式中,甚至,已經成為全世界建筑元素的一部分。古希臘的柱頭形式,不得不提阿蘭@德波頓的《幸福的建筑》一書,阿蘭@德波頓有著建筑上的情懷,所以,沒有將《幸福的建筑》寫成建筑的書。

蔣勛:《寫給大家的西方美術史》》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