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專業能力,如何考微薄的薪水養活自己?_讀《我在底層的生活》筆記

記得有人說過這樣一句話:現在加班是還以前逃課欠下的債。我覺得,這里說的加班,多數情況下,做的是靠人工支撐的流水線作業,或者其他體力勞動。

《我在底層的生活》的作者艾倫瑞克,與《哈潑》的編輯路易斯@拉方在一家豪華的餐廳吃飯時,談到做一個與大眾文化有關的話題時,想到的一個切入點,去調查一下,那些缺乏專業能力的人,到底是怎么靠微薄的薪水來生活的。也就是在這個通論中,讓路易斯@拉方決定派艾倫瑞克去做這個工作。

談到沒有專業能力,到底應該是一種什么狀態呢?也許是靠體力多于腦力的工作吧。我是這么認為的。否則,就沒有辦法來界定什么是有專業能力,什么是沒有專業能力。在《我在底層的生活》的文章里,也就是這么寫的。比如餐廳的服務員,超市的收銀員等。

我也感覺到,這些工作并不是純粹的屬于“沒有專業能力”,只不過讓那些人干得沒有“專業能力”了。有一次,我去商場買東西,去付錢的時候,看到幾個商場的售貨員在安慰那個收銀員。我走進了,聽她們斷斷續續的話,了解到:有一個顧客付了一張一百的假幣,而收銀員沒有看出來,按照規定,收銀員收到假幣,要從工資里扣的。那個時候,收銀員一天的工資也賺不到一百。收了假幣,賠錢不說,還要被領導批評,自己想想也窩火,服務員當然委屈了。

旁邊的售貨員勸那個收銀員看開些,并囑咐她以后要格外注意。

當那個收銀員從我手里接過100元面額的錢時,隨手扔進抽屜里,并找給我零錢。當時我就在想,如果我給她的是假幣,她還不得從工資里再扣一百。都說吃一塹長一智,這個收銀員簡直是沒腦子,工作一個月,工資能剩幾塊?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沒有專業能力吧。

老家的一個鄰居,在皮包廠上班,她專門負責量肩帶,每個包的肩帶長度是一樣的,需要用尺子量好,再剪斷。其他人都是按部就班的用米尺量,而我的這個鄰居卻不,她找來一根木棍,量好了肩帶的尺寸,橫在兩腿上,每次量的時候,兩手一扯,間斷即可,所以效率很高。因為是計件發錢,所以這個鄰居的工資一直很高,直到其他人也學她。而我覺得,這個鄰居雖然干的是簡單的工作,卻是有專業能力的。

所以,我給“專業能力“下一個簡單的定義,如果能力在工作中動腦找竅門而減少體力的支出,就是有工作能力,而那種不肯動腦思考的,即使做腦力勞動,也是沒有技術的。就像同樣學的理發技術,有人沒有顧客,而另一個人卻忙不過來。最終,沒有專業工作能力,認為工作就是那樣,不需要勞神。

這是本博客的對應公眾號,但不是博客的簡單復制,有公眾號自己的特點。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