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環境,總叫人心理不踏實_讀《我在底層的生活》筆記(004)

在前面的文章里,著重講了艾倫瑞克對體驗底層生活的各種分析,對于著急想看到正式內容的讀者來說,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艾倫瑞克是如何去體驗這個生活的。《我在底層的生活》的第一章是“在佛羅里達州當服務員”。

精確一點的說,艾倫瑞克選擇了佛羅里達州的西嶼,這個離家最近的地方。這個地方人口不是很多,也就2.5萬人,拿到我們這里,也就相當于一個社區的人數。艾倫瑞克所擔心的是被認識的人認出來。如果是深交的朋友的話,肯定會關心這個問題,但是,我想艾倫瑞克肯定在去體驗生活前,那些親朋好友肯定都了解這些事情了。

而其他的所謂的見過的人,也不太會關心艾倫瑞克到底在做什么,可能見到了,不好意思問,回去會琢磨,這個人出什么問題了,不干專欄作家了,卻跑到超市里當起了服務員呢?城市就這樣,除了很熟悉的,其他的都是見過,彼此之間并不了解,即使是我們的鄰居。

在《我在底層的生活》里,艾倫瑞克一直在算計的一個問題是“時薪”的多少會對自己有什么影響的問題。比如,她若能賺到每小時7美元,那能以500元美元的預算租房。住是這些底層人的大事。如果沒有住宿的地方的話,就要露宿街頭,變成“半流浪”人了,再就是完全的流浪人,那樣可能連工作不得做了。

艾倫瑞克所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去找工作,而是先把自己的住宿給解決了,最終找到了500元的住宿的地方,不過距離有點遠,距離是48.3公里,單程花費的時間是45分鐘。這代表美國的確是一個地廣人稀的地方。但考慮到那個地方的2.5萬人,也就是說不太會發生堵車的問題。

在找工作上,艾倫瑞克給自己定了三個類型的工作:超市工作、飯店的服務員、旅館的房務也人員。這是艾倫瑞克在充分考慮了各種問題上才得出的來的結果。

中間找工作的過程也不是那么順利的,也是費盡周章,看來,即使是底層的工作也不是那么好找的。不過,據艾倫瑞克分析,底層的工作,其實緣起于流動性很大,老板與員工之間都可以相互炒魷魚,老板一直發布招聘簡章,存儲一定量的“后備人才”,而員工也是干著這家看著那家,隨時做好走人的準備。這與我們現在的許多年輕人對待工作的態度差不多,把跳槽當成一種能力。的確是,有的人每一次跳槽都能帶來收入的提高,比如我的一個朋友,工作十幾年,跳槽四個地方,每次都提高了收入。而有的人跳槽,依然干同樣的工作,拿著相同的收入。

最終,艾倫瑞克在一家大型連鎖超市找到了工作,但并不是做房務工作,而是被派去超市的附屬家庭餐廳當女服務員。雇主對員工的技能沒有太高的要求,雇主最關心的是員工的合法身份、是否曾經犯過罪,還有一條就是濫用化學藥物,雖然說的很隱晦,但我想,這里的化學藥物,應該是毒品一類的東西。

艾倫瑞克找到的這個工作需要干8個小時,時薪是2.43美元【1】,除去工作的勞累,她在這里認識的很多顧客、和她一起工作的人。艾倫瑞克真的融入到了底層的工作中去了,與顧客、員工打成一片,研究工作環境、工作制度、收入方式等等。這些了解的內容,在晚上的時候,就記錄在艾倫瑞克的筆記本電腦里了。

【1】根據美國《公平勞動標準法案》規定,對于有小費可以領的員工,業主可以只付2.13美元的基本底薪。若小費加底薪達不到最低基本工資,業主就必須補足差額給員工。

看似艾倫瑞克的生活很是愜意,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正悄悄的來臨,那就是預支了房租的艾倫瑞克發現,這個工作根本就無法提供足夠的經濟支持。下面來看看艾倫瑞克的同事的住房問題吧(其實,更應該說是住宿問題,他們根本就沒有房子):

蓋爾:在市中心一家知名的廉價旅館跟人共租一個房間,每周租金250美元。蓋兒后來因室友的騷擾從合租房里搬走,住進白日旅店,因為手頭沒有足夠一個月的租金和押金去租房。

克勞德:租住一套兩室公寓,里面有他的女朋友及另外另個跟他毫無關系的人。

安妮特(懷孕6個月):和母親住在一起,母親是郵局辦事員。

瑪麗安:跟男朋友每周付170美元租一間單人用拖車屋。

比利:住在自己買的拖車屋里,每個月付400美元停車場地費。

安迪:有一艘船,在岸邊休息,平時就住在船里。

蒂娜:和丈夫付一晚60美元的租金住在白日旅館。

瓊:住在一輛停在購物中心后方的廂式車里。

艾倫瑞克在書中說,你如果無法湊出兩個月租金去租公寓,就只能按周付高價去租一個房間。

在艾倫瑞克工作兩個周后評估自己的狀況,發現此時的工作收入與支出已經出現赤字了,所以,艾倫瑞克要改善自己的狀況,只有去兼職另一份工作了。

這是本博客的對應公眾號,但不是博客的簡單復制,有公眾號自己的特點。

陌生的環境,總叫人心理不踏實_讀《我在底層的生活》筆記(004)》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