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兩份工作才能應付的生活_讀《我在底層的生活》筆記005

艾倫瑞克在感到工作的收入不能讓她應付生活的時候,做出了兼職的決定。愛倫瑞克一直想要某一個旅館干房務員的工作,問題是打了一圈的電話,沒能找到錄用她的旅館。在找工作的過程中,艾倫瑞克總結出工作分工中的種族問題:

房務人員絕大多數是非裔美國人、講西班牙語的人或中歐前共產主義國家的難民;另一方面,服務生則幾乎清一色是只會講英語的人。

當愛倫瑞克終于得到錄用她的信息時,她發現,第二個工作依然是餐廳的服務生。這充分印證了她的上述總結。

當艾倫瑞克終于得到錄用她的消息時,卻是再度被指定當服務生。而這次工作的餐廳是全國知名的餐廳,店面與第一家餐廳差不多,客人數卻是那里的三四倍。在這里的工作要求是:連續工作6到8個小時都不能坐下。那些吸煙人為了能在忙碌中抽上幾口,在廁所門口的桌子上,像寺廟的香燭一樣,一直燃著一直香煙,以便在路過的時候順嘴抽上幾口。一直燃著香煙,實為了節省點煙的時間。

一家全國連鎖的餐廳,客人數是爐邊(艾倫瑞克工作的第一家餐廳的名字)三四倍,衛生條件卻讓人膽戰心驚:

地板上滿是濺出來的東西而濕滑無比;每個水槽都被生菜碎屑、腐爛的檸檬心以及吸滿水的面包塞住;餐廳里任何一個臺面上都可能被上面經年累月濺出來的糖漿粘住手。等等。

同時做兩份工作,需要艾倫瑞克在一家餐廳下班后,買一個辣雞肉三明治在車子里狼吞虎咽的吃完,并將第二家工作餐廳的制服換上,這其中只有十幾分鐘的時間。

這樣的勞動強度,經常讓艾倫瑞克處于“跟著節奏”的狀態,也就是心理學家稱之為“神佑狀態”的境界。還有另外一個問題困擾艾倫瑞克,那就是感覺到身體的酸痛,她開始猛吞止痛藥,每次上班前都要吃四顆。

艾倫瑞克并不是完全呆在她體驗生活的圈子里,她也會回家,回到真正屬于她的圈子里,不過,在財務上,她還會保持體驗圈子內的收支,如果有朋友請她吃飯,她回到體驗的家里后,會拿出錢來存到罐子里,這表明她吃這頓飯花了錢。

艾倫瑞克去體驗生活,不單純是要閉著嘴巴只做事,她也需要與那個圈子里的人進行交流,包括同事與顧客,然而,這個舉動被餐廳管理者發現,并受到了警告。

看到艾倫瑞克所寫的底層的人的狀態,讓人很是壓抑,那里的人就像一部機器一般,思想簡單,簡單到只是為了應付工作與生活的需要,每個人工作所賺的錢,只夠維持“活著”,前提是身體健康。對于需要花錢才能享受到的活動、物品等,在他們心中沒有概念。

就在艾倫瑞克工作的第二家餐廳,還有一個偷渡客,十九歲的捷克籍洗碗工喬治。喬治的偷渡身份,讓我想起《信仰的國度》中作者所說的巴基斯坦人到國外打工,獲得收入,并不是單純的像找個工作那么簡單,有可能就如此處的喬治一樣,住宿、飲食、工作環境等,處處存在著危機。

在本書寫到此處的時候,那些在社會底層的人,所面臨的首要問題都是住宿,不是攢錢、貸款買房子的問題,都是保證不露宿街頭。今天我在天涯社區看到一個帖子,說是美國窮人無家可歸,露宿荒山野嶺,下面的留言貌似不太同意這個觀點,但,讀了《我在底層的生活》后,卻感覺,那是極有可能的,如果沒有住宿的困擾,這些底層的人,完全有能力享受其他更美好的東西。

艾倫瑞克為了平衡收支,也是搬進了海外拖車公園第46號拖車屋,這個像啞鈴一般,只有2.4米寬的小箱子里。艾倫瑞克對此總結道:住在這里(海外拖車公園)的并不是真正的人,而是被裝在罐子里的勞動力,為了能去上班而被保存在不被熱氣烤壞的地方。


推薦閱讀:

對一本書的總體介紹_讀《我在底層的生活》筆記(003)序章:準備開工

陌生的環境,總叫人心理不踏實_讀《我在底層的生活》筆記(004)


 

需要兩份工作才能應付的生活_讀《我在底層的生活》筆記005》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