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的作用_讀《我在底層的生活》筆記007

在《我在底層的生活》一書中,作者芭芭拉一直在強調每小時的工資,所有生活的需求,都體現在那個7左右大小的數字上。這與我們的計算工資的方式完全不一樣,我們的工資似乎更粗略一些。也有的很精確,特別是那種計件工資。

讀完《我在底層的生活》全書,終于了解這種工資意味著什么,時薪更趨向沒有保障,雖然它能標榜另一層所謂的加班的問題。我們時常聽有人說加班不給加班費,而與芭芭拉筆下的時薪相比,生活的保障更高一些。我們的月工資,假設的是每天干八個小時,到月底,無論是否加班,都會收到一個月的工資。如果這個計算方式拿到芭芭拉書中的話:

加入時薪是7美元,每天是56美元,三十天應該是1680美元,如果每天加班一小時并不計算費用的話,仍然是1680美元。芭芭拉筆下的計算方式是每天干6小時,一個月的工資是1260美元,相差420美元,也差不多是芭芭拉書中租房的費用(可能比實際要少)。一天工作6小時,不滿一天的工作量,兼職的話還會遠遠超過一天的工作量。而我們的計算工資的方式是滿天的工作量。所以,對于底層的勞工來說,是非常不合算的。

芭芭拉的工資支取是安周算的,因為他們的收入很低,每天是量入而出,手里沒有什么余款,而且,收入的相當一部分都花在“單品銷售”的房租上了。為什么這么說呢?一天、一周、一月、一年的房租費用,按照這個次序平均租房費用,一般按年算的房租,在一天里的費用最低。勞工們的收入方式,只能按照較貴的方式進行。在芭芭拉的書中,不僅在蓋兒身上出現過,在芭芭拉自己身上也碰到過。

美國科技發達,第一顆原子彈、第一顆衛星,還有發達的教育系統等,而這些科技教育的前沿并未與底層勞工掛鉤,反而,底層的勞工成為美國科技技術等算計的對象,美國勞工的所處的生存環境,也正是科學算計出來的。

比如說勞工每次應聘工作前,都要進行一項測試,那其實是心里測試,將那些不符合企業要求的人員剔除在招聘的范圍之內。有一個美國電影《分歧者:異類覺醒》,在那個虛擬的社會里,分成五個派系,分別是友好、誠實、博學、無私、無畏。電影的主角翠絲是屬于無私派家庭,而這個無私派家庭正是無私的進行勞作的一族。芭芭拉書中的測試,也正是為了達到這個效果的。

對于心理研究者來說,他們的研究任務,如果同情于底層勞工,將會得不到高收入,甚至要窮困潦倒,反而,如果為沃爾瑪這樣的大雇主開發一套心里測試機制來選擇沃爾瑪需要的員工的話,一定會收入頗豐的。

在芭芭拉所遇到的那些同事里,基本都類似與《分歧者》里所描述的無私者一族,盡管芭芭拉一再的給同事強調不公平,大家還是對其漠然對待,無論是人還是事。

記得以前有人稱贊美國收入的“隱私”,在今天看來,那不過是雇主不想讓員工了解彼此的時薪數。芭芭拉還舉例,《紐約時報》報道的訴訟案,一名女子得知,她與另一名男子干同樣的工作,收入卻不同,這就是工資收入隱私的弊端。

這是本博客的對應公眾號,但不是博客的簡單復制,有公眾號自己的特點。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