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到底吃了些什么?_讀《我在底層的生活》筆記009

一直聽一些人說肯德基的漢堡在美國是窮人吃的,對此,我等沒在國外生活的人很不好理解。早先的時候,對國外的飲食,感覺他們更多的是把人當作一個燒杯了,定量的輸入,定量的輸出,就跟在燒杯里添加試劑一般。而且國外這種對飲食的定量控制已經走進了我們的生活了,許多所謂的營養食物開始使用這些標準了。

讀了芭芭拉的《我在底層的生活》后,明白了肯德基的漢堡在美國的社會地位了,相當于在農貿市場上那些為了維持“吃飽”狀態的食物。漢堡這東西,相對于我國的飲食文化來說,更顯得更低一個層次,只在吃完后感覺肚子漲的很,正如加了超量水的米飯一樣,是耐不住消耗了。而這個漢堡卻被歸類到高熱量的食物里,這只是相對于少體力勞動來說的,加入體力勞動強度較大的話,還不如一個饅頭就咸菜頂饑。

你讀芭芭拉的書,常見一些我們覺得是“美味”的、價格不菲的東西,除了漢堡,還有諸如三明治、披薩、番茄醬、罐頭斑豆、起司、可樂、冷凍雞肉餡餅等,我們正是把這些東西大量的給了我們的孩子吃。這真讓人感到愧疚,我們原來拿美國底層勞工的食物喂養我們的孩子。在書中,卻沒有牛排這個在在我們的印象里標志美國飲食的食品。牛排在我們的國度里價格也不便宜,一般是小一百的價格。即使有些諸如59隨便吃的牛排,那并不是牛排,類似一種火腿裝的東西,沒有一點牛肉味。這個牛排算是真正的奢侈品。

記得上大學的時候,吃飯比較便宜,蒜苗炒個豆腐皮,加幾個饅頭也不過兩塊錢,上學的時候,這也是便宜飯菜了,我卻覺得比漢堡好,沒有國外標注的熱量問題,卻也健康,如果有體力活動,加上一塊錢,就吃到肉炒的菜了。

其實,我覺得國外的這種以熱量的食物標準,不適合我們的飲食文化,我們的大部分食物并不是按照配方調制出來的,只有那些受國外文化影響的食物才會被配方限制住。比如說現在我們在網上看到的各種食物的配方,很多人在家里照著配方做些小點心類的食品,據說很健康。而我覺得,里面的那些添加的東西,本身就不健康。我們購買的點心,國家在控制添加劑的數量與品種,而小商小販賣給你添加劑,給你個配方,添加劑超了,這個國家的標準是約束不了的,到頭來,你還是吃不到健康的食品。

現在,我們吃的許多東西都被程序、數字化了,正如流水線上的一般,也如芭芭拉所講的沃爾瑪超市的工作流程,只有這樣,才能做到標準化,才能控制一定量食物的輸入能量與輸出能量。人的消化系統卻不是標準的。

在中國的配方里,最多見的是一幅草藥有標準的量化指標,著名每一味藥的重量,稱出幾副的量來,約么著分成需要的幾份,有重量指標,卻不完全依靠它。讀過梁秋實的散文集《雅舍談吃》,內有名菜若干,看過后直叫人直流口水,卻并未在文中見些鹽需要多克,油要熱到多少度等現代菜系做法里標準的量。

我們怎么做一個菜?菜市場上,購買一捆菜回來,擇完了,約么著切上點肉,準備蔥姜蒜,鍋刷干凈,倒上油,約么著差不多了,放上肉爆炒,在放上蔥等爆鍋,約么著出味了,放上菜翻炒,差不多了,盛到盤里,一盤菜就算炒好了。這與漢堡比起來,哪個更健康?一個沒有標準,一個是標榜健康的標準。

這是本博客的對應公眾號,但不是博客的簡單復制,有公眾號自己的特點。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