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小華的殺氣

電話響起。

一接通,大蔥那粗礦的嗓門立即響起來:快點,車在樓下,打起來了。

還沒等我張嘴,大蔥就掛掉了電話。我隨手拿起一件外套,下樓去。

樓下,大蔥正焦急的看著我的來的方向,等我關上車門,大蔥一腳油門轟了出去,馬力強勁的推背感覺。

我問大蔥,出了什么事?

大蔥說,高小華在外亂搞,被老婆抓了把柄,他老婆去公司找高小華,兩夫妻在公司里打了起來。

等我們趕到高小華所在的公司的時候,只留下一片狼藉,人都走光了,只有一個前臺小姐在。看那小姐的臉,濃妝被水浸過,是不是給嚇哭了。

大蔥過去問,怎么回事?

前臺說,不知道,高小華和他老婆因為小三的事打起來了。

大蔥再問,沒有別的話了。

我環顧四周,門口的玻璃門碎了一扇,桌上的四臺電腦,有三臺的顯示器在地上,花盆碎了一地,大桶水流了一地,好混著血色。我心想,這是高小華與他老婆的杰作?這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公司有監控,后來,高小華的經理給我們放了高清攝像頭拍下來的。

視頻開頭,高小華坐在桌上與同事說話,突然她老婆推門進來,訴說他出軌。開始,高小華往門外推他老婆,他老婆卻死死的抓住桌子,這個時候,高小華揚起手來狠狠的抽了他老婆一耳光,就從這個時候開始,兩個人扭打在一起,手里能抓住的東西都往對方身上扔,最后,高小華好死死的揪著他老婆的頭發,將頭按在地上,還用一只腳踩著。也就是這個時候,才被眾人拉開。公司里那些同事,在這期間沒人上前拉一把,遠遠的躲著,只是把幾個小姑娘給嚇哭了。

在看時候,我的手不停的哆嗦起來,是氣憤?還是悲觀?在一床被子下睡了那么多年的夫妻,本該共同面對生活的苦難,此刻,在視頻里,卻如有深仇大恨,以破壞對方的身體為快,曾經被對方呵護的地方,手捧著的地方,此時,卻被用最暴力的方式對待著,加入此刻被他們的孩子看到,孩子的心理能受得了嗎?

可能,這是違背諾言的絕望,一個絕望的人,在那一刻是不會顧忌生死的。可是,高小華呢?這個屢教不改的男人,為什么在那一刻卻痛下殺手呢?

回去的路上,大蔥說,高小華這個人不可交。

對于大蔥來說,說出這番話來,并不是因為高小華出軌,他見慣了出軌,在他的哲學里,這是游戲人間的方式。

大蔥接著說,高小華在打他老婆的時候,透著一股失去理性的殺氣。這股殺氣讓人很不安,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爆發出來。

我觀察的沒有大蔥仔細,也看不出高小華所具有的這些特點,但我相信大蔥,他說的是對的,在這一點上,他比我強。

高小華將老婆打傷,住了五天院。公司里所有損壞的東西都由高小華賠償。對于,這件事事的最終結果,也不會是離婚那么簡單。大蔥說,她老婆不是一個真能離婚的人。

大蔥對于這些事總結的往往很到位,而且真能如他所說的那樣。閱歷,這是我在大蔥身上看到的,這也是一種人的特質,不是靠鍛煉就能練就的。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