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的啟發

持續不斷的輸出,無論是寫美文還是寫日記,都需要一個素材、一個點,讓你打開話匣子,只有這樣才能讓你嘩嘩的寫完一整篇的文章,而不至于寫到最后事末了,詞窮了。而我覺得,想要流暢寫下去,就要將語言通俗化,不要寫些讓人讀起來如同哲學般晦澀難懂。

我們期望的文章讀者,必定不會是那些深坐于案后的老學究,想要把文章送到他們眼前,不僅是文字要出類拔萃,字句的前因后果,都要講明了,那些文字的功底也不是靠寫作就能打磨出來的,還需要時間的積累,人生的閱歷。這些,在簡書多看不到,簡書一般是年輕人居多,文字稚嫩,勵志、愛情、職場等,眼前的東西,相比較而言,我更喜歡新浪博客,那里聚集著一幫子新時代的知識分子,就是我現在說的老學究。他們對文字有著嚴謹的態度。有一次,我為了便于統計時間,把“寫于某年某月某日”放在文章開頭了,被劉福新老師提醒,“那是文末的東西,不可放在文首”。而劉福新老師對一篇文章,哪張相片用頭圖,哪句話用文章的起始,都有思量。

對文字的推敲,對實例的嚴謹,是我從中得到的啟發。很多新浪博客的作者,是隱去自己原來職業的,用普通者的身份寫普通的事。那天,劉福新老師,寫了一篇“如何認證賬號”的博文,從后臺的相片里,我發現,劉福新老師居然是山東省作家協會的會員,這讓我很吃驚。怪不得讀他的博客有一種隱形的吸引力,看似波瀾不驚的敘述,卻讓人想一篇一篇的看下去。他所記錄的,多數還是昌樂那個小縣城的故事。

在文章素材上,我還是保留我的建議,用自己的實踐去寫文章,其影響力要遠遠大于對熱點的關注。在勵志的文章里,有一種“現身說法”,將自己的小成就當作素材展開寫作就比單純的引用別人的名言醒句要吸引人的多。一篇文章,如果沒有可參與行,多數不會有人喜歡的。我們看劉福新老師的文章,樸實無華,記錄自己的老同事,鄰居,去看老村子,旅游,對拍的沒一張相片都加以說明,這能從很多著作里找到啟發的。比如說生活的圈子,其實,還是那句話,你的城就是我的目的地,你所熟悉的就是我所向往的。三毛在撒哈拉,那天簡書文章里介紹一個去非洲工作,堅持寫日記,回來后成為作家。大部分人去了非洲,都會將驚喜變成平常,不會發現讀者在非洲以外對非洲的期待,所以,非洲的見聞,變成文章,就成了我們了解非洲的窗口了。芭芭拉寫《我在底層的生活》,是以一個體驗者的身份參與,只是沒有底層的人會去寫他們那個層次的事,就失去了成為一個作家的機會。

以前看過一個電影,一個街頭藝人與一只貓的勵志故事(忘記電影名字),不過,那是先有故事后有的書。但我想,那也是一種親身的體會。

寫作,要給自己創造大格局,生活的圈子,認識的人,不要覺得在窗前讀幾本書,或者與情侶卿卿我我就會有好文章,那些可不是別人想看的。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