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面的蛋炒飯

年底了,打車的人多起來。的姐江大姐這段時間顧不上吃飯,趁著過年的旺季,能多干一單就多干一單,年底的生意,直接決定過年的質量。

這天,江大姐與下車的顧客說了聲“再見”后,看了看表,正好十二點,這些天忙拉客,中午的飯幾乎沒怎么吃過。想到這里也覺得肚子咕咕作響。這幾年,江大姐明顯感覺體力上不如從前了,有的時候出車個把小時就開始腰酸背痛。今天 正好到了飯點,無論多少,先墊吧點。想到這,江大姐邊把表打到“暫停”,一邊抬頭看街邊是否有小菜館。

就在車前不遠,有一家牛肉面館。江大姐關好車門,向牛肉面館走去。面館不大,十張桌子。顧客們坐在桌旁,守著一碗牛肉面,刺啦刺啦的吃著面條。江大姐看墻上有菜單,就一樣一樣說看起來。

江大姐平時生活很節儉,到她這個歲數,上有老人需要補貼,下有孩子還在上學,遇到花錢的時候,能少花一分,絕不會多花這一分。此時,江大姐正在對比著牛肉面與蛋炒飯。牛肉面要十元,只有兩三片的碎肉,幾不如8元的蛋炒飯了,里面還能有一個雞蛋。所以,江大姐點了一份蛋炒飯。

在這種地方吃飯,其實就圖能少花錢把肚子吃飽,什么舌尖、美食,那都是扯淡。蛋炒飯端上來后,江大姐忙吃了起來,早點吃完,還能出去多拉一趟活。

吃完飯,江大姐擦了擦嘴,喊服務員“算賬”,從兜里掏出十元錢遞給服務員。服務員客氣的說;因為年底,所有的菜品都加十元錢,蛋炒飯原來8元,現在合計應收18元。

平白無故的要加十塊錢,把江大姐氣得差點沒反板眼,這跟搶劫有什么區別?服務員倒是不慌不忙,指著門口的小黑板說:門口的小黑板上寫著呢。

江大姐進門的時候,根本就沒注意還有個小黑板,可是,自己是個女人,也不能為這十塊錢發潑不是,雖然心痛,江大姐還是安慰自己,出去多拉趟活就賺回來了。

重新回到出租車上,江大姐越想,就越覺得這件事有點憋屈,用語音把這件事發在出租車的微信群里。

一位出租車司機說:寫在黑板上,只是個托辭,他們其實就是在勒索。你不給肯定走不了。這不是講不講理的問題,假如他們想要講“禮”,在你要點餐前,他們會想方設法告訴你的。所以,平時在外吃飯,最好大家都相互交流一下,對那些不講理的店,說一聲,都不去。

這件事跟年前支付寶的花錢年報一樣,用一行小字告知“你是否允許”的字樣,大家根本都沒看清楚。事后你發現問題了,去說,他們還振振有詞。牛肉面的問題很普遍,不是一家或一個店面的問題,這種事解決起來,比一家店欺詐一百名顧客還難,在大部分的“原諒”里,解決流程太長是主要原因,而不是大家都喜歡原諒或者吃一塹長一智。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