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故事

你去看寫作的要點,他們會告訴你挖掘故事,還要讓故事跌宕起伏,這是對故事的再加工,與寫日志還有不同,我們記錄的是我們看到的事情,也就是生活的軌跡,我們如果把日志也挖掘一下,那就不是日志了。其實,我們在記錄日志的時候,也只是寫淺層的東西,并沒有深入的寫一些東西。就像在火車上,我們遇到一個鄰座,我們當然不能不我們所有的東西都告訴他,我們都會有所保留。過年,去拜年,每到一家,我們可以淺淺的道一聲“過年好”,也可以坐下來,邊喝茶邊聊點東西。不用刻意的保留,聊的時間長了,總能挖掘出點內容來的,無非是農村里常發生的狗血故事。與不同的人聊天,往往能聊到同一件事上,大家彼此在不同的地方,說著同一件事,發表各自的看法,有利益相關,也有根據對事件的了解程度,倒是可以看出,一件事會被加工成什么樣子。

對我們這些平時不在村里生活來說,對于這些事情,只當是聽故事,不過也挺有意思,我們會分析這些事情,在每個人說的話里尋找蛛絲馬跡,用我們的理解去還原事情,其實,這些事與我們根本就沒有關系,無非是無聊,或者是我們的好奇。有些事,如果不怕露隱私,寫出來,絕對是一個好故事,這是一個現實存在而非虛構的故事。這樣的故事每天都在發生,沒有人去記述,那些想記述的,反而沒有那個能被認可的身份。體驗生活,別人的,很難挖出料來。

在過年的這些天,我斷斷續續的看了一個電影《冬眠》,是三個小時的超長影片,電影的主人公就在寫日志,在電影里,他們會長篇幅的討論某一篇文章,談看法,有分歧,也有意見統一的時候。也許與作者做相同的事,我對立面的討論、主角寫博客的態度都比較感興趣。我在想這么一個問題,就是我們是否認真的對待過自己寫出來的內容,是否會去認真的看別人的文章而發表自己的看法?這一點,我是做的不太好,我們看電子屏幕上的內容,很膚淺。我們相互交流,也是點到為止的夸獎,不能去反復推敲。

我們在日志里需要挖掘什么?我覺得,沒有必要從寫法上去深挖,我們更應該把事做好,我們并不是超著作家的方向去寫,內容里與我們最貼緊的是事情的實踐。

過年期間,見了部分老同學,大家談論的也都是一年的近況,卻很少有人談新年的期望什么的,這是一種交流上的保留,而我們談論的內容,寫出來的話,也是淺淺的,沒有能吸引人的地方,反而,這件事可能影響到一些人,就是那些宅在家里的人,他們并沒有去接觸朋友、同學,只不過窩在家里想象別人。

不在一個生活軌跡上生活的兩個陣營的人,要湊在一起,挺費勁的,這些并不是隨便一個電話就能坐在一起的人。在今年春節期間,就有兒時的幾個好友因為有親戚要走,而放棄了在一起吃個飯的想法。不能聚集,就不能進入彼此的生活,就不能發現故事里詳細的細節。反而那些坐在一起吹牛侃山的人,聊天中,介紹著自己,我們都對彼此有了些了解,或許以后會相互照應一下。這就是親身參加聚會的好處。

春節假期,不用想太多事,可以清醒的考慮許多問題,這在平時是沒有太多這么好的時間的。生意上的事,想多了,就想明白了,這就給自己指明了一個方向,開工的時候,就知道如何做了。

挖掘故事》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