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男寡女的盛宴

艾灸姐最近一直給我發信息,讓我去她的會所喝茶。

為什么叫她艾灸姐?這姐開了會所,主要業務在推廣艾灸,確切的說,是借會所吸引顧客去艾灸,順便還有其它的業務可以談。因為有會所的平臺,起點高,談的多是高消費的東西。

開始的時候,艾灸姐一天給我發許多信息,盛情邀請。我沒有那么空閑的時間,艾灸姐追著我問哪天有時間,委婉的說已經不起作用了,她非要我去。干脆,我不再回信息。艾灸姐這才不給發“邀請”的信息了。她發的廣告卻一點也沒手下留情,都如數推送給我了。

那天剛好路過艾灸姐的店,順道進去看看。

艾灸姐見了我,沒有“不回信息”的隔閡,依然那么熱情。她是做生意的,不會在面上跟潛在客戶耍臉色的。但我很清楚,她現在可能恨我恨的牙癢癢。

艾灸姐的會所一千多個平方,主題是茶文化,進了門后,艾灸姐領著我,一間一間的看她的茶室,介紹她的茶葉來源。

最后,艾灸姐帶我來到她的辦公室。在門外就能聽到里面吵吵嚷嚷的。推開門,之間一群人散落在這個房間里,他們或坐或站,有的在喝茶,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玩手機,還有的在做艾灸。

看來,這是一個更私人化的聚會。

見我們進門,大家停下手頭的事,望著我們。艾灸姐將我介紹給大家,然后一一向我介紹屋里的人。總之,這個屋里的人都是哥們、閨蜜。

我坐在茶桌旁,旁邊一個被稱作嵐姐的給我倒上茶。

因為相互不認識,氣氛有點尷尬。艾灸姐說:大家玩自己的吧,我們談點事。其他人繼續做著手頭的事。

我、艾灸姐,還有那個被稱作嵐姐的人在一起閑聊。通過聊天我了解,嵐姐離婚了,是艾灸姐說讓我給她介紹一個財主而得知的。

沒有家庭拖累的四十歲女人,有點閑錢,可能只有在會所里打發時間吧。就像夏天的小賣部門口總圍著一群打撲克的人一樣,艾灸姐的會所里,每天少不了這么一些閑人,也許,正好由他們來提高人氣,在遇到客人的時候,還能發揮一下托的作用。

艾灸姐一直邀我來她的會所,是想把我發展成她的下家,或者業務員,對此,我特別不感冒。第一,對她的產品沒看好,第二,我可沒有那么多的時間泡會所。

在艾灸姐提出要我賣她的產品的時候,我還是拒絕了,艾灸姐有著推銷員的良好技巧,當場不再跟我提產品的事。但是,我清楚,她在尋找機會。

中午的時候,艾灸姐喊著屋內的人去會所旁的火鍋店吃飯。

大家可能習以為常,浩浩蕩蕩的一幫人,擠在火鍋前,有說有笑。一桌子人,除了我,他們都喝酒,而且是白酒。

差不多有半斤酒下肚后,這些人就露出酒意了。開始說葷段子,相互“揭短”了。辦頓飯的功夫,一桌子人的隱私就說的差不多了。令人稱奇的是,離異居然在這桌子人中占了大多數。

所以,我才會在題目里寫“孤男寡女的盛宴”,其實,他們在會所里能做什么?無非是打發無聊的時間罷了。

吃完飯后,他們三三兩兩的約著,開車走了。我也不想再回會所,也向艾灸姐告辭。艾灸姐說:她下午也有個活動,回去交代一下也要出去。

昨天,我跟大蔥說起這件事,大蔥鼻子一撇,說: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罷了。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