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樣的便攜相機

布列松在《思想的眼睛》開篇,寫的是相機的便攜性問題,他用的是徠卡相機,這是一個相機器材里的奢侈品,不是一般的工薪階層能接觸的。在一個攝影愛好者的微信公眾號里,專門介紹徠卡的相機和鏡頭,讀者數量還挺多,閱讀量也挺可觀的。

我現在用的相機就很便攜,佳能的卡片機,可以裝進衣兜里,遇到可拍攝的人、物,可以很快的開機、拍攝。只是功能有限,記錄的功能大于拍攝。

曾經,我也研究過一段時間的相機,根據自己的需求,想要在一臺相機上實現,還挺困難的,也許,相機的制造商就是為了不讓顧客買到萬能的相機吧。

便攜的相機,現在勢頭挺猛的是索尼的微單,這幾款相機在商場里經常遇到。我去咨詢過朋友,這款相機如何。朋友查看了參數,說還不錯。不過,過了幾天,朋友回信息說,微單還是不如單反,如果沒有特別的需求,可以考慮微單,但如果對相片及拍攝有一定的要求,還是單反吧。

雖然征求了意見,也一直沒有入手。現在對我來說,卡片機也不錯。

前幾天參加一個大型的活動,看背著攝影包的,大多數是帶著單反,相對于其它相機,單反的確笨重一些,但是,如果要拍特別的場景還是要靠單反。

其實,玩攝影久了,對相片的要求越來越高,所以,不再在乎相機及功能,現在考慮的是如何能拍出自己滿意的相片來,對相機是不是便攜也不在意了。

布列松對便攜的體驗是,可以迅速的拍攝,以及隱藏相機,甚至是逃跑。我們在談相機的便攜問題時,很多人說出去旅游的便利。對我來說,便攜與否并不重要,那不是問題,關鍵是我們要拍什么相片。

對于便攜的問題,也不僅僅是相機,在參加戶外運動的時候,戶外用品商店里,價格高的多是便攜的。便攜可以帶更多的東西。但問題是,有的便攜的東西是犧牲了功能為代價的,跟一些快速讀名著的書,雖然抽檢出某一些重點,但也失去了其它的重點。

回到相機的便攜,相機的便攜也是要抽檢出一部分功能的,如果我們外出,不是為了拍攝,還要有其它的體驗,就要考慮便攜的問題。比如說騎行,相機對騎行者來說,只是為了記錄一個過程,沒有相片上的品質要求,便攜相機是首選了。

當然,也有人說拍出好相片,靠腦子而不是相機,但,好相機對我等普通的拍攝者來說,還是要依靠好一些的相機的,也許,等攝影初學者也升級了,也會忽略相機的問題。

我并不是說要靠好相機去拍攝相片,只不過大眾的攝影愛好者還達不到大師的水平,還在金字塔的低端努力。就拿自行車來說,雖然我現在不追求速度,但我也希望騎一輛高級的自行車,那的確比入門車更容易騎。

有什么樣的便攜相機》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