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陰霾的劉妍

最近電子郵箱里好像少了些東西,仔細一想,原來是劉妍好久沒有發電子郵件了。

去年,我與劉妍約定,每天發“我想他,還剩多少天”到我的郵箱,以一年為期。在郵箱里,我發現在還剩三十九天的時候,停止了,在三十九天前的一段時間里,她就開始不再連續的發,有的時候是一天補兩天的。每天的電子郵件,也記錄了她的心理歷程。

我在微博里看到她也考上了研究生。

我給她發信息:恭喜,雙喜臨門。

她回復說:她考上研究生了,還說她走出來了(指她的感情)。

我說:我看到你考上研究生了,也不發郵件了,所以,我才說雙喜臨門。

劉妍說:感謝你這么長時間當她的樹洞,聽她傾訴。

我說:我也沒做什么,也就是提供了一個電子郵件。

劉妍說:現在在研究生團隊,要做許多不愿意做的事情,也不敢得罪老師。

我說:研究生也不過是三年,堅持一下,很快會過去。生活中,有幾個人能真正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現在的劉妍,壓力已經沒了,重新煥發出她那個年紀應有的光彩。每天,她忙碌于學校里的各種事務。不過,我對她的這種生活還是挺擔心的,在復習考研的路上,她走的并不輕松,一個原因是她在本科學習階段,參加了太多學校工作,學習荒廢了許多。

現在,學習的壓力一解除,重新回到以前的生活去了。不知道以后在她考博或者找工作的時候,是否還會有這個問題呢?

劉妍說過,等她考上研究生的時候要請我吃飯。

我對此并不推辭。她有賺錢的本領,在課余,她給幾個學生做家教,有穩定的收入,收入甚至比一些畢業后參加工作的人還多。

再說,現在在外面吃飯這個問題,也只是用它當作一個由頭罷了,吃什么并不重要。

吃飯的地點定在一個城市廣場三樓,那里有一個吃韓式烤肉的地方。

沒有外人,只有我們兩個人。

劉妍對這次飯局是做了精心打扮的,一條寬松的褲子配一件紗質短袖,頭上戴著一頂白色帽子。在她出門的時候,我就知道她的打扮,這都發在她的微博里。

自從上次我們請她吃飯,有很長時間沒有見面了。

在桌前,劉妍跟我說了很多復習考研時候的事。在她準備考研的時候 我們都沒有去打擾她,僅用微博鼓勵她。看她,可能也是很久沒有找人傾訴了。

劉妍很年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而且,在一些時候,她的主見很強烈。我也不知道該跟她說些什么,只是邊吃邊聽她說。

我提醒她,不要忘記復習考研時的感情、學習壓力,那時候還鼓了一臉的痘痘。

劉妍不好意思,說,以后她不會再那么狼狽了。

我希望她指的是學會了如何處理問題。

我們的飯吃了很長時間。我送她回去。見校園里的人很多,我沒進學校的門。

劉妍問我,還有什么話要對她說嗎?

我說,沒有。

劉妍說,那我走了。

我說,嗯,有事打電話。

劉妍沖我擺了擺手,消失在校園的人流中。

劉妍走了。

走出陰霾的劉妍》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