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深般若波羅蜜多”中“行深”的含義_讀蔣勛《生活十講》_燧石讀書沙龍

蔣勛在《生活十講》中談信仰:信仰最有價值的力量就是時間,在佛教經典中說“行深般若波羅蜜多”,“行深”這兩個字就是強調實踐

讀到蔣勛的這句話的時候,我特地去查了一下“行深般若波羅蜜多”的意思【附1】。

我們知道實踐出真知,然,“真知”不是出自簡單的實踐,所以,在“行深般若波羅蜜多”中強調的是“行深”。“行深”還有一個前提,是“行”的問題,沒有“行”實為沒有實踐。比如在“世界讀書日”上,大家所曬出來的各種讀書的倡議,一年有365天,作為“基層”的讀者來說,這一天就不必去湊什么熱鬧了,把除這一天的每一天都做好,我們就不需要世界讀書日了。

“行深”不是自然而然的事,在多數情況下,它需要毅力的支撐。為什么是多數情況下呢?當你非常熱愛所做的事,愿意不求回報的去深入的研究、實踐,就不用靠毅力來支撐的。堅持深入的做一件事,很難。“行深”需要耐得住寂寞。

不行、行、行深,這是一個遞進的層次,正如從金字塔的底部到頂端的位級關系。

有些人對“深入的研究”這件事,持抵制態度,或者在深入研究之前,覺得那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行深”不是某個領域會出現的,它是人們更正確的認識自然的一種方式。一旦你在某個領域以“行深”的態度做了某事,這里面的收獲將伴隨著你,延伸到其它的領域。

在我的故事,有大刃這么一個人,從酒瓶子的價格變化里,看出了財路來,而當他不再做酒瓶子生意時,他依然能敏銳的看出廢舊鋼材、海鮮里的這些規律,這些規律都給他帶來財路。

蔣勛說,生命在成長的過程中,有其自然的發展現象,人類有許多智慧就是從自然現象中學習的。古代,為什么有智者?智者發現了自然的發現規律,規律之所以被發現,是發現的行深的結果。

我們站在金字塔的底部,仰望塔尖,那里遙不可及?或者根本就在我們的手邊。我們的懶惰,使我們失去了“行深”的果。想想我們曾經做過的事,哪一件在當時能夠做的更好而沒有去做呢?如果寫下來的話,那將是一本書,或許,我們心里就沒有要做就做最好的想法。

自己不想做,千萬不能有的想法是別人也不做,這是新時代的阿Q精神,更確切的說,是自我的精神毒害。比如“坐在寶馬車里哭”的問題。

王然是我認識的一個學繪畫的在讀研究生。家境殷實,不愁吃穿。在我的印象里,從初中開始,從來沒有在家歇過一個囫圇的暑假,初中、高中是參加各種補習班,大學里組隊參加比賽,或者悶在家里畫畫。在學校里,也沒有清閑的一刻,功課不拉下,社團活動更是踴躍參加。這與那些對“逃了課”、“掛科”等洋洋得意的對比,金字塔的頂端最終會屬于誰?

去年,大學同學曬他的奶奶在寫字與字的相片,我驚嘆于一位老人的認真,字跡工工整整。據了解,老人年輕的時候是高級工程師。他們這類高級知識分子,很少拋頭露面,在他們的骨子里,卻有著“行深”最佳的闡釋。

了解“行深”的含義,很簡單,而要實現“行深”,非長時間堅持不懈的去做不可。

【附1】般若波羅蜜多是解脫空慧的意思,也可以解釋成「到彼岸的大智慧」。因為,唯有證入圓滿的涅盤,才能完全解脫三界輪回的生命困境。而想證入圓滿的空慧,必須”老實修行〃,而且不只是行,還要「行深」,就是必須把這大智慧深化到生命的最深處,如此方能在面對任何外境時,保持如如不動的自性,故此句才巧妙的點出「行深」二字,因為這才是實修的關鍵之處,如果沒有念茲在茲、須臾不離的保持般若,便沒有辦法真正解脫三界、永斷輪回。故一個修行人,如果真有出三界的”沖天志〃,則必須戮力以赴,方能真正如愿以償!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