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花惹草(1)

周末,陪孩子去畫室學畫。

(一)

畫室想的周到,開辟了一個家長休息區。配上小圓桌與椅子。旁邊有熱水供應。

家長們,抱著手機在這里等孩子上課。

在靠窗的位置,我找了一把椅子坐下。

旁邊坐著一位年輕的媽媽(暫且稱之為斐),一直在刷博客。我偷看了一下,斐好像是做微商的。

我警覺起來,別讓她自拍,連我一起拍進去。

窗外刮進一陣大風,把斐的帽子刮在我的腳下。我給撿了起來。

斐放下手機,微笑著說了聲“謝謝”,聲音很甜美。

第一印象,斐是一個很有修養的女人。

我接著斐的“謝謝”,問,也是帶孩子來學畫的?

斐答到:是的。

我問,你的孩子在哪個班?

斐說,在這個班。邊說邊指向畫室。

我說,我的孩子也在那個班。

斐驚喜道,我們的孩子是同學?

我說,是的。

就這樣,我們聊了下去了。

不覺,到了孩子下課時間。我們一起到畫室的門口,領了各自的孩子。

斐拉著孩子說,喊叔叔。

斐的孩子是個可愛的女兒,怯怯的喊了我一聲“叔叔”。

我的孩子比較大方一些,沒等我說,直接喊了斐“阿姨”。

這是我第一次見斐,我感到她身上散發出誘惑的味道。

(二)

隔了一周,依然是孩子學畫的時間。

送孩子進教室的時候,我沒看到斐的女兒。

轉身去家長休息區,發現斐帶著女兒走進畫室。

我對斐說,來上課了。

斐的女兒見到我,依然羞羞的喊“叔叔”。

斐答道,是呀,你來的挺早。

我笑了笑,走向家長休息室。

不一會,斐也進來,徑直走向我,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斐坐定后說,今天真熱。

我看她臉上冒著細汗。

“你坐到這邊來吧”,我讓開了窗邊的位置。

斐坐了過去。

斐打開包,從里面掏出一個餐盒,打開,是洗干凈的櫻桃。她把餐盒推到我這邊,說,一起吃吧。

我們邊吃邊聊。

斐問我,孩子學畫多長時間了?

我說,一年多。

我問,你的孩子呢?

斐說,差不多。

我問斐,給孩子報了幾個班?

斐說,三個,還有舞蹈和鋼琴。

……

家長們在一起,多數會聊孩子。

我問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斐說,做代購。她問我,你呢?

我說,我是做樂器的,主營鋼琴。

斐說,你那里有調音師嗎?我買鋼琴的那家琴行,每年過來給調一次音,總調不好。

我說,當然有,有時間我叫人過去給你看看。

斐說,太好了。

斐要了我的電話,加了我的微信。

我們繼續聊。

我問斐,你會畫畫嗎?

斐說,小時候學的,畫的不好。

我問,現在還畫嗎?

斐說,有時間也畫兩筆。

我說,有機會讓我欣賞一下你的畫。

斐急忙說,不行不行,我的畫沒法見人。

我說,你別怕,我不會畫畫,我是畫盲。

斐說,你真不會?

我點頭。

斐說,我的話倒是能唬住不會畫的人。

我問,你畫多長時間了?

斐說,她一直在畫。說完,拿起手機給我看她的畫。

我湊過去看她的手機,斐的身上散發出一陣淡淡的香氣。

手機里存著的,是翻拍的一本素描本。畫的主題多是女孩,一個孤獨的女孩。

斐畫的是她自己嗎?

緯八路隨筆微信公眾號

緯八路隨筆微信公眾號

沾花惹草(1)》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