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入非非(3)

男人見到漂亮的女人,總要想入非非。

很快,斐托著洗好的水果從廚房里出來。水果上沒有水滴,被擦拭過。

斐邊放水果邊坐到旁邊的沙發上,她拿起一個蘋果,用小刀慢慢的削著。

我說,你太客氣了。

斐說,沒和你客氣。

一個蘋果很快削完。斐用小刀切下一塊,遞給我,說,吃塊蘋果吧。

我伸手接過。

斐則開始削另一個。蘋果在斐的手里慢慢的轉動,細細的蘋果皮直垂到桌面上,盤起來,成了一小堆。

她的長發低垂在臉旁,嫵媚動人。

削完了,她把蘋果放在紙巾上,說,等師傅調完琴再吃吧。然后,將削下的蘋果皮一點一點的撿拾到垃圾桶里。

我問,你為什么要帶孩子去那么遠的地方學琴?

斐說,朋友介紹的,去了后,給便宜了不少錢。那里的老師教的也不錯。

我說,這周圍沒有好美術畫室嗎?

斐說,懶的去找了。你看我們去學畫多好,認識了你,鋼琴有人給修了。

說完,她微微笑了起來。

我說,千里學畫,只為修琴。

斐說,也算是吧。

這個時候,調音師傅從房間里出來。

我問,好了嗎?

師傅說,好了。

斐站起來身來,邀師傅過去坐。

調音師傅說,不坐了,還有好幾個顧客呢。我們走吧。調音師傅望向我說。

我說,走吧。

斐說,坐一會再走。

我說,調音師傅還有顧客等著呢,下次吧。

斐說,鋼琴調音多少錢?說著,去找她的包。

我說,孩子是學畫同學,怎么好意思要錢。

斐拿出一疊錢,非要塞給我們。我們推掉了。

斐把我們送到樓下。我從后視鏡里看到,直到車要轉彎的時候,她才轉身。

在車上,調音師傅說,哥,你什么時候勾搭的美女?

我說,滾一邊去。

調音師傅沒臉皮的說,哥,她家的那個琴,乖乖,十多萬呢。

我說,你調過的琴也不少了,十幾萬的琴也不用那么大驚小怪吧。

調音師傅不好意思的說,哥,琴,我的確調過不少,可五萬以上的,從來沒有調過。

我轉頭看了他一眼,說,那今天你該慶祝一下嘍?

調音師傅說,哥,你不用額我,今天該請客的是你。

我說,為什么?

調音師傅說,你是不是跟那個女的有一腿?我看她看你的眼神都不對。

我說,你個小屁孩懂個屁,還看出這個來了?

調音師傅說,反正不一樣。

我說,你再胡說,看我把你踹車底下去。

調音師傅說,哥,你想“殺人滅口”。

我沒理他。

隔了一天,我給斐打電話,問她,琴好了沒有?

斐說,已經好了。

我說,那就好,如果再有什么問題,打電話告訴我。

斐說,嗯。

掛掉電話,我看斐的微信,最新的一條分享是一個小視頻:她坐在鋼琴旁,正在彈奏貝多芬的《匈牙利舞曲第五號》。我看著那條不斷重復的視頻,心想,這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女人呢?

緯八路隨筆微信公眾號

緯八路隨筆微信公眾號

想入非非(3)》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