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4)

那天,去百貨大樓的負一層對付一頓飯。

從一樓進門的時候,遇到了斐。

她穿一條淺色的碎花裙子,肩上背一個素色的面料包。在她從百貨大樓里走向大門的時候,我剛好掀開簾子(門口塑料)要進去。

我跟斐打招呼。斐也看到了我。

我們兩個站在門口聊了起來。

我問,逛街?

她說,嗯,今天把孩子送她姥姥那里。

我問,你喜歡一個人逛街?

她說,一般和朋友一起。今天打了一圈電話,都沒空,我自己來了。

我問,吃飯了嗎?

斐說,沒呢。

我說,正好我也要去吃飯,一起吧。

斐說,好啊。

請斐吃飯就不能去負一層了。在這個商場的5樓,全是飯店。

在去樓上的電梯里,我問,想吃點什么?

斐說,我也不知道,隨便吧。

我說,隨便是最難解決的飯菜。這樣吧,看你們女孩子喜歡吃串串,正好樓上有一家涮毛肚的店,那里的毛肚一串一串的,怎么樣?

斐說,好啊。

毛肚店里的人不多。

我對斐說,你點五樣,剩下的我來。

斐點了毛肚、魚豆腐、小白菜、蝦滑、粉皮。我添了羊肉、百葉、鴨血、蝦等。

菜很快上來,我們邊吃邊聊。

我說,今天怎么跑這么老遠來逛街。

斐說,家附近的地方,去的次數是在太多了,閉眼都知道賣什么。今天到這邊來探索一個新據點。

我說,其實商場都是一個模式復制出來的,無論去哪里,想吃飯,一般都在商場的頂樓,或者頂樓的下一層。

斐說,是啊,但商場與商場的格局不一樣,轉過一個柜臺看到的東西不一樣。

我說,你這是“偶遇”。比如說今天,你遇到我。

斐說,算是吧。

我說,每天看一樣的東西,的確容易視覺疲勞。就像家里,一些家具的位置常年不變,一旦換一下位置,給人新鮮感,像是搬了新家。

斐說,對啊。

我們就這么吃著、聊著,兩個小時。

從毛肚店出門的時候,我問斐,下面要去哪里呢?

斐說,該去接孩子了。

我說,那我送送你吧。

斐的車停在商場前,一輛寶媽MINI。斐上了車,駛向門口,我忘著車的背影。

斐突然停下車,搖下窗玻璃,她大聲說,下次請你吃飯。

我回應,好啊。

斐的車開出門口,一直消失在馬路上的車燈光里。

我收回目光。

怪不得大家喜歡偶遇。

而遇到一個熟識的,卻沒有這么怦然心動。望著馬路上來來往往的汽車,這里面的人,會不會在日后的某個地方相識呢?就像斐,也許以前的某個時刻,她也在我眼前駛過,只是沒有給我留下有意識的記憶吧。

回到家的時候,斐發來信息,說她到家了。感謝我的盛情款待。

我回復,感謝你給我的“偶遇”。

斐回了一個“臉紅”的符號。

緯八路隨筆微信公眾號

緯八路隨筆微信公眾號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