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豬頭肉

現代文明病的罪魁禍首是什么?吃多了消耗不了。

每年的年底,青菜的價格直逼肉的價格,過去聽老人們說的長年吃不上肉的時代已經過去了。許多人開始吃素了。

可我,還是偏愛肉多一點。

有一次,碰到一個賣肉的,聊的投機,這人告訴我各種肉里的秘密,聽了后,嚇得我好幾天不敢沾肉。

可是,肉的誘惑,還是大過了對它的恐懼,我依然愛著肉。

在所有的肉里,我偏愛豬頭肉多一些。

商場里賣一種所謂的烤豬頭肉,到底怎么做的我是不清楚,我只知道這種肉太干,沒有口感,即使將這種肉買回家,我還是要熱一熱,又軟又油的才好吃。

買肉,去正規的大商場讓人放心一些,可是,我偏愛那種煮爛的豬頭肉,在外面的菜市場有賣的,吃起來格外的香。我知道,這種肉煮了很長時間,另外,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加了什么。

吃這種軟又香的豬頭肉,在饑腸轆轆的時候吃,是最好不過了,那個時候,肚里空空如也,賽一塊在嘴里,也不用顧忌牙縫間流出的油,簡直要爽爆了。

這種豬頭肉,在年輕的時候吃的最多,那個時候,總感覺吃不飽,有的時候,可以吃一盤。

只是現在飯量不如從前,吃一點就覺得飽了。

軟又香的豬肉,在吃了半飽的情況下是最不適合吃的,肚里有貨,那個油的味道很沖。

如果這個時候還想吃怎么辦?來一點蒜泥加點醬油與醋,吃起來,豬頭肉的油的味道就輕多了,妥妥的,可以吃半盤。

肉吃多了,身體發福,內里的各項指標,蹭蹭的往上漲。指標漲了,開始考慮飲食有節制了。

可能吃多了豬頭肉,變成麻痹神經的毒物了,就像有人喜歡在晚飯的時候喝一盅,見到豬頭肉,還是饞。有時候,即使吃的是排骨,也想著豬頭肉的味道。

那次,跟盧西安美術工作室的幾人一起吃飯。他們是講究的人,在吃上,走的是健康的線路。讓我點菜,我要一盤豬頭肉。幾個人開始給我洗腦,說著豬頭肉的種種不是。我呢?邊吃邊聽他們講,這豬頭肉的味道更佳。看我的吃相,他們只搖頭。

人都有一樣或幾樣喜歡吃的東西,就像我提到的自助餐問題。同一家自助餐廳,去的多了,發現每次去,拿來的菜食幾乎差不多。雖然里面的食物各式各樣。

這又把我們推到的一般餐館里,從我們吃的東西來說,還是餐館對我們的胃口。

現代文明病,是一種隱性的、慢性的病,在多數時候是感覺不到的,當感覺它的時候,已經很辦了。如果違反一次飲食的規律,身體的某個部位痛一次的話,對人的“教育意義”能大一些,比如用手去摸熱水。

好東西,不可多食,亦不可貪食,吃多了,就是極端,是要出毛病的。既然人被稱之為雜食動物,那就吃的雜一些的好。

雖然在吃上要雜,可也不能雜的沒有邊際,那吃出來的毛病更可怕。

吃豬頭肉》上有6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