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一家四口?(6)

今天,孩子的畫室組織一個活動,上午連著下午,中午需要在附近解決午飯。湊巧有事要辦,我把孩子送到畫室的樓下就離開了。我跟孩子說,在下課的時候,我會來接,也可能回來晚一點,要孩子不要著急。

我走后不久,接到斐的信息,問,你去哪里了?怎么把孩子一個人丟在畫室?

我說,我有點事要辦。

斐說,什么時候回來?

我說,下課的時候,也可能晚點。

斐說,你去忙吧,中午我帶孩子們去吃飯。

我說,不用,我盡量趕回去。

斐說,不用客氣啊。

事情耽擱了,后面的信息沒有接上。

等我忙完了,趕到畫室,已經下課了。

我問畫室的老師,孩子去哪里了?畫室老師說,被某某媽媽(斐)帶走了。

我拿起電話,打給斐。

我說,你帶著孩子去吃飯了?

斐說,你回來了?

我說,嗯,剛到。

斐問,吃飯了嗎?

我說,沒呢。

斐說,過來一起吃吧,我們也剛進門(飯館),我們在面館,畫室對面。

我走到窗前,看到面館就在畫室的馬路對面。

進了面館,我去要了四瓶飲料。

一張桌子,四個座位,斐的對面是兩個小家伙。

孩子說,阿姨說你回來晚,她先帶我吃飯。

斐的女兒在旁邊說,來吃面是我提議的。

我伸手摸摸兩個孩子的頭,說,我也喜歡吃面。來,我請大家喝飲料。

我把飲料推到大家的面前。

斐嘬了一口說,還是那個味。

我問,你們不常喝這些飲料吧。

斐說,是啊。

我說,那今天就當過個年吧,以后不喝了。

大家拿起筷子來,開始吃面。

斐的面吃的很仔細,一根一根的吃。

我笑她。

斐奇怪,看了看自己身前。

我說,你一根一根的吃,要吃到什么時候。

斐說,吃的太快,會崩到衣服上的。

我偷偷的看了一下胸前,隱隱的沾著油漬。我感覺自己的臉有點發燙。

……

吃面條,能快一些。

吃完飯,我們重新回到畫室里。

可能看到我與斐有說有笑,有一個家長問我,你們有兩個孩子?

我看了看斐,只見她的面頰微微的有點發紅。

我忙解釋說,我們是兩家人。

我們像是一家人嗎?也許我們在外人眼里像是一家人呢。

孩子的畫室,下午做手工,允許家長進入畫室與孩子一起做。

我們四個人照樣在一起。兩個孩子在一起玩的很高興。恍惚間,我感覺我們就是一家人。

不知道,在那個家長誤認為我們是一家人的時候,斐是如何想的?

我一直在想著與斐的問題,這個問題不能直接去向斐去求答案。這讓人有點煎熬。生怕,哪天斐嫌這個畫室太遠,而不再過來學習。萬一我開口了,會讓斐更早的不來這里呢?

看著我們現在的這個快樂瞬間,我真希望時間停滯在這里。

然而,好時光總是那么的短暫,兩個孩子很快的做出了自己的作品來。當孩子將自己的作品交給老師檢查的時候,我希望老師說不合格,重新做。

老師卻說,孩子們的作品非常的棒。斐高興的抓住我的胳膊,高興的快要跳起來。

我怔怔的站在那里,不敢亂動,生怕斐撒開收。

下課時間到了,我們一起走下樓去,進了各自的車里。

再見,我們搖下玻璃相互的告別。

握著方向盤,我心里盤算著,我的心里還要裝著斐一個周才能見到她。

下周見,我的心里又重復了一次。

緯八路隨筆微信公眾號

緯八路隨筆微信公眾號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