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常溫習讀過的書_燧石讀書沙龍

我有一個書架,上面擺滿了我的書。可是,看著這些書,我總覺的我的書不止這些,可能是丟失了。但我卻不知道丟失的是哪些書。

不知道哪些書丟失了,其實是忘記了讀過的這些書。更別說書中的內容,因為我并沒有過目不忘的本領。

讀書是一種感受,體驗,在讀書的時候,書中的內容就在眼前,覺得這已經印入我的腦中了,實際上,當我合上書的時候已經忘記大半了。

我讀阿蘭·德波頓的《新聞的騷動》,讀的時候,我見到一句話,大意是現在的新聞讓公眾憤怒,當時我還用鉛筆標記下來了。可是,當我有一天要引用原句的時候,我怎么也找不到了。這就是讀書的效率。

作家李敖有個習慣,將讀過的好內容剪下來,分門別類的整理好,需要的時候,可以直接拿出來用。他這個法子不錯,只是我不舍得剪書。不舍得剪書只能找不到。

孔老夫子說過,溫故而知新,隨著讀過的書越來越多,需要溫故的書也越來越多,想要知新,只能去讀新書了。而我也清楚的知道,這種方式往往是黑瞎子掰苞米,掰一棒丟一棒。

我的建議是,時常去翻翻讀過的書,不必從頭至尾的細讀,只要將劃過的重點在溫習一遍,前提是你有劃重點的習慣。

讀書,我覺得最好能寫一點讀書筆記,將當時的想法記錄下來。有人喜歡在書上注解,那也更好。我們讀書不是為了顯擺,是自我學習的一種方式。既然是自我的,就不要自我欺騙,將書讀成自己的。

今天,我把書整理了一下,發現有些書讀了幾頁,比如手頭的這本《中國人的病》(沈從文著),書中雖然用鉛筆劃過一些句子,可是上次讀到哪里,實在找不到。

買來的書未讀,實在是罪過。

我記得,與《中國人的病》前前后后一起買回來的書有好幾本,那是我開始從當當網買書,因為方便,買了不少,就這么的“攢”下來了。在以前,我很少有書沒有讀完,那都是我從書店里淘來的,為了找一本自己喜歡的書,我要在書架前流連很長時間,那個時候,能夠交錢的書,是當時很吸引我的。

以前,我寫過一篇文章,《像讀語文課本一樣去讀書》,現在看來,很難做到了。我現在想要做的,卻是如何去把以前讀過的書再溫習一遍,要求的層次下降了。

近幾天,我的博客里多了一個搜索的關鍵詞“讀不喜歡的書”,這也是我以前一篇文章的題目,我認為,讀不喜歡的書,是為了擴大自己的知識面,只讀一類書的話,很容易讓人狹隘起來。我們知道,現在的網絡大數據,會向你推薦同標簽的內容,眼界就開闊不起來,在自己讀書上,我們不能做這種IP推送的事,我們要為自己推送更多類別的書,讓自己豐富起來。

緯八路隨筆微信公眾號

緯八路隨筆微信公眾號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