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隨筆(一)

我的腰受過一次傷,以為堅持一下就會好。堅持了幾天,更重。找正骨的大夫給治好了。沒注意保護,又傷一次,還是去找正骨大夫給治好。第三次受傷,換了個大夫,又是烤電又是放血,總算好了。第三個個大夫說,我以后可以告別運動了。

的確,自那以后,站久了坐長了,腰難受。我以為真的可以告別運動了。

聽人介紹,有一個按摩師傅不錯。找上門去按摩,效果不錯,價格便宜。在腰感覺難受的時候去按摩一次,要舒服兩天。

那天又去,按摩店新來一個盲人按摩師傅。

也是那幾天的腰疾重,胳膊肘按在腰上居然感覺不出痛。師傅說,你的腰上關節沒有問題,是上下不通,所以,平時總感覺“板”,特別是在走遠路后。

我覺得很對。

師傅說,一個周去按摩四次,然后堅持鍛煉,就能讓腰恢復如初。

如何鍛煉呢?

每天跑半小時,堅持上半年。

我感覺這個方法不錯,比“你以后可以告別運動了”強。這個事就這么定了。

所以,我每天多了一個任務:跑半個小時。

還別說,自從跑步后,腰的確好多了,感覺整個人神清氣爽了許多。

為了保證每天的跑步任務,即使外出我也要跑步,如果有一天沒跑,我會在接下來的幾天里,將拉下的功課補回來。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死。可是,我覺得,即使如抽絲,可有“病去”,就是有希望,也就是黎明。我盼望著見到一年后的曙光。

回老家,跑步的任務也不能停。

老家山清水秀,是非常適合跑步的。

下午回的家,正好遇到父親節,所以,決定晚飯在外面吃。我的計劃是在吃完飯后,休息個把小時就去跑。

千算萬算,沒想到當天去吃飯的人太多,大家都在飯店里過父親節。

這就像前一天,一位出租車司機說的:現在的人真是有錢了、有閑了,什么節都要過。

可是,我覺得,在所有節日里,唯有父親節是最不受重視的,單就商場里適合父親穿的衣服的花樣就知道了。過個父親節成了給大家改善生活的節日了。

飯店里人多,犯上的就不即使,本來不用一個小時就能結束的飯局,愣是吃了倆小時,直吃到晚上八點。

吃完飯是不能直接運動的,最少要休息半個小時以上。可是,今天這飯吃的,邊吃邊消化,沒有感覺到吃飽。所以,我覺得,從飯店里回到家就可以直接跑。

回到家,喝了點兒水,換好運動裝,拿上手機與mini手電筒就出門了。

農村的夜晚,村中的街上,沒有幾個人。路燈只留下幾盞還亮著。我小心翼翼的跑著,生怕從黑影里竄出一條狗來,在夜晚中,我是沒有那么好的反應速度的。

在農村,很少有人跑步,特別是晚上。一般村民會起個大早出去散步。所以,當我從行人身邊跑過的時候,引起的反應是:路人會使勁向相反的方向探出身子,然后精絕的盯著我。那是一個自我保護的身體姿勢。

我可不管,依然保持我的跑速與呼吸,家鄉的空氣真不錯。

跑步隨筆(一)》上有1條評論

  1. Pingback引用通告: 生活隨筆集:跑出步的樂趣 | 緯八路生活隨筆集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