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隨筆(二)

出了村,來到村外的公路上。

車也不多,有時會有一輛車疾駛而過。路邊的燈,一盞不少的亮著。記得小時候走過這條路,沒有燈,只有路邊婆婆娑娑的樹,在黑暗里搖曳奇臂怪爪。白天的時候,聽多了懶漢們的鬼故事,遇到這情景,兩條小腿是邁不動的,靠著大人才敢走。即使如此,兩眼盯著前方,卻又斜視著兩旁,越是嚇人的枝叉,越要去盯住看,又增添了一份害怕。

此刻,路燈下的枝葉被路燈照的生動起來,如一幅水彩的畫,葉前的燈看出了樹葉的綠色,葉后的燈給樹增添了熒光的效果。有了燈,黑暗被徹底的掩蓋住,如同微距攝影的底色,凸現出葉的光彩來。

我繼續往前跑,路過一所小學。

這所小學有個西門口,從西門口出來往南跑,跑到丁字路口折向東,跑100多米的距離左拐,就會跑到我現在跑的這條路上來。沿著這條路繼續跑,會遇到一座石橋,依然左轉,再遇石橋,超著石橋指向往南跑,返回學校的西門口,那里人會發給你一個名次牌,并有老師同學歡呼你的回來。

這是我們小時候跑越野賽的線路。

此時,我沿著當年越野賽的線路逆向的跑,卻總也跑不回小時候了。學校已經改建,推倒平房壘起高樓來。越野賽卻沒有了,小孩子們被圍墻安全的圈在校園里。沒有了翻出教室的窗就能遇到的鳥鳥蟲蟲,也沒有了踩著小溪去上學的清涼了。

回到眼前的跑步上來。

我跑到了鄰村。路的兩旁停滿車。路燈與家里的燈,讓馬路更加的明亮。一個農家宴在路旁用柵欄圍了一個餐桌的大小。一群食客正在那里哄哄吵吵的。今天的天氣不錯,適合在戶外吃飯。

我跑過他們的時候,他們好奇的看著我。奇怪什么呢?城市里不是有許多夜跑的人嗎?哦,這里是鄉村。

這一路跑來,沒有覺得兩腿的沉重,也沒有呼吸的苦難,曾經熟悉的場景讓我暫時忘記了跑的艱難。跑到我定下的終點,從馬路穿過,即踏上返程的路。依然是那條路,依然沒有多少車,只有明亮的馬路。

我不再想小時候跑越野的情景,當年跑到這里的時候,是最想放棄的時候,可是,想到麥田對面還有那么多期待你早點出現的老師同學,依然努力的掙開步子,只為能多邁出幾公分的距離。

鄉村與城鎮的區別,在夜晚,一個寧靜在屋外,一個寧靜在屋內。夜跑,就有了在寧靜中與嘈雜里跑的區別了。也許,那桌食客是奇怪我為什么要丟掉寧靜的享受而選擇跑步吧。

路兩旁的樹已經茂密,再有幾天,就該有蟬的叫聲了,那才是鄉村里熱鬧的夜晚,大人孩子們會聚集在路旁,享受夏夜。這對我們來說,已經是奢侈品了,只有在“正式”的場合才能享受的到。怪不得城里人會一窩蜂的往鄉村跑。

跑在鄉村,的確是享受。


購買嶗山茶,請掃描下面二維碼:

嶗山茶購買微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