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散步(8)

畫畫是個慢工,坐在外面等,也是無聊。

將孩子送進畫室后,我提議,不如出去兜風吧。

斐欣然同意。

出了畫室小院往南就是海邊,距離不遠,也就是十幾分鐘的車程。

下了樓,斐說坐她的車去。我自己也想這件事。她滿身香氣,留在我的車里可不是一件安全的事。

斐的車里,如她身上一般,滿是香氣。我夸獎她車內的香氣。

斐咯咯的笑,說,我的車是我的第二閨房。

我說,了不得了,我進了你的閨房了。

其實,進了她的車,我才意識到,這個選擇才是錯誤的。從她的車內出去的時候,我將滿身香味,那個結果更加的嚴重。

海邊,人不是很多。停好車,我們沿著沙灘散步。

我在想象著,如果我能跳出現在的位置,以第三人的視角來看此時的我們,是不是像是一對情侶在浪漫的漫步海邊呢?

海風輕拂著斐的長發,長裙的下擺在斐的腿肚處搖曳。些許海腥里夾著斐身上漂來的淡淡香氣。

斐問,上次沒有給你填麻煩吧。

我知道,是媳婦的事。

我說,沒事。

斐說,女人的感覺很細膩,能“嗅”出事情來。

我說,你說的真玄乎,那你感知一下,我有什么事情。

斐停下腳步,望著我,打量著我。

我有點發毛,但也有些期待。

斐說,你的眼睛告訴我……話沒說完,彎腰笑起來。

只留我站在原地,傻傻的思量,有什么好笑的?

斐叉開話題。

斐說,她小時候經常去海邊玩耍。

我說,我小時候就在海邊長大。我接著說,那你小時候也不扔個漂流瓶,說不定我就能撿到。

斐反問我,如果你要扔漂流瓶,里面的紙條會寫什么內容呢?

我說,也許會留個聯系方式吧。

斐說,我會畫一張畫。

我問,畫一幅什么樣的畫呢?

斐說,女人的心思不要猜,更不要問。

這話說的,不要猜不要問,干嘛還說。

我們找了塊干凈的地方坐下來。

望著大海,我突然不知道該說點什么。

沉默的狀態保持了好久。

我偷偷的瞄了斐一樣,發現她也呆呆的望著大海,仿佛回到很久以前的記憶里。

斐是誰呢?我現在居然不認識她。我知道她住在哪里,知道她的聯系方式,而我,對她的生活一點也不了解。她在我的認識里,如同鬼魅一般。

我努力的去尋找“真實”的意識,我是不是在夢境里?過一會,鬧鐘會把我吵醒。可是,與斐在一起卻是這么的真實,在夢里,是不能看她這么的清晰的。

斐的手攏著雙推,身體前俯在腿上。

突然,斐直起身子來,說,畫室過幾天有個寫生,你去不去?

我說,去很長時間嗎?

斐說,一天。

我說,看情況吧,如果有時間一定去。

斐點了點頭。

……

不知不覺,孩子們將要下課了。我們趕回了畫室。

緯八路隨筆微信公眾號

緯八路隨筆微信公眾號

海邊散步(8)》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