緯八路怎么樣?

人有一個惰性,所以我們談毅力、堅持的意義。昨天的文章需要臨時寫,因為懶了一下,時間拖了一下,應該發布的文章就少了一篇。

在《從大都到上都》里,我讀到一段有意思的話:

接下來的敘述中,引用了阿卜杜拉·哈克對他的保安局同伴說的話:羅瑞可不情愿坐上卡車了……這下好,明天一早我們還得回到河邊那個上車地點,重新走一遍。

……

果然,在第六天的早晨,當阿卜杜拉·哈克和喀斯穆還在睡覺時,作者和可憐的阿齊茲一起返回哈里河右岸,補足了過河的這一段路程。

……

既然你說你要徒步穿越阿富汗,那么每一寸、每一尺的道路,你都該徒步。這才是人們所說的“用身體丈量大地”呢。

我也給自己定下了每天發一篇博文的“誓言”,偶爾的也會違背一下,用其它的時間將這片文章補上。在上面這段話中,記錄的是對“徒步”的誓言,乘車的路段,用重新再走一遍的方式兌現。在我的博文里,說的是時間的問題。時間不能倒流,我只有今天把文章寫好了,將發表的日期改作昨天了。

今天,在網站后臺,我發現一個挺有意思的搜索詞“緯八路怎么樣?”我不知道這個“緯八路”是不是指的我的博客。如果是一條路的話,那這個問問題的就有點奇怪了。

那我就當這個人找的是緯八路隨筆的博客吧。

借著這個搜索的關鍵詞,正好聊一下我的博客問題。

在我以目前這種方式寫博客,是從兩年前開始的,我用碎片時間,寫了大量的小文章,然后按照時間順序,在博客后臺設置成定時發布。最多的時候,我將文章排到了四個月后。所以,在我的博客里,會見到很多在某個固定時間發布的文章。

從去年開始,手頭的時間少了,只能當天寫,也開始出現文章斷檔的情況。不過,我覺得,文章斷檔還真不是沒有時間,期間是有點懶散,把寫博客的事推到第二天了。第二天就要寫兩篇了。所以,攢的最多的一次是2017年的十二月,正一個月沒有寫博文,至于現在的,都是我后來補上的。

有人說,寫個博客,至于給自己上綱上線嗎?博客,各有各的玩法,我只是堅持每天能發一篇文章這么一個最低標準,只要不低于這個標準就行。所以,要做到這一點,平時還是需要“跳一跳”的,站在原地可不行。

給自己做一件事,定一個最低的標準,長時間的堅持下去,會發現很多有意思的事。有些博主,想起來寫一篇,想不起來就讓博客一直在荒廢著。我覺得,寫博客,不是自己的事,也是博客的。你如果將博客當做你的附屬品,那么,它可以存在,也可以不存在。如果,我們把博客當做我們的一個朋友,可以傾聽你嘮叨的朋友,是不是就不一樣了呢?你是一個有困難想起朋友,沒困難不找朋友的人嗎?我想不是。

其實,我們寫的很多東西,有幾個人來看?

博客倒是像個錄音機,把你的聲音記錄下來,存著。有一天,它再復述給你聽,讓你知道自己以前的聲音。

如果“緯八路怎么樣”真是找我博客的,我要這樣說,緯八路是我話語的傾聽者,我不是通過博客去展示我自己的文章,而是讓人看到我與博客的交流。這個博客上留下了太多我的印記。

我給很多人看過我的博客,不少人說我的文章質量不行,頂多算流水賬。而我卻覺得,流水的是日子,正如珍珠項鏈上的那每一棵閃亮的珠子,每一顆都是那么的閃亮。

所以,緯八路怎么樣?它不怎么樣,它就這樣!

2018年6月27日

緯八路隨筆微信公眾號

緯八路隨筆微信公眾號

緯八路怎么樣?》上有4條評論

  1. 夜闌靜

    先佩服一個,你這更新速度。
    我今年六、七月份嘗試過每天一篇,最終以失敗告終——40天才寫了16篇。現在我爭取能保持每周兩篇的節奏。。。
    你寫的這種平實的小文章最耐讀。

    回復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