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活動(9)

在帶孩子去學畫的前一天,斐發信息過來,問我第二天找個什么事做。我想了想,回復她說,我們去逛花市吧。

斐說,好,可以順便買幾盆花。

第二天,安頓好孩子后,我們一起開車去了離畫室不遠的花市。

早上九點半,市場里的人不多,有的鋪面還沒有完全開張。

我與斐并肩走在花花草草中間,評論著花。斐好像對話很有研究,她能叫出很多花的名字來,還能說出這些花的習性與如何養殖。

我那次去給斐的鋼琴調音,并沒有注意她家是否養了花。

其實,眼前的這朵花已經足夠我看了。

雖然這里稱之為花市,實際上還有蟲鳥魚,字畫裝裱也有。

在一家字畫店的門口,一個老板向斐打招呼說,好久不見了。

斐說,是啊,得有半年了吧。

老板說,只多不少。

說著,老板望向我 問斐,這是你男朋友?

斐忙解釋說,不是。孩子在一起學畫。

老板“哦”了一聲。

接下來,斐與老板談著一些雞毛蒜皮的事。

我卻在想,這個老板說我是斐的男朋友,難道斐是單身不成?肯定是這樣。

隨即,我腦海里立即出現了另一個問題,那斐的老公呢?離婚?喪偶?還是其它。我疑惑起來。

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干脆不去想。她現在與我相處融洽,彼此喜歡呆在一起,就足夠了。

在斐與老板道別后,斐跟我說,我以前經常找他裝裱畫,后來他搬走了。沒想到搬來了這里。

其實,我真想問問斐的老公的事,可還是開不了口。

在花市的入口處,有一個小茶樓。我與斐踱進茶樓,點了一壺龍井,邊喝邊聊。

我問斐,你要買什么花?

斐說,還沒看好。其實我也不知道要買什么,也許碰到了喜歡的才會買。

我說,遇到喜歡的,不容易。

斐說,是啊,有的時候,即使喜歡,拿回家也養不活。

我說,以你對花的認識,沒有你養不了的。

斐抬頭看了我一眼說,我養過許多花,為了養花,學了很多花的知識,可是,每當花到了手里,都養不好。

我說,養點簡單的唄。

斐說,不用管理就能養的花,多沒意思。

我們就在花市的茶樓里,喝著茶聊著花。

街上的人漸漸多起來,斐拿手機拍窗外的街景,然后拿給我看。

她拍了一個女人,在樹下站著。

斐說,你說,這個女的在做什么呢?

我說,好像在等人。

斐說,我們看看她在等什么人吧。

我說,好啊。

樹下的那個女人,站在街邊,手里提著一個小包。她望著馬路對面。我真看不出她是在等什么人,我給斐說的“等人”,只不過是隨口說的。

那個女的 也挺奇怪,就那么站著,我看馬路對面也沒什么。

斐說,她在等男朋友。

我說,從時間上看不像,如果是男朋友的話,早就飛過來了。

斐笑了笑。

我們兩個人盯著看,一直沒有結果。

我給斐倒上茶。

我們端起茶杯,喝茶。

我問斐,你畫畫是為了玩還是為了賺錢。

斐說,我的畫不值錢,偶爾的會送給朋友。

我說,你畫的挺不錯的,可以找人包裝一下。

斐說,畫畫來賣,就會沒有了畫的興致了。

我突然想起窗外站著的女人,遂望向窗外。

窗外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時候走了,只留下一棵孤零零的樹。

斐說,被男朋友接走了。

我說 希望是吧。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回去接孩子了。從茶樓出來,我們開車回到畫室去了。

嶗山茶購買微信

新活動(9)》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