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年輕人喜歡旅行——讀《從大都到上都》作者:羅新|燧石讀書沙龍

一旦一個想要旅行的念頭在心中萌生后,會時刻想著它。時間久了,還未能實現,會讓人寢食難安。為了實現旅行,你能放棄什么?也許,能放棄的東西,沒有一個具體的限度標準。

羅新,北京大學歷史學博士,現于北京大學中古史中心工作。有從大都走到上都這個念頭,是在完成此書的15年前。有這個念頭,不是想法的剎那間閃現,是在研究、交流歷史的過程中,讓走的脈絡清晰出來后才有的。

在《從大都到上都》中,羅新走的線路是古代皇帝的專有道路:輦路。專供皇帝走的道路并不稀奇,問題是,在輦路上有皇帝住宿的地方,稱作捺缽。捺缽,元帝巡行途中的住宿頓之所,它對于皇帝還有另一層意義:元朝由蒙古族建立。蒙古族是一個游牧民族,成了統治者后,繼續保持著游牧民族的習慣。捺缽就是其中的一項,并有皇帝在捺缽辦公。

行走的線路有很多種,在旅行這個小范圍內,有人的確在行走線路上能夠標新立異。

羅新走的這條線路,顯然是他的專業,是從他的研究里剝離出來的。這就不是那種游山玩水式的,這條線路是歷史,是學識。跟著羅新的線路走,不是知道哪里有個好玩的景點,在那里食宿的問題,他告訴我們,經過的每個地方曾經發生過什么事,現在正在發生什么事。

這一點,又與阿蘭·德波頓的《旅行的藝術》有區別,在《旅行的藝術》里,阿蘭用旅行開頭,用旅行結束,中間是藝術的故事,沒有完整的旅行的線路問題。

應為輦路在歷史上本就是一條路,羅新沖走輦路,有明確的線路,把這條路上能查閱的相關知識再次的匯集到這條路上來,讀起來特別的過癮。如果沒有一點歷史的、古文的知識,還真難以理解。

旅行真的有毒,一旦沾上,沁入骨髓,即便這個旅行是游山玩水似的。“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用書本的知識去理解行路。在談到旅行與旅游的問題時,旅行的很不屑于旅游。如果旅行只是單純的徒步,也是沒有太大意義的。曾經,在我博客的訪問量統計里有“關于旅行作家”的搜索詞,旅行作家的生活的確讓很多熱衷于旅行的人感到羨慕,其實,作為旅行作家,在開始旅行之前,已經開始了“讀萬卷書”的活動,所以,才能在旅行的時候那么從容。

就如羅新,在重走輦路之前,已經充分了解了這條路上的事,所以,才能在《從大都到上都》里信手拈來許多行走之外的事。

在旅游中,遇到景點的時候,有導游的服務。導游的服務不僅在如何走上給予指導,更多的是講解景點的典故等。如果旅行之前,不做好這些功課,那么,旅行根本不能如旅游有價值。

有些人將旅行走成了流浪,很多號稱旅行過后都有這個感覺。問題即出在這里,沒有知識的鋪墊。

羅新的《從大都到上都》,對待這本書,可以當做旅行的書來看,但同時也要學習這本游記的形式,讓每個人的旅行真正的有意義起來。


嶗山茶購買微信

不只年輕人喜歡旅行——讀《從大都到上都》作者:羅新|燧石讀書沙龍》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