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隨筆(十四):我們的空間

入伏了,天氣有點悶熱。

再熱的天,跑步還是要繼續的,大不了多沖幾個澡。

傍晚的茶園,不像白天中正午時候,陽光稀釋了頁的綠,此時,被陽光壓制的綠色,正慢慢的從葉的表面滲出來。

茶園的間隙,種植著一壟一壟的玉米,一人多高整整齊齊的列好了隊,它們揮舞著一掌多寬的葉子,像武藝高強的俠客,因拳速太快錯生出來的幻影。

有了土地,就會有生命,植物的生命光彩,動物的生命光彩。在土地上的所有綠色掩蓋下,是精靈的動物,此時,它們可能在窺視著道路上的人,也可能在葉下的葉上,美美的打著哈欠。

汗滴依然吧嗒吧嗒說掉在身上,掉在地上,能摔成八瓣。如果四周沒有綠色,只有水泥的樓房,我還要忍受墻壁的炙烤。

前幾天,我聽一個飯店老板說,新的規劃圖顯示,他辛苦建起來的農家宴將要不保。我十分的為老板可惜。可是,他的飯店,可以到別處去開,而這些土地上的茶園將再沒有地方生根。

我在《“江北名茶第一鄉”》中,寫過,我們老家是嶗山茶種植的大戶,嶗山茶也借上合峰會,知名度越來越高,還有茶農幾十年的努力,一旦遇到開發規劃,這些努力將功虧一簣。是否有這個可能,以后將會喝不到嶗山茶呢?

鄰家小妹說,她今年的嶗山茶都賣光了,預訂新茶的客戶也越來越多,為了滿足客戶的需要,她還要頂著已經預警的天氣去采茶。可是,當田地成為標的的土地,這些生計該如何來滿足?

我坐著新開的地鐵,想去欣賞沿途的美景,在穿過幾片玉米地后,滿眼盡是新起的樓房,有的還在施工,有的還在挖地基。這些新蓋的樓房,像是插在玉米地里。中途,我下地鐵幾次,走出地鐵站,要么是工地,要么是田地。我想,再過幾年,這里將完全變為街頭一角。

我繼續跑著。

遠處山巒進入夜空里,在山脊上還有夕陽最后一絲光亮。月牙兒已經掛在天空,趕早的星星興奮的眨著眼睛。

每當有朋友來度假,都會驚喜于天空的星辰,那是在城市里抬頭看不到的。這里還沒有那么多的汽車尾氣,大家可以貪婪的大口喘氣,也可以像我一樣,在跑步里順暢的喘息。

夜晚,村民在廣場上,坐著馬扎,聲音在晚風里鏗鏘清脆,合著爽朗的笑聲,在屋檐上飄蕩,然后飛向遠方。

這樣的日子,是否也會飛向遠方,變成夢里的呢?我們跑步前行,將眼前的生活拋于身后,變成跑步隨筆,或者幾張可以用來對照的相片。

我們跑步的計劃,哪里是終點?

我給自己在村口“劃了一條線”,那是我跑的起點,也是我跑回來的終點。這條線告訴我什么時候應該起跑,什么時候應該停下。這去的線與回來的線之間,距離剛好能滿足我半個小時的跑步要求。2018.7.17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