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隨筆(十五):暫停的跑步計劃

世界像掉進烤箱里了,還沒做好“受熱”的準備,周遭已經處處高溫了,警報的信息不斷的傳來。

睡了一個午覺,醒來時,我躺在床上,投過窗戶,看著湛藍的天,上面的幾抹云,像被掃帚掃過而留下的碎碎屑屑,瞪眼瞧了挺長時間,也沒見這些掃剩下的云有丁點兒的移動。

紗窗里吹進的風,像是空調的室外機排在屋外的熱氣進了房間。

躺在床上的身體,下面是透著熱氣的床單。冷飲已經對這樣的天氣無能為力了。我只能企盼白天趕快過去,在月牙升高的時候,屋外還能有降噪熱的晚風。也就是靠著這夜間的風,支撐著我繼續我的跑步計劃。

在這么一個炎熱的天氣里,我居然給自己制定了一個外出的計劃。前些時候,我還在擔心下雨,雨的確沒來,卻要騰著熱氣去爬山。唯一能讓我有稍許安慰的是出行的快樂。

要出行,忍受氣溫的煎熬與行走的艱辛,我的跑步計劃當然也要跟著告以段落了。我希望,這次出行的行走,不要讓我前期的跑步前功盡棄。

到外面的時間去看看,一直是我愿望。我一直在為外出最準備,在我的手頭有太多外出的物品,比如我的電子表是戶外的,我的背包也是戶外的,早早的購入這些物品,不至于讓我在出行的眼前花一大筆錢做準備。

在這之前,去過幾個城市的某幾個地方,那樣的出行,滿足不了我的要求,那些出行甚至稱不上是走馬觀花。去一個地方,就要想辦法去了解那里,事先的功課與途中的觀察,其實,我更期待有蔣勛在池上那樣的駐村機會。我沒有蔣勛的生活,也就沒有那樣的機會。

不過,我的外出還是開始了,也許,這是以后我的一系列外出的起點,我需要去學習外出,那也是一門學問。

蔣勛在講座里鼓勵年輕人出去走走。我不再年輕,在許多年前,我就有了出去走走的想法,忙于世俗的事務,也是一個借口,一直拖到現在,也把自己的頭上拖出了白發。

七年前,我初入騎行的圈子,迷上了騎行,看了許多騎行的書與故事。我也曾想著騎車去遠行。出去不少次,卻曾未在外面過夜。與幾個騎行的朋友暢想過多次的騎行計劃,都擱淺了。前幾天,見一個朋友在分享騎行,我留言說“騎行,怎么不喊著我”,他卻回答,我們去環騎半島吧。我只能回答“可以考慮”,我也不確定是否有時間去做這件事。我更沒有勇氣丟下生活里的一攤子事出去逍遙快活。

在出發的前一天晚上,我收拾了出行所需要的物品。其實,物品都是現成的,斟酌了一下,哪些必須帶,哪些可以不帶。我不是去徒步,更談不上是去旅行,盡量將物品帶全了,以環節旅途的疲勞。

選來選去,還是裝了一大箱子。我也知道,裝在箱子里的許多東西,將用不到。可是,我已經習慣了多帶一些。以前去爬山的時候也是這樣,出去一天,我一般會帶兩天的口糧。如果真需要了,只能靠自己,野外是買不到的。

跑步隨筆(十五):暫停的跑步計劃》上有4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