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筆記:當地溫度的熱情

在《從大都到上都》中,羅新一行四人走進岔道城,在城里的“鐵鍋王”客棧里享受到了清涼。這個清涼在元代的詩句里也有記載,羅新引用了薩都剌的“居庸關,山蒼蒼,關南暑多關北涼”。還有明代的諺語“過了八達嶺,征衣加一領”。

在夏季的旅游計劃里,多數人一般會選擇能夠避暑的地方,北方的大草原是許多向往的地方。去過的人,回來后會跟大家分享在那里的冷。

我們這次出行選擇的是泰山。

在火車站遇到朋友,他們要去西安,那里也是一個大火爐,無耐,去的目的是公干。朋友告誡我說,要對天氣有個心理準備,前幾天去濟南看球賽,那氣溫簡直沒法忍受。

朋友看球賽的那幾天,我也在與熱浪做對抗,我感覺那已經很熱了,泰安能有多熱。

我們乘火車去泰安。車廂里,冷氣吹拂著每一個乘客,這是一種體感很棒的溫度。我打開手機,對比兩地的溫度,在未來一周里,溫度差是8攝氏度,也就是說,我離開了避暑圣地,去“烤火”了。在火車的車廂里,我努力的想象著出火車那一刻的熱浪撲面的感覺,這種體驗曾經有過,我不覺得咽了一口唾沫,因為我討厭炎熱。

在走出車廂的那一刻,我努力的張開每一個毛孔,準備迎接泰安的燥熱,就如同跳進熱水里等待神經傳來疼痛感,卻發現氣溫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可怕,我們還是能夠忍受的。這讓我欣然。

出租車司機將我們送到他推薦的客棧里。

登記、繳費、進房間。

收拾停當了,步出客棧,上街去找吃的。坐了一上午的火車,肚里并不覺得餓。在客棧旁有一家小餐館,點了倆菜,就著冰鎮飲料,對付了一頓,大家都沒有胃口。

沒有胃口,對我來說,并不是一件好事。當高溫影響到我的時候,最先失去的即是胃口。

果然,從餐館出來的時候,我感到了泰安熱浪的熱情,那是熱情的熊抱。

虧得離客棧不遠,慌忙幾步趕回房間,放足冷氣,稍感舒服后,睡了個舒服的午覺。

醒來的時候,已是下午三點多。沒事可干,我們想去為明天的登山探一下路。

當我們暴露在客棧門口的時候,強烈的陽光夾著熱氣,再次擁抱著我們。走了幾分鐘的時間,那衣服外的皮膚,被陽光曬得生疼,我覺得手背手臂像被燒著的木頭一樣,慢慢的變成黑色。這讓我想起氣焊。

如果你要說,為什么要去遭那個罪呢?

這個時間、目的地,是條件促成的,這炎熱的天氣是出行的副產品,我所期望的正餐是登泰山,任何事都不會是那么的完美,這就是我的出行態度。

這次出行,我帶羅新的《從大都到上都》是正確的,這不僅是一本出行的書,同樣,羅新也在忍受著炎熱的痛苦。沒帶蔣勛的《池上日記》也是正確的,蔣勛將池上的美麗與清涼都寫在書里了,在我目前這種情況下讀《池上日記》的話,會改變我的心境的。2018.7.19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