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記:登泰山

等泰山有四條線路,這四條線路不是登山的四個方向,是等泰山的四種方式。在我們住宿的賓館有一個入口:天地坊。在登泰山的前一天,我們去實地考察,遇到一對母女也在考察線路,也就是從她們那里得知,天地坊是乘車的山上入口。在她們得知我們要徒步上山后,告訴我們,要去紅門。

第二天一早起床,收拾登山的物品,出來賓館,在樓下找了一個吃早餐的地方,填飽肚子,當天有一場“硬仗”要打,體力肯定會消耗很大。

在泰山腳下,實際上已經進入景區的范圍之內,除了賣旅游紀念品的,在生活上的小店,很難區分是景區內還是景區外。在許多地方,只要進入了景區的勢力范圍,所有的商品都貴,貴的還很離譜。

吃完飯,在早餐店門口招了一輛出租車。出租車司機說,在旅游季節,他每天早晨就在紅門與天地坊之間拉客,拉早晨爬山的和晚上在山上看日出的游客。在我們之前,剛拉了一車早晨下山的游客。

天地坊與紅門之間并不很遠。

下了車,我們直奔售票點。

接下來,就是走一級一級的臺階。在網上看到各種談登泰山的文章,提到徒步爬臺階,也是各種感受,那都是別人的,只有自己去體驗了,才是符合你的感受。在來泰山之前,我一直在堅持每天跑半個小時,這讓我感到輕松很多。

這次出門,有一個遺憾,沒帶來相機。用手機拍照,總是不習慣,稍遠點的景物,只能拍一個模糊的影響,用手機只是自拍、擺拍比相機順手一些。

在我們沿臺階往上攀登的時候,遇到大批的人正從山上下來,有的人還背著帳篷。這些可能是昨晚上山,在山頂等待日出的游客。今天早晨起床的時候,看天陰沉,像是要下雨的樣子,不知道他們是否看到日出,還是看到日出時的金光閃耀的云海。我們既然沒有看日出的打算,就不去暢想了。

拍攝于泰山的中天門

沿路,會越過一座座的牌坊,看到立于路邊的石碑與刻于山石山的墨寶,我一直在考慮這么一個問題:古人留在這里的石刻是出于什么目的呢?是邀請?還是類似于“到此一游”的私人行為?或者,我們認為,以書法的形式刻畫于景區的是摩崖石刻,那種字跡歪扭的平常人寫下的就是涂鴉了,會受到譴責了。

最有氣勢的登山,居然扛著大旗來爬泰山。

隨著氣溫的升高,汗水低落的速度越來越快。只有不停的喝水,才能跟得上汗水流出的速度。當我們再次在一些標志物前留影的時候,發現臉龐已經緋紅一片了。

泰山,山高林密,當我們以一個游客的身份來游覽泰山的時候,總會是行色匆匆。我們努力的想記住路上的一切,唯恐拉下什么,只有不停的用影像去記錄,卻忽略了游覽本身,變成攝影的旅途。也許,回家后看到那一張張的相片,驀然發現,并未帶回多少登泰山的親臨的感受。

在泰山,遍地的摩崖石刻。

任何一個地方,都應該是慢游,就想當地人早晨去泰山鍛煉身體一樣。呼吸那里的空氣,享受每一級臺階的歷史感。所以,再一次的,讓我想起蔣勛在池上的日子,那樣的悠閑自在,駐村結束后,蔣勛將帶著整個池上回家。

泰山祈福的銅鎖

這次出游,我帶了羅新的《從大都到上都》,路上,我看羅新走過的一路,他們可以體驗每一步的艱辛與快樂,去享受旅途的快樂。

而我們,依靠強大的交通力量,像變戲法,一會在這里,一會在那里,這中間的,只有“百無聊賴”。

任一個景點,都需要去閱讀,一遍一遍的品讀,才能品出味道來,或者像羅新那樣,一個字一個字的去推敲。當我寫本篇文章的時候,對于泰山的印象有點茫然,我把泰山之行當作純粹的登山了。

嶗山茶購買微信

游記:登泰山》上有1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