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隨筆(十六):跑過若干年

最近一直在東奔西走,天氣也是要么臺風,要么下雨,暫停的跑步計劃也一直沒有續上。我一直擔心的倒不是連續跑步的時間長短問題,我還是怕前段時間的跑步累計清零。

今天,到底是讓我感覺到了腰的難受。不再給自己任何理由了,把所有的事推到一邊,我要續上跑步計劃。

此時,我在煙臺靠海的一個小縣城。我在手機地圖上找到一條絕佳的線路。一條靠近縣城邊緣的馬路,這一頭是城里,那一頭是一個風景區。換好衣服,這就開始了我的跑步計劃。

穿過車水馬龍的縣城主路,我踏上城郊這條寬敞、行人卻不多的路。為什么說它是城郊的路呢?一邊是新建的小區,一邊是歷經風雨的低矮平房。可能是臨街的緣故,路邊的平房上一般都掛著生意的招牌。看情形,這里在等著規劃、等著拆遷。

近處的這塊地里種著玉米、高粱,遠處是新建的住宅樓,在玉米與住宅樓之間是一條馬路,也就是我經過的這條。

跑了一段,平房那側馬路沒有了房子,透過樹的間隙,我看到后面是大片的玉米地。下個路口,我轉到那一側。這下,我能更清楚的看到樹后面的情景,那里的玉米壯實的生長著,厚實的玉米棒子緊緊的靠在玉米桿上,這些玉米在上秋后就可以收獲了。小吃街上的粘玉米,吃起來總也找不到玉米的味兒,現在這個時候,去掰一棒煮來吃的話,肯定是滿滿的玉米味。

小時候,玉米地是我們小孩子的一個玩的天地,我們在那里捉迷藏,或者尋找帶有甜味的玉米桿兒。大人們卻不喜歡我們去玉米地里玩,講各種恐怖的故事給我們聽,那故事講得有鼻子有眼,讓我們不得不信。

房子的旁邊即是玉米地,如果是夜晚,即使沒有恐怖故事,也讓人心驚。

現在,我們不用再給孩子們講玉米地里的恐怖故事了,玉米地沒了。也許,我們再次談起玉米地時,卻是個美好的回憶,那里如同魔法森林一樣充滿童趣的歡樂。

城市規劃,拆掉了許多舊式的房屋,在我跑步的時候,放眼望向四周,還有僅剩的幾座孤零零的舊房子立在玉米地里,我從外觀的樣式猜測,當年建造他們的時候,一定是最新潮的,或者是一時的潮流,是玉米田邊的公園。現在,那份榮耀過去,等待它們的命運也只能是推土機下的碎磚亂瓦了。

馬路的兩側,顯然是兩個年代,一邊是新建的歐式住宅樓,一邊是上個世紀7、80年代的平房,跨過馬路,就跨過了幾十年的發展,很快,歐式建筑的那一測也將跨過馬路,在玉米地里不斷的向遠處延伸。

路上,見到散步的人越來越多,有三口之家,有母女兩人,卻未見跑步的。不過,從我的身邊有不少的騎行者,看他們騎行的方向,好像跟我的目的地一樣。

看著路側的景物,跑步的辛勞不見蹤影,這就是我不斷的變換跑步線路的原因。這個時候,上午悶熱的天氣不見了,涼爽的晚風,讓汗水不至于將衣服貼在身上。

在一個坡頂,我見到了遠處隔海相望的海島,那是我的目的地,在島與陸地之間有大橋相連。

踏上跨海大橋的時候,視野變得開闊起來。夜色將至,小島還沒有亮燈,在薄薄的霧氣里,遠處的小島像衣服水墨畫。

跑步結束后,在跨海大橋旁拍攝的遠處。

眼前的人行道上,很是熱鬧,依著大橋的欄桿,一長流的垂釣者。大家依靠在欄桿上,低頭望著橋底的浮漂,靜靜的等待魚的上鉤。

再美麗的風景,也抵擋不住身體的疲勞,我的喘息急促起來,今天是我自跑步以來的最長距離。不過,目的地就在眼前,堅持一刻就完成了我今天的跑步計劃了。

當我站在養馬島前的天馬廣場上的時候,心情格外的舒爽,這是跑完8公里時的快樂。

嶗山茶

嶗山茶購買微信

跑步隨筆(十六):跑過若干年》上有6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