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隨筆(十七):跑步后

在《跑步隨筆(十六)》里,我只說到我的跑步結束,其實,在結束后,我還遇到一個麻煩事。

跑步結束后,我坐在養馬島的上島路旁坐了一會,欣賞了一會兒夕陽下的海景。當我起身準備回家的時候,要去坐車,發現一趟617路公交車,可是,我的旁邊沒有公交站點。我沿著跨海大橋往回走,橋上沒有公交站點。我想,可能到了橋頭會有更多的站點與公交車吧。

走在跨海大橋上的時候,我突然想起搭車,不是有很多人去旅行,靠的就是在路邊豎大拇指嗎?不知道我現在去攔車,會不會有人會載我一程。

終究,我沒有這個攔車的勇氣,只有靠自己的雙腿往回走。

當晚橋上的風很大,吹得身上涼涼爽爽的。在橋的對面,停了許多車,那是垂釣者開車來釣魚。我從那里跑過去的時候,人很多,現在人更多。在這些垂釣者的頭上,一輪明月掛在天空,如果大橋上的燈都熄了,明月、垂釣的場景更加的動人。

當我來到跨海大橋的橋頭,正好有一個公交站點,我查看上面公交的運行時間,最晚的是617路,最末一班是7:30,也就是我在橋那頭遇到的那一班,現在已經快8點了,所有的公交車停運了。

我想著打輛出租車,滿大街除了私家車外,很長時間才過去一輛出租,還是載著客人的。沒有辦法,我只有用微信里的“滴滴出行”。打開軟件不就,就有一輛出租,距離有點遠,2公里多,照當時路上的交通狀況來說,趕來的時間應該不會很長。

四分多種的時候,出租車停在我身旁,我剛想上車,卻發現車上坐滿了人。拼車的座位都沒有。司機下車來,跟我解釋,說前面不好打車,遇到這家人,還帶著孩子,讓我再等個三五分鐘,他們到前面不遠的地方下車。

有了回去的車,心里踏實多了。我跟司機說,不用解釋了,你快去快回,我在這里再等會就是。

司機回到車上,駛向他的目的地。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司機返回。接上我,司機跟我說,剛才那家人是出來旅游的,在前面打車,等了很長時間沒有遇到一輛,還帶著一個孩子。碰到他后,想要去養馬島上吃飯。司機說,去了養馬島,想再回來,更不好找車,比如去陸地的海邊吃吧,那里的車多。這才有了我打車時的那一幕。

我不趕時間,也不在意這個事。

司機問我,是去養馬島玩過時間了?我說,我是去跑步了,從現在我要去的地方跑過去去的。司機吃了一驚,而后說,你咋不跑回來。我說,體力跟不上了。

司機走的線路,即是剛才我跑的馬路,這個時間,路上的人更少,路過的車也少,加上等紅綠燈的時間,也就十幾分鐘。而這段路,我跑了將近一個小時。

羅新重走元代輦路,雋秀利用周末,開車去一起走,走到目的地后,再打車回去取車回家,兩天的時間走過的路,對于汽車來說,也就一個小時,這是現在交通的便利。我在想,羅新說的這種徒步的方式,值得借鑒,開車去徒步,可以將一天半日的時間用起來,就想我們的碎片時間,積攢起來,也是不少的距離。


嶗山茶

嶗山茶購買微信

跑步隨筆(十七):跑步后》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