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許多工作都在“被要求的”的狀態下進行

最近忙于給零食博客架設關鍵詞,為了讓長尾關鍵詞也發生作用,就到各大小搜索引擎上去搜羅介紹的相關搜索,然后根據這些相關搜索寫文章,再發到零食的博客里。一共四個關鍵詞、初步確定了50多篇文章要寫,如果達到每篇五百字的話,這又是兩萬多字的工作量。字數好說,最起碼要保證文章的語句順暢,不是胡亂的拼湊,這就像是在寫命題作文,而且命出來的題目還基本差不多。

這其實是在按一定的要求寫文章,不像我的博客里的隨筆,寫什么都可以,沒有固定的條條框框束縛著你,所以才會有那么多的內容可以寫。假使讓我堅持寫一年的同一類型的文章的話,不出一個月就崩潰了。可是,在我們的工作中,讓人抓狂的,往往是按“要求”的這部分工作,這些不需要你去發揮的工作。

你要做一個文案,根據自己的能力可以發揮的很好,如果你的文案要為某個人實現某個目的的話,就被有了要求,許多你想到的用到文案里很好的點子,都將被丟掉,而按照命題的要求來進行,即使,你覺得其中有些東西并不好,因為最終決定好不好的,不是你,而在于別人。

許多攝影師不喜歡到影樓里去工作,總想著搞各種創作,而影樓里的要求,無非是滿足客戶的需求,客戶,就是那些對攝影技術不太懂,卻會用錢指揮攝影師去做的事情。有能力、有魄力的攝影師,走出影樓的第一步,會去開一個工作室,以便搞創作,一邊收項目賺錢,相對來說,自己發揮的余地能大一些。不過,接到攝影項目的時候,首先要做的,還是與客戶交流目的與需求的問題,這還是在做命題作文。

在工作中,讓人憋屈的也是這些“命題作文”,特別是遇到不懂的人,在技術面前指手畫腳,圓滑一些的,就用“對,你說的是”、“好,就按照你的要求來”等給要求打個圓場,而那些一根筋的,說不定就一甩手的不干了,并到世外桃源去實現自己的夢想了。

有的人對自己要求很苛刻,卻不喜歡別人對自己要求什么,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修行么?最近這幾年,的確出現一股“世外桃源”的風,也包括許多寫博客的博主,在生活中、在工作中,遇到各種與自己價值觀不同的事,為了生存,忍受著,并給自己設定了一個夢想。另一方面,找空間上的室外桃園,找時間上的世外桃源,給自己繃緊的神經放松一下。這是進步還是倒退?難道這也是社會物質進步、精神倒退的一個佐證嗎?

我們的許多工作都在“被要求的”的狀態下進行》上有4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