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為我們將槍口抬高一厘米

我都不忍心去看孩子打疫苗的本本。在微信朋友圈里,一個朋友摔出一句“懶得去看疫苗本”與一篇關于疫苗的文章。這些文章,最近看了太多太多,看到各種的內幕,也看到了太多的無奈。這讓我想起有人評論我們所驕傲的四大名著:絕望史。

我們太過于期望有些部門為我們做點什么,我們現在知道打了不合格的疫苗,除了干著急,還能做什么?過了大家頻發關于疫苗的文章那幾天后,事情好像又要歸于平靜了,我們孩子體內的不合格疫苗怎么辦?

這個周的周三,又到了孩子打疫苗的時間,我們迷茫了,到底該不該去?最終,我們決定還是推遲幾天吧。現在正是一個風口,誰知道社區醫院里的其它疫苗如何、怎樣。

在我看疫苗文章的時候,發現一條“老職工舉報”的信息,在現在這個社會信仰之下,這個舉報的職工就是英雄,他TA是偉大的英雄。我很擔心這個人的安慰,希望這個人在將來的生活里能平平安安,也希望有能力的人,能幫幫這個英雄的人。

早晨坐公交車,每遇到車少人多的時候,公交車司機會對乘客大呼小叫,為了多拉幾個乘客,特意停下車來,將乘客推推搡搡的推到車的尾部。乘客是誰?是生活在城市底層的大眾,司機的工作不僅來自于他有A證,還在于這些底層民眾的交通的需求。沒有這些需求,即沒有公交車司機的工作崗位。這其實是兩個底層大眾的生存需求。

有一次,我聽到這樣一個故事:一個打工妹去商場,將一個名牌貨架上的包包都試背了一遍。然而,她卻買不起任何的一個。我并不是說這個打工妹不能享受試背包包的權利,我只是覺得同為打工階層的名牌包售貨員卻要沒來由的忍受整理所有被試背包包的工作。

這是不是窮人對窮人的壓榨呢?

任何高端的服務或者商品,都來自于底層大眾的勞動,制造蘋果手機流水線上的打工者,飯店的廚師,星級酒店的服務員等,我們會發現,無論是疫苗還是奶粉,都出自于底層人,然而,這些東西所指向的最終還是要指向于社會的底層人,坐在高端位置,享受財富的,卻不是產品的使用者。

現在,對付賴賬的人有一招特別狠,就是不能享受許多公共服務。這就相當于用社會把一個人孤立起來。

無論是奶粉還是疫苗,我們是否也能將其孤立呢?

在《讀者》雜志,我看到一篇文章,一個媽媽在超市里買了壞掉的奶粉,這個媽媽將這一訊息告訴了其它的媽媽,媽媽們作為家庭的主婦,不再從這家超市購買任何的商品,知道這家超市關門。

我時常說這個例子,但得到的多數是嘲笑。

靠一個人顯然做不到這點。而其他人沒有遇到別人的事,就事不關己了。

一個事件很難覆蓋整個社會的人。它往往會在社會中某一部分人身上發生。比如疫苗,牽扯的是某個地區中一個年齡段上的人身上。可是,可怕的并不是一批產品,而是產生這批不合格產品的機制,如果此時得不到節制,很快就可能出現在飲料上、饅頭上。

一個人要有同情心。可是人,在表達同情心的時候,往往要談許多條件,在馬路上,丟幾元錢給乞討者,這一同情心,在投完錢后再無瓜葛。而社會事件的同情心,卻是要舍棄很多東西的,比如上面說到的社區超市,在超市倒閉之前,媽媽們要忍受生活中的各種不方便。然而,只有這種方法才是有效的,能持久發生作用的。

疫苗背后的可怕之處在于,有人在罵完疫苗后,卻屁顛屁顛的為疫苗生產者提供各種他們想要的各種便利。

其實,每一支疫苗都出自于我們的手,我們在做這些事這些東西的時候,首先想到的應該是,使用它們的,是與我們是同一類人,我們這些人將槍口抬高一厘米,放過的,其實是我們自己。


嶗山茶

嶗山茶購買微信

請為我們將槍口抬高一厘米》上有4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