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隨筆(十八):環跑養馬島

讀阿蘭·德波頓的《新聞的騷動》,在里面讀到一句話,大致意思是,在流行疾病爆發的時候,很多建議里會提醒你去健身。當我要使用這句原話的時候,怎么也找不到,不知道在哪一章、哪一節。

讀過羅新的《從上都到大都》,說實話,對于里面的知識并沒有記住多少,我只當作一本徒步的書在讀。最后發現,我讀到的只是一個形式。聽蔣勛的講座也同樣是,聽的時候,感覺很過癮,聽完呢?沒有留下多少只是,我只是享受了一個過程。

羅新的《從上都到大都》,給我的跑步提供了一種新的形式,這可能是我讀這本書最大的收貨。在《跑步隨筆(十六)》中,我從住的地方跑到養馬島的天馬廣場,在第二天的時候,我乘車去天馬廣場,以那里為起點,我完成了環跑養馬島。

在前一天打車回住處的時候,我問出租車司機,繞養馬島一周的距離。司機說大約十幾公里。

距離是多少的意義有多大?當我逆時針開始環跑養馬島的時候,遇到的第一個阻力是那條幾乎忘不到頭的海邊馬路。路的地形單一,盡在眼前的全景景色,接下來的每一步都盡在眼前,就像是你知道明天所要發生的事。這一段路,是我跑得最艱難的。

一條路望不到頭,天氣炎熱,來來往往許多的汽車,這條路跑起來很是艱難。

要不說很多人討厭那種朝九晚五的格式化的生活,即使這個人對生活再有好奇的探索心,如果聰明到預測未來,生活的確沒有多少激情。

如果十幾公里的跑步線路是安排在運動場上,一圈一圈的重復,運動本身就很難堅持下來。阿Sam在《孤獨遠行》里講,他出去旅行不做攻略,買張車票、飛機票即啟程去探索,這樣你就能收獲旅途中的處處驚喜。

直到,我跑到這條筆直公路的盡頭,內心才從跑步的煩躁里恢復到平靜,進而產生邁出每一步后帶來的驚喜。海邊的一座低矮的小寺廟,駐車在海邊嬉鬧的游人,還有拐過路角遇到的園林般的療養所。

養馬島的環島公路在高低中起伏,在左右里蜿蜒,這種路的設計,不僅是依山勢而建,也是制造了更多的拐角,前進的每一處地方都會有風景上的驚喜。

在養馬島的環島路上,步行的人很少,最多的是急速行駛的汽車,體力上的,是偶爾會遇到的騎行的年輕人。像我這樣跑步的,這一路上沒有遇到,也許大家都適應了逆時針跑,在沿著一個方向跑,沒有相遇吧。

島上的風挺大,這是跑步時的饋贈。只是,天上開始烏云密布,有雨要來。

跑步的時候遇到雨是很讓人沮喪的,本就輕裝上陣,也帶不了東西。腰上系著跑步用的腰包,里面裝著手機與一點零用錢。手機是記錄運動軌跡的,零錢是以備不時之需的。最后,我發現,在島上找個小賣部太難,而手機信號也在某一處失去鏈接了。

養馬島上起伏的路,讓跑步格外的艱難,在上坡的時候,體力被快速的消耗掉。棉質的體恤衫,被汗水浸濕,浸濕的地方顏色加深,并且面積不斷的擴大。

天上傳來隆隆的雷聲,不知接下來是毛毛細雨還是瓢潑大雨。如果是徒步還有快點跑回去的可能,現在,跑步的速度已經是極限了,沉下心來,保持節奏,跑到哪算哪吧。

雨還是下起來,不大,沒有密集的雨滴,還能忍受。

前面的,一個女游客,穿白色的紗質上衣,同樣紗質的黑色紗質寬褲,背一個小巧的雙肩黑色皮包,撐著粉色的雨傘,輕飄飄的在路上閑逛。這是我跑到現在,見到的唯一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步行的游客。

路邊的雕塑,女騎手與馬,實物要比相片看起來大的多。

女游客有備而來,她帶著雨傘。

雨下大了。我在一個停車場上廢棄的賣礦泉水、冰糕等的小棚子下躲雨。

雨好像沒有要為難我的意思,跑后的狀態未恢復到平靜,雨已然要停住。原來,這是過路的雨。

繼續回到路上。

這一小會兒的雨,讓空氣清新起來。現在已經跑過十公里的距離,體力上已經讓我無暇顧及美麗的風景。今天跑過的距離,是我自跑步以來距離最長的。

有游客帶了帳篷,支在路旁的景觀里。雖然行為不妥,但也無礙。在養馬島的背面,游客要明顯說少于難免及海水浴場。路邊還能看到有殘破的小房屋,門上同樣殘破的招牌顯示,那里曾經被用來經營農家宴過。

煙臺是一座在冬季多雪的城市。可以想象,在寒冷的冬季,養馬島的北側該是多么的寒冷。在我一路跑來,沒有見過村莊的痕跡,島上的住民聚居在島的南面。

隨著汗,身上的水分流失的很快。我想到找個地方買一瓶水,所以留意路旁的房屋,想看到那熟悉的“小賣部”,未果。只遇到一個咖啡屋。有那么一刻,有進去喝一杯咖啡的沖動,也許,在咖啡屋里還有足夠多的冷氣。這個時候,在跑步上,是很容易放棄的。放棄肯定會找一個理由。可是放棄了,就不會是“環跑養馬島”了。我找了塊石頭,打開手機,整理一下線路,此刻我停下的地方就有較大的路口。

規劃好線路,重新出發。

在養馬島的西端,游客更加的少,連汽車都是偶爾的路過。我努力的邁著步子,想要快點看到西端道路上的拐角。越是急于想要的東西,越是見不到,就在我重新調整節奏想要以埋頭的方式跑進的時候,卻發現,道路轉向了南,也就是到了養馬島的最西端。這個小小的結果是讓人興奮的。然而,想喝水的愿望越來越強烈。跑到這里的時候,稍許讓人高興的是,居民房屋多起來,生活的痕跡多起來。我努力的睜著眼,到處尋找可以買水的地方。

再一次遇到了岔路口,我沒有沿著來時路繼續向前,而是向南拐入村子,這樣可以讓我環島之路更長,也可能找到賣水的地方。

在村子里,我的雙眼不放過每一條胡同,希望看到一個小賣部的招牌,還是沒有。在穿過村子的這條路到了盡頭,也沒有尋到。但我跑到了養馬島最南側的路上,也就是說,沿著這條路一直向前跑,我將跑到天馬廣場。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終于見到了小超市。

小超市的門口用雨布搭了一個遮陰棚,棚下坐了三個人,吃著夏天的涼菜,喝著啤酒。見我滿身臭汗的跑過來的時候,三個人端著酒杯的手僵在那里,直愣愣的看著我。

我顧自來到超市,推開門,進去后直奔放水的貨架。拿了一聽雪碧與芬達。在超市門口的一個小圓凳上,我大口的喝著雪碧。飲料的甘甜,在空調房里是喝不出來的,只有在此刻,跑了十多公里的時候,才是雪碧最有價值的時候。

漁村外碼頭里船

我向東望去,薄霧里隱約可見養馬島的跨海大橋,勝利即在眼前。手里的芬達,我要留著它,作為我成功環島后慶祝的香檳。

從小賣部出來到天馬廣場這中間的一段路程,與我從天馬廣場出發時的那段路差不多,只不過,這是我走向勝利的路,心境與出發時有著天壤之別。我一手握著芬達,低頭在心里合著步頻的拍子,慢慢的向終點接近。

我一直跑到天馬廣場前馬路上的紅燈下的汽車停止線,才停下我的腳步。

我已經沒有力氣跳起來歡呼,解開腰包,摘掉帽子,一屁股坐在路邊。我打開芬達,舉起,向著天馬廣場上的馬的雕塑“一碰”,喝下慶功的飲料。

至此,我完成了環跑養馬島一圈。

我的芬達


嶗山茶

嶗山茶購買微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