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有一個空間里的自我|燧石讀書沙龍

在微信的朋友圈,見到一張相片,相片拍的是半頁書,它展示的是一首詩:

你的孩子并不是你的。

他們是“生命”對它自身的渴慕所生的子女。

他們經你而生,卻不是你所造生。

雖然他們與你同在,卻不屬于你。

你可以給他們你的愛,卻非你的思想。因為他們的靈魂居住的明日之屋,甚至在你的夢中亦無法探訪。

這首詩的作者是紀伯倫,我初次讀到它是在星野道夫的書《在漫長的路途中》里。而我在微信里見到的那張相片正是從《在漫長的旅途中》拍下來的。而我剛好把這本書讀完,我見到這首詩的時候,也在引起我的注意,我想從一個角度來解讀這首詩,卻沒有找到好的思路。

現在這首詩再現于我的眼前的時候,我發現,在生活里,到底有多少人在各自的“空間”里做著同一件事,比如閱讀《在漫長的旅途中》。在我選擇這本書的時候,沒想到,身邊的人在沒有交流的情況下,也因為某個機緣選擇了這本書。

我加入了蔣勛讀書會這么一個群,大家都是蔣勛的讀者、粉絲、聽眾,我曾問過里面的人,大家都讀過蔣勛的哪些書。有讀過一本的,有讀了三年的,有全部讀過的,也有一直在手機上聽蔣勛講座的。在這里,大家無論通過何種形式,卻共同喜歡蔣勛的“天地有大美”的生活美學。

雖然交流的是蔣勛的“產出”,但沒有偶然發現身邊的朋友與我共同的讀一本,那么的驚喜。就像在他鄉遇故知。

讀過不少以“孤獨”為題的書,《孤獨的城市》、《孤獨的旅行》等等,卻并未發現我所理解的與外界的完全封閉。許多孤獨題材的著作,作者所講的是在社會生活中,在人的心靈里打造的一個獨立的、游離于日常生活的空間,在這個空間里,特別的打造自我的心靈凈化。

這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孤獨。

但是,很少有人會將這個獨立的空間展示給別人,只將自己置于其中。我可以看到一個人很多的“外面”,卻看不到TA的“里面”。

蔣勛對生活美學的追求,與很多人的“空間”產生了共鳴,大家有著與蔣勛共同的生活美學的追求,或者是心里的一種期望。蔣勛將這種“大家的期望”完全的拿出來與大家交流,所以被大家喜歡。

選擇一本書的時候,會有許多的想法,閱讀一本書的時候也會有許多的想法。但我們有一個奇怪的現象,鮮有人會細致的描述自己的想法,特別是情感上的東西。所以,從外表上,我們會覺得一些人沒有情感。其實,這種情感是被人自己鎖在“空間”里了。

都說讀書的人越來越少,那是我們在外面看到的一般都是拿手機的人。而我知道,也有不少人,也是一杯茶、一本書,閱讀心靈的慰籍。所以,在我所說的空間與外人眼里的,成了兩個形象了。

其實,大家在內心里的追求是相同的,而只是在目前社會意識下,將之隱藏了,變成個人的自我追求了。

在蔣勛的讀者群里,都是讀過蔣勛書的人,為什么大家喜歡蔣勛的書,是因為蔣勛的生活美學觸動了我們的心靈,這是大家共同的追求。然而,大家在群里卻不愿多多的談自己的生活美學,這還是心靈的自我封閉。

現實中,我遇到了同樣在讀星野道夫的《在漫長的旅途中》的人,卻并不能在一起談這本書,談我們對大自然的迷戀,這也充分說明,即使遇到同一本本的讀者,卻沒有一起去碰撞這本書的思想。

讀書會,對我來說,一直是一個神秘的組織。因為我從來沒有參與過這么一個組織。現在,想要找到這么一個組織太難太難。在我的想象里,讀書會就是一個自我空間合并的地方,它讓大家的心靈交融成為可能。

可是,大家也可以看到,許多讀書會興起得的熱烈,卻最終還是散了。所以,讓大家拿出心靈里的東西進行交流,還是很難。


嶗山茶

嶗山茶購買微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