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隨筆(二十一):跑向鄉村

一個體態肥胖的朋友,摸著可以蓋住腰帶的肚皮說,真想運動一下,把肚皮上的肥肉減去。

我給他出主意說:你給我一萬塊錢,然后每天跑步,跑一天,我還給你一百,如果有一天沒跑,那錢就歸我了。

朋友說,我心里有數,我一次也堅持不下來。再說,合著我不跑,錢都跑你那里去了,為什么不是我跑一天,你給我一百。

我說,健身得益的是你,不是我。

健身也需要動力?明明有需求,對有些人來說還是必不可少的需求。可是,一旦需要邁開腿的時候,卻又懶散起來。健身實是在我們需要它的時候才想起它,你要用健身來減肥,說明你很胖了,你要用健身“治病”,說明你體檢指標里除了身高不高,其它都高了。

我們卻很少聽人說在不胖的時候去預防長肥,在身體充滿活力的時候去保持活力,所以,我們在生活美好的時候,將生活美好也給丟掉了。

大家為了擺脫繁重的體力勞動,用一切的努力換來了想要的腦力勞動,驀然發現,人還是需要一點體力輸出的,所以,有了健身,有了戶外運動。然而,這種需求卻沒有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倒成了負擔了。

今天,與蔣勛的一位讀者聊天,提到運動的打卡群,這是一種與讀書打卡群一樣性質的群體。我是不看好這種微信群的。它并不能激發你的源需求,流于表面,像是用打卡的方式為了證明自己做了某事,就像公司的指紋打卡機,摸上一下,證明你來了。

但是,我們內心需要的東西,是不應該打卡的,我們要發自內心的喜歡它。

生活是不能敷衍的,我們的內心更不應該敷衍。

依然是午覺后,收拾好跑步物品,踱出門,立即身處爆熱中了。水泥地面如同燒熱的鐵板,讓人“享受”立體的炙烤。這讓我想起蔣勛的《品味四講》里講到的一種羊肉的做法:

那兒有一種特殊的石頭,不論夏天高溫到四十幾度或冬天零下四十幾度都不會崩裂。朋友用火去燒石頭,到保溫的程度后丟進一個大的金屬桶里面,羊肉剁成塊也丟進去,還隨便在山里面抓了一些看起來像野草一樣的配料也丟進去,羊肉就在桶里燙熟了。

我覺得大街上的人就是兩條腿的羊,只不過大地一直沒有計算出哪只兩條腿的羊是跑的最快的(蒙古人請蔣勛吃的羊肉,來自于跑得最快的那只羊)。

天氣熱,車站里車來人往也更加的鬧哄哄。我找那路去閆家疃的603路公交車。這路車不是每趟都是去閆家疃的。在我遇到第二輛才是。

熱暈是公交車晃晃悠悠的出了城,在車上能看到田野里大片的玉米地。幾輛斯太爾車來回的奔忙著,附近有工地。現在,如何去判斷城鄉結合的地方?用未完工的商品房來判斷,城鎮的向鄉村擴展的標志就不斷延伸的商品房。

道路兩旁的榕樹有些年頭了,筆直的長高,在上空將枝葉連在一起,讓兩車道的馬路成為綠色的長廊。滿眼的綠色加上田野里吹來的風,頓覺得周身清涼了許多,公交車也跑得歡快一些了。

不遠處的山體下有一塊地方呈銀白色,走近了發現,那是一個類似挖掘出來的巨大深坑,如同巨大怪獸張開的大嘴,把嘴邊的綠色都吞噬掉了。深坑的上方是楊子榮紀念館。

楊子榮紀念館在馬路的拐角處,過了這里,公交車拐入山的深處。

公交車進入一個村莊,臨街的商店不是很多。在馬路的西側房屋的山墻下,聚著一群群的老人,他們在乘涼。公交車路過他們的時候,簡直是擦身而過。

公交車爬山一個山坡的時候,我見到一塊立在路旁的石碑,上面寫著“閆家疃”。我跑步的起點到了。

下了車后,我照樣是拍照做記錄。村口的那棵大樹吸引了我,在我走向那棵樹的時候,一陣尖銳的狗叫聲從腳邊傳來。我頭皮一炸,尋聲去找狗,一只拴在籠中的小狗,撕咧著嘴向我咆哮著。

身處山村,對狗要隨時保持警惕,這里的狗比我上次跑步遇到的那種,還要具有攻擊性。

拍好我的起點的相片,扎緊腰包,手里提著礦泉水,開始了我今天的跑步。

閆家疃是在山坡上,起點的這段路跑起來格外的輕松,身體順山勢向前,不用費力,可以好好的欣賞眼前的景色了。

路兩邊是村舍,卻也是果園、天地,不高的村舍夾雜綠色里。在靠近路邊的地里,有蔬菜,還有零星的一撮玉米,這些可能是日常生活中吃的東西,比如去摘一頓飯吃的豆角、辣椒,或者掰幾棒玉米晚上煮著吃。

就在我看四周景物的時候,突然發現前方的路上有一條完全的東西。近了才看清,那是一條被汽車壓死的蛇,這種情況在農村很普遍,老人們說被軋死的蛇都是犯了罪的。而我,一直對蛇有著恐懼,當我從旁邊經過的時候,看清了,一條比拇指還粗的花蛇,肚皮朝上的躺在地上,那皮開肉綻的慘烈,讓人看后頓覺頭皮發麻。

我快速的跑了兩步,繞開那條蛇,卻還是回頭看一眼,生怕那條蛇飛躍起來,在我的小腿肚子上咬上一口。

這里的路,真是一彎一坡。就在我順坡而下享受美景的時候,路拐上了一個山坡。

又陡又長,令人望而生畏。虧的我這開跑不久,如果放在終點前,我將爬不過去。

我收住速度,小步向前,可感覺身體在跑兩步退三步。身上的汗珠如同夏天的雷雨,嘩的滾落下來。手里的礦泉水瓶像一個鐵疙瘩,壓得我的右手,近乎麻木。身邊有車飛速的經過,帶來一陣涼風,但很快,毛孔重新閉塞在汗水里。樹上的蟬,大聲的鳴叫,叫得讓人眩暈。

一聲有力的汽車汽笛聲,我回頭看,是我剛才乘坐的公交車返程了。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終于爬上來了,再看一眼我要跑的路,在沒有上坡,這讓我得到些許安慰。

經過村莊的時候,那些路邊的人停下手里的活計,紛紛的看向我。他們可能覺得奇怪,大熱的天,居然還有人在跑步。或者,他們晚上的時候,會拿我的例子教育家里那個喊著天熱的小孩子:

心靜自然涼,今天還看到有人在跑步呢。

小孩子肯定會說,那個跑步的是個傻子。

太陽正慢慢的西下,用余暉照耀大地,柏油馬路將吸收了一天的熱量散放出來。身上的棉汗衫全濕透了。現在流行一種速干衣,很多跑步的人首選這種衣服,而我,還是喜歡棉質的,跑步的時候可以撩起來當毛巾用。此時,汗衫已經吸飽了水,垮垮的掛在身上,想擦擦眼鏡,找不到一塊干的了。

跑過5公里,停下來修整。

我坐在路邊,卻滿腦子想著那條蛇,生怕從背后跳出一條來。我喝了一口水,將早已化掉的士力架拿出,在包裝上撕一小口,像擠牙膏一樣擠進嘴里。

幾輛拉渣土的大車轟隆隆的從眼前經過,塵土飛揚,還有車經過時對人的壓迫感。在鄉村,一些普通的家庭轎車的速度也很快,我想,這里是沒有攝像頭的原因。大家對交通的遵守,還是看有沒有攝像頭。

修整完畢,我站起身來,感覺有些吃力感。離重點還有些距離,我覺得自己是在搖晃著前進。即將進城,可以看出,路邊變得繁忙起來。在鄉村的路邊,沒有車停在那里,也沒有人行道,可在城里,路邊停滿了車,卻有人行道,有的人行道上也停著車。

我在停滿車的人行道上穿梭,還要躲避人行道上的車。

今天的總長度較短,用一個多小時跑完全程。我覺得,為了更長的將跑步堅持下去,最好不不要貪大,將路程縮短到一個合理的范圍之內。


嶗山茶

嶗山茶購買微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