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臺牟平捷安特自行車專賣店

幾年前,在我騎自行車最多的時候,在牟平的政府大街發現新開一家捷安特自行車專賣店。對于騎行的人來說,任何一家自行車專賣店都是騎行者的“娘家”。

有一天,我路過那里,店家忙著店里的事,也無暇顧及我這個“顧客” 直到我問“是否有自行車可以租”的時候,老板才從車輪里探出頭來說,只有雙人車可以租。這不是我需要的。

因為我只不過是暫住,沒有更多的時間擠進自行車里,雖經常路過牟平捷安特自行車專賣店,我也是遠遠的看一眼,再沒有任何的交集。

前兩天,我在看我的跑步線路時,感覺有點失落,雖然說是在欣賞風景,可在身體疲勞的情況下,并沒有“游山玩水”的心情,那些美麗的風景都被我“一撇而過”了。我突然有個想回過頭去看看的沖動,而再去看跑過的風景,我當然不能跑著去,或許,自行車是不錯的方式。

我想起了煙臺牟平捷安特自行車專賣店來。

用手機搜索,一下即得到專賣店的電話,我試著打過去,再一次詢問是否可以租自行車。

接電話的是個女的,她問我要租什么類型的自行車。

我說,就是普通的自行車,有嗎?

店家說,有。

我問價格。

我在電話里聽到店家在問另一個,租自行車的價格。

得到的答復是30或50。

我沒有再問價格的區別,對我來說,有自行車可以租,這個信息足夠了。自行車的檔次,我并不在意,如果有可能,我想要折疊車與旅行車,山地車與公路自行車是我最后才會考慮的。

接下來,我就做著騎行的線路的規劃。從我的體力來說,50公里的距離并沒有什么難度,我希望能將這個線路再加上一段。

但,到底什么時候去,還沒有最終定下來。

早晨起床后發現天氣不錯。就盤算著出去騎車。為了萬無一失,我去牟平的捷安特門店實地考察一下租自行車的問題。見到老板,也看了自行車,那些擺在門口的自行車,也不過是些淘汰下來的,我估計想騎行的,不太可能去考慮那些車。

中午吃過飯,我準備好東西,去了牟平捷安特專賣店。交押金挑自行車。其實也不太用挑,也就那么兩輛可能能騎的。老板給推薦了一輛。現在,對我來說,租來的自行車,能騎就行。交押金(300元),騎車向養馬島方向出發。

因為不是自己的車子,很多地方需要熟悉,所以,騎行的速度不敢太快。牟平這個地方,滿大街的自行車、電動車,道路橫平豎直,沒有起伏,還有自行車道,騎行是很舒服的。

上次,我跑著去養馬島,用時一個多小時,現在呢?騎行也就不到二十分鐘。這就是交通工具的區別。其實,游覽養馬島,最好的方式是騎行。

今天刮北風,對騎行來說稍有困難,但是,好久沒有騎行,加上以前跑步與騎行的速度差,這倒沒有難倒我,在車上的時候,我還在盤算養馬島上風向的問題。

在我騎行到養馬島跨海大橋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有點吃力,我以為這是海邊的風大的遠古。實則,在我接近天馬廣場的時候,低頭看后輪,發現車胎沒氣了。當我停車查看是否扎著釘子的時候,車胎完全沒氣了,這個洞扎得還挺大。

我身邊并沒有補胎的工具。我抬頭看看周圍的路上,是否能遇到一個騎行的,借用他們的工具補一下胎。前后左右看了一個遍,除了汽車,沒有騎車的。我轉念一想,這里有這么多的電動車、自行車,肯定在村子里會有修車的地方。我推著自行車去了村子里。

中午頭兒,家家大門緊閉。在一個小院開著的門口,我看到一個中年在乘涼。我上前打聽附近是否有修車的地方。這人說不清楚,但他告訴我,可以去前面路邊賣紀念品的那個地方去打聽。

我推車過去的路上,在一家漁家樂的門口,見有個老太太,遂上前打聽她修車的地兒。老太太挺熱情,說,他們村的修車師傅病了,不在家,要我去找當地的郵局,在郵局的西面有一個修車的。

我就這么一路打聽,找到了郵局。又以郵局為起點,再次打聽修車鋪。在村民的熱心指點下,終于找到了那個修車的地方。

可讓人無耐的是,這家的一個老太太說,修車的去城里進貨去了,一個小時后才能回來。怎么辦?等著吧。

干等著也不是事。反正要修車,我滾動車圈,仔細的找,在外胎,我發現了扎進去的玻璃、磨得不像樣的釘子,并用細繩扎在車圈上做好標記。我拿出折疊刀,用上面的酒起子撬開外胎,查看標記的位置,看是否有破洞。無果。

其實,現在補胎不是個難事,我在以前騎行的時候,不是經常自己補胎嗎?所以,我想,不如我用店家的工具,自己補吧。去問店家的老太太,老太太爽快答應。

我拿來打氣筒,給車胎打氣,剛打進去,還沒來得及捏兩下,氣已經撒掉。我從車胎內圈找,乖乖,上面一條大口子,這不是外物扎破,是車胎老化造成的。

找拿來補胎的用具,幾下即補好胎。這對我來說,不是難事,我曾將一條車胎補得不能再補。

補好胎,打足氣,我重新上路。騎了不到一公里,車胎再一次癟了。這個時候,我的確泄氣了,還是回去吧,今天的騎行到此為止吧。

就這樣,我推著自行車往回走。在路上,我在想,可能是我的胎補得不牢固吧。

路過一個村子,臨街的一個小鐵棚上寫著修車補胎向東300米。我盤算著,假如找不到那個修車鋪,這來回得小一公里。豁出去了,去找。我推車進入胡同,一直向東走。要說,這胡同可真長,在我找到那家修車鋪的時候,還沒有到頭兒。

車鋪老板是一個很熱心的老頭兒,我放好自行車車,他即開始忙活起來。最后,撒氣的地方不是我補過的地方,是以前打過的補丁開膠了。老頭兒拉了幾次沒拉下原來的膠皮,說,我找塊大點的膠皮,全給蓋上吧。

老頭其實是修電動車的,補胎用的膠皮需要剪開才能用,而且那膠皮很厚,我想,一般的釘子可能都扎不動。

車胎補好了,可以騎著車回家了。路沒騎多遠,補胎花了十五塊,回去得跟老板說說,這給的什么破車子。

因為補好了胎,回去又是順風,這一路無話,只是撒著丫子的蹬車。

當我將補胎的事說給煙臺牟平捷安特自行車專賣店的老板聽的時候,老板卻很淡然,不覺得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對于我來說,卻不同,如果說車子是因為路上扎胎,我沒有丁點兒的意見,可問題是,這一路車胎所出的問題全部是車胎老化的問題,這是沒有對自行車做保養的結果。我花了三十塊錢租了幾個小時,遠處沒去成,卻又花了15塊將車的問題全修好了,我這是花錢租車呢?還是花錢給人修車?

在我去還車的時候,并沒有跟老板去爭執這個問題。我覺得,白花幾十塊錢也算不得損失,下次不去租就是。再說,老板真的覺得過意不去,他會對這個問題給個交代的。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