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那些被浪費的效率

部門昨天發通知,今早8點要開一個小會,時間不長,需要半個小時就夠了。一大早的來到會議室,等到八點的時候,還有兩個人沒來,而等到8點8分的時候,還有一個人未到,就在等待的這段時間里,大家無事可干,都低著頭看手機呢。最后決定不再等了,當負責人開始講話的時候,我自己還沒有從手機里回過神來,撇了一眼其他的同事,元神還未歸位。

這個會主要講了三句有用的,其余的都是廢話,大家低著頭也未做出任何的反應,只支著耳朵在聽,至于是否引起耳膜振動,就不知道了。好在今天沒有與會著插嘴說別的,如若不然就會扯上一個小時的蛋,這是我們部門經常遇到,一不留神就能把今天網上的各路消息談論個遍。

這樣的會,倒是我們樂的清閑的活動,對于想要交待一項活動,會議不如微信里發條消息更即使與準確一些,部門領導倒是很有耐心,也有一個開會的癮,有的時候事情小,還達不到開會的要求,他就攢著,湊到一定數量的時候,就召集大家來開會,所以在會上,你會聽到許多已經發生過很長時間的事情,有的已經過了時效期了。

這樣的會議已經成為形式了,至少在目前這種形式下,參加會議的人,只是拖著軀體來參加,當大家出了會議室的門,就像上學的孩子聽到周五最后一節課下課的鈴聲一樣。在會議上,部門以上的領導時常扯著嗓子喊工作效率的問題,而這最不講效率的就是會議本身。作為員工,在公司里的作用,就像隨手可用的工具一般,你不能講計劃,不能自己去思考,就像今天早晨的會議一樣,那段時間本來是要做一件手頭的事情的,被占用了,而會議的通知是在早晨去單位的車上收到的。

有人喜歡進大公司,即使大公司也有區別,像機構臃腫,部門林立的大公司里,照樣會有申請一張打印紙要通過層層審批的事,對有些人來說,在大公司幾年,個人長進的就是如何扯皮。常聽有人說“社會這一課”,這是挺有意思的一個說法,社會給上的課,多數不是什么好事。

在公司里,員工是要圍著公司的運作方向做工作的,個人的計劃即使做的再完美,也不能脫離公司的整體發展,公司的效率也絕不是在遇到問題的時候,扯著嗓子喊員工做事慢,在我觀察公司里遇到的突發事件,十有八九是在日常積累下的。關心公司的員工會因事與公司去爭辯,那些樂的清閑的人,就拿出一副“你說什么就是什么”的模樣來,公司倒了可以再找一家公司,沒有真正失業的員工,倒是有很多倒掉就再也爬不起來的公司。

現在沒有鐵飯碗了,老總始終拿這句話在大會上“鼓勵”員工,真正能體會是不是鐵飯碗的,應該是員工,如果不能為員工打鐵飯碗的,那公司永遠不會是員工的碗,而一些員工卻會從公司這個碗里接一根管到自己的口袋里。

有一句話說的挺好,“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無論伯樂是不是存在,千里馬是存在的,不是你的手里沒有千里馬,而因為你不是伯樂。當你扯著嗓子喊員工不是的時候,我們卻在談論那些離開你之后干的風起云涌的同事們,也許,剩下的這些真不是千里馬,如果你是伯樂,現在坐在這里開會的應該是千里馬而不是我們這些騾子。

我們那些被浪費的效率》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