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美學的深度體驗

最近這段時間,一直在讀蔣勛的書,對蔣勛提出的生活美學問題,深表贊同。遂在生活里,試著去做一些小小的改變,讓生活里那些瑣碎的事變得有味道。

蔣勛的《品味四講》從衣食住行四個角度向我們呈現一種慢生活。我唯獨對“食”更感興趣一些,最近這段時間,我包攬了中午、晚上兩頓飯的任務。每天,我去農貿市場,尋自己會做的菜,變著花樣做好這兩頓飯。多年前買回的一本書也被孩子找出來,要我照著上面做菜。

一件事,一旦你用心去體會、去做,就會變成一件快樂的事。

我去農貿市場已老頭老太太一起買菜,與幾個攤位的老板熟悉起來,對照各家的菜,尋找新鮮的。備好各種調料,按照自己的理解去添加。吃飯的時候,看到自己做的菜被吃得只剩盤子,心里由衷的高興。

這就是讀書的“副作用”。可是,我卻喜歡這種“副作用”。

我照著書做,可是有的人在書之外也在體驗這種生活的樂趣。

昨天,我去了友情鏈接里“夜闌靜”的博客,在她的博客里有一篇文章《八月菜地收成》,在博文里,夜闌靜將她收獲的瓜果蔬菜寫了文、配了圖。看著文中的那些鮮嫩欲滴的菜,真是讓人羨慕。自己種植蔬菜瓜果,是對生活的深度思考,也是對人的生命的思考。

我們的祖先,從采摘、狩獵到農耕,終于穩定了下來,再到后來的社會分工,生產率越來越高,我們中的很多人卻失去了延續生命的生產能力,許多人所做的事,與生產食物越來越遠。食物本身是生命體,也是延續生命的能量,我們需要高質量的能量。一顆菜,從一粒種子開始,澆水、發芽、破土而出,直至長成一顆我們需要的菜,需要我們澆水、施肥、除蟲,現在還要防止土壤的污染,這些是我們付出的勞動在菜上的,假如將我們比作一顆菜的話,外界的環境是土壤,而我們的成長卻是自我種植的勞動者,我們給自己澆水,給自己施肥,為了保持自我心靈的純潔,我們還要抵制各種的誘惑,直至我們生命的終結。

在越來越高的居民樓上,很多人在陽臺那個位置,用一個花盆或一個塑料箱,種上一株西紅柿,或者一壟韭菜,精心調理,等長到收獲的時候,還會精心的選一個做法,招呼著大家來吃。這不是一個很美妙的過程嗎?我覺得,這個做法要超越蔣勛在《品味四講》里談到的周末精心做一頓飯了。

記得上學的時候,有一個城市里的同學,被我們問小麥長什么樣,他邊說邊比劃,到最后我們明白,那是大街上賣的、從麥稈上剪下來、煮熟的麥穗的樣子,這可能是他當時記住的關于小麥的唯一樣子。

現在,認識一種植物、一種動物的方法實在太多了,只要被人發現的,無論是否稀有,在網上都能找得到。盡在眼前的圖片與文字介紹,卻阻隔了我們在種植、生養他們的地方,用手去撫摸一下的感覺。

我也很多年沒有觸摸過長在地上的麥穗了,在火車上,我看到成片的麥田,真想下去看上一看,哪怕只有幾分鐘的時間。或許,有些再年輕一點的人,都不知道糧食生長的概念了,他們也許只知道面粉,卻不能與長在地上的小麥聯系到一起。

生活美學是一種回歸,我想,為了更徹底一些,我們該回歸到食物的產地。


嶗山茶

嶗山茶購買微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