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ADIO女主播電臺

家里的車上,在下班的點兒,一直是聽本地的一個脫口秀節目的。

濟南之行后,賴回了一個iradio女主播電臺的杯子,相當于是拿了人家的東西了。拿了人家的手短,就在從濟南回來的第一天,聽廣播的時候,把頻道調到了《海仙麻辣燙》上了。

timg (1).jpg

換了一個節目,就相當于換了一個口味。聽了十幾分鐘后,全家人還是比較認可這個節目的。老婆說,這個節目中,要是有個男的就好了,一男一女。難道做廣播節目還要男女搭配不成?也許是聽本地的那個節目聽習慣的緣故吧。

既然是女主播的電臺,肯定是一幫子主持人都是女的,到哪里去找男主持,廟里的和尚才有男主持。也許,后臺服務的都是男人,比如老編,比如節目策劃。

初次聽《海仙麻辣燙》,有點京城的味,偶爾的夾雜著東北的口音,不知道主持人是哪里的人。等有空的時候去查查《海仙麻辣燙》的兩個主播海棠與水仙是何許人也。

在濟南,兩個主持人應該叫什么?小妮子?老婆說,做個女主播真不容易,每天這么的給大家說段子。而我想的卻不是這些,假如跟這么兩個活寶在一起,啥也干不成了,準笑得抽筋抽死了。

假如說,《海仙麻辣燙》的兩個主持人要請我吃飯的話,我是肯定不去的。

還記得趙本上與小沈陽在春節聯歡晚會上表演的那個小品《不差錢》嗎,在小品里,本山大叔演繹的是一個摳門的顧客。當這個關于請吃飯的故事轉到《海仙麻辣燙》里的海棠與水仙身上的時候,她們不至于故意不點貴的菜,她們可能會給你上很多好吃的。但是,這么兩個人在你的身邊嘰嘰喳喳的說些段子,你還不得笑噴了。

為了不被嗆死,為了自己的小命,即使海棠與水仙請我吃飯,我也不敢去的。

飯,可以不吃,節目不能不聽,想方設法的,我要去賴獎品的。《海仙麻辣燙》的獎品是很豐厚的,就像《新聞?啵?》的獲獎聽眾得到的濟南野生動物園的門票一樣。

IRADIO女主播電臺》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