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隨筆(四十四):放假后的跑步大軍

今天是中秋假期的第一天。我下樓準備跑步的時候,發現小區里像是商場大減價,人真多,跑道上跑步的人也三三兩兩的組起團來。

前一段時間,大家在群里討論去健身房的問題,是不是前幾天都去混健身房,沒有在這里跑步的了。那今天是怎么回事?健身房關門了?

不管那么多,人多人少,都還是我自己跑。

依然是十一圈,攥在我手里的是代表圈數的十一顆石子。

小區里人多有個壞處,跑起來的時候,需要駕馭凌波微步,穿梭在散步的人流中,否則,需要停下來。一停一跑,打亂節奏,比多跑幾圈還要難受。

今天沒什么事,確切的說是沒有走太多路的事,不到一萬步。

我跑步,自己大致的計一下時間,不再管軌跡的事,也不在朋友圈分享。雖然手機都運動記錄連著微信,有很多人在里面點贊,可是,我只關心連續跑步的天數。

三聯生活周刊的訂閱號,今天推送一篇文章,題目是《為什么有人跑完步必須發朋友圈?》,在文中,提到一個人,哈佛大學人類行為學家弗朗西斯卡·吉諾(Francesca Gino)博士,她的研究專長是Ritual,Ritual指的是一套帶有某種儀式感的程序性行為。讓我們跑完步還發朋友圈的正是Ritual。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三聯生活周刊找到這篇文章,仔細的研讀一下。

跑步的過程是享受,跑步結束收獲的是愉悅,至于發朋友圈,那不僅是分享,也是在朋友圈炫耀。而我沒有什么可以炫耀的,我只不過是為了治好腰,如果有可能,我更想用這半個小時多一點點時間看幾頁書。

作為跑步的收獲,我還有一堆的隨筆,關于跑步的,有博友來訪問我的博客,看到滿眼的跑步隨筆,會有何感想,就像是我每天別的事都沒做,只在跑步了。

除了讓跑步擠占了一點時間外,其余的事情都在照常,照常吃飯、照常睡覺、照常跑步,跑步還真是成了與吃飯同樣的生活事了。

在跑道正在跑著的那些人,有時來,有時不來,跑步在他們都生活里,是個什么地位呢?就比如那個被我套了兩圈的女孩,戴著耳機,不緊不慢的在慢跑,這是一天要跑一個月的量,如果對她有什么建議,那就是每天跑幾圈,每天來堅持,否則上下一般粗的身子什么時候能減下來。也許她并不是在減肥,只是在儲存體力,就像我昨天在跑步隨筆里說的,是為了偶爾的大強度工作強度儲備體力的。

今天,跟幾個人玩了幾下力量的比試,好久沒有玩這種大力量的把戲了,中午小睡一會后,感覺腰酸背痛,那感覺比跑了十公里還要強烈。在我剛起跑的時候,渾身每一塊肌肉都不像在為我跑步助力,倒像是在偷懶,跑了一陣,愣是沒有汗出來。

聽天氣預報說,明天得氣溫有可能講到十度以內,天一冷,身上的肌肉就想縮進肉縫里,不會想出來神一把手的,那就需要我使勁的把他們扯出來,為我的跑步拉磨。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