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游隨記(2):海港購蝦虎記

上午去了山上采集樹葉,回來的時候還是有些困乏,午飯后睡了小覺,醒來后感覺清爽了許多。在家里也無事可做,想帶孩子去海邊看船。看了一下時間,下午三點多,正是漁船歸港的時間。我喊著父親一起去,他在港上出海很多年,老伙計們認識一大堆,年輕一些的,依然在出海捕魚,帶著父親可以買來便宜的海鮮。

還在十一假期內,路過景區的時候,沒見到如潮水般的游客,卻再一次見到亂作一鍋粥的車流。在景區停車場那里,著實等待了挺長時間才通過去。父親不喜歡湊這樣的熱鬧,他更喜歡清凈,一直提醒我們找時間再來。可是,我們的假期也不是每次都有,回老家躲清閑,已經是我們放棄了外出的打算。

過了景區的入口,車流逐漸稀疏起來,從景區入口至漁港,也不過是一公里多一點點距離。從公路下到漁港的路口在高處,遠遠的望見碼頭上停滿的汽車,還有路邊正在寫生的學生們。

碼頭上寫生的學生,常年不斷,他們在路旁支起畫架,畫海港里的漁船,畫遠處的山峰,也有的畫遙對著碼頭的海灘。畫畫也是需要耐住性子的,這就像釣魚一樣。我真想找機會接觸一下這些學生,拍拍他們的畫。

海邊寫生的學生

好不容易在碼頭上找了一個空位停上車。

碼頭邊停靠著幾艘漁船,漁家正在忙活著整理海貨。我看到一艘漁船靠得近,指著漁船對父親說:我們去那只船上買吧,您是否認識?

捕魚歸港的漁船,漁民正在整理漁網。

父親說:認識倒認識,只不過那船是做零售的,船主的媳婦在碼頭上擺攤,售價比船上的貴。

父親指了指旁邊的一艘漁船說:去那里買吧,那船的船主打上海貨,直接賣給販子。

我與父親跳上船。

船老大與雇工還有販子正在挑蝦虎,販子只要活的,死掉的丟在一邊。

漁民捕撈上來的蝦虎是放在船艙里的,船艙上有空洞與海相連,不用再充氧。

等了挺長一段時間,販子將蝦虎過完稱后,上了岸。父親跟船主的關系很熟悉,說要買幾斤蝦虎。船主從船艙里提上一網兜,解開繩子倒在船上,后幫父親撿了一袋子。

父親提著袋子遞給船老大,要他去稱。船老大說不用了,東西不多,拿了吃吧。父親不依,船老大象征性的掛在稱上提了一下說:三斤。

船老大又說:我這里有些小蟹,個頭不大,但個頂個的肥。父親知道孫子喜歡吃蟹子,同意收下。

船老大還是從船艙里提出網兜,一股腦的將蟹子倒進塑料袋里,袋子挺大,沒倒滿,又提一網兜,直到塑料袋里的蟹子滿出來。

出海的人,感情深!

往回走的時候,父親說:你叔給撿了最大個的蝦虎,其實,不用買,那些撿出來的也很肥。

我知道,那些被販子撿剩下的蝦虎比超市里充氧的要肥,蝦虎這東西,上岸后,越養越瘦。在飯店里,只要不是清蒸的,一般都是不肥的蝦虎。

晚上,煮了滿滿一盆的蟹子。蟹子的確小了點,可是肉卻是鮮嫩無比。

本來今天有個朋友打算要過來玩的,臨時有事,沒來。妻子說,要給她發個微信,饞饞她。我說,要是她來了,我們不一定會去碼頭玩的。


嶗山茶

嶗山茶購買微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