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的故事(2)讀書的習慣

現在終于發現,大家都在談讀書的習慣養成,孩子的學校談孩子閱讀習慣的養成,還給家長也介紹了書;單位也在談閱讀的習慣,定期給大家介紹一本書;社會上號召讀書的活動更不少。

只不過,這些談讀書習慣、閱讀的號召,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對于閱讀,我有自己的習慣了。

前幾天,有幾個人在討論人均閱讀量。我倒是沒有注意自己一年會讀幾本書。我的書,今年大部分是在當當網買到,還有一些是從書店買到的。我打開當當網的APP,那里面有一個訂單匯總,我數了一數,從2018年一月開始,我已經買了15本書了,幾乎每一本,我讀過兩遍,還有《攝影美學七問》、《美的沉思》、《瓦爾登湖》在讀,加上實體書店買到書,應該是二十多本了吧。

我更想與其他人一起討論讀書,而不想被一群不讀書的人談讀書習慣。國慶節前,孩子學校發了兩本書,一本是大人的,一本是孩子的,孩子的這本需要家長與孩子一起讀。我非常喜歡這個活動,但是,給大人的那本,我沒有讀,我有自己的書。

現在許多家長需要回爐接受再教育,他們不讀書,卻逼著孩子讀書,為此,學校里抓孩子的閱讀習慣,從家長開始。這真是抓到重點了,一個不喜歡讀書的家長,當面對讀書的時候,會憎惡閱讀,這些,孩子會接收去的,所以,孩子不喜歡閱讀,不要只怨孩子,最應該接受檢討的是家長。

有的時候,我們談創造力,在家長對待學習的態度上卻能看出來,很多家長早已停止了學習了,他們會對孩子說,等考上大學就舒服了等等,而家長們對這種心態卻正是社會的心態。家長沒有了動力了,將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要孩子學這學那的,得不到就說教育不好,還總喜歡拿國外的教育與中國的比。

在網上鬧得沸沸揚揚的張小平事件,鬧開了,才知道他每年的收入只有12萬。有句話叫貧窮限制想象力,收入這么低,限制的不只是想象力,還有人才的流入。

每到談科研人員的收入的時候,總有人說,他們就該清貧,才能安心搞研究。其實,這是對科研人員來說的,他們已經選擇了科研這條路,你再怎么諷刺挖苦,他們很難再另謀職業,只有受著。可是,又有誰去去跟即將畢業的大學生說,去搞科研吧,收入比較低,可以安心搞科研。

張小平的離職,更應該反思我們對科研人員的態度,我們喜歡拿著國外科研人員的態度來要求國內的科研人員,卻從來沒有人在要求他們的時候,將國外科研人員的薪資水平也一并的帶給他們。

有些專家沒有風骨,實則是窮困潦倒,人生的職業經不得半點的風雨,本來碗口就小,拿敢拿自己的飯碗做賭注。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