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喝酒的樂趣

今天去樓下取快遞的時候,聽到老板對老板娘說:感覺有點困乏,想喝一瓶啤酒。正好我進去,打擾了他跟老婆要啤酒喝的請求,不知道,在我走后,那個老板娘會不會同意老板的喝酒要求。

在我喝酒的那會,從來沒有覺得酒好喝過,以為酒是社會應酬的媒介,類似捏著鼻子往嘴里灌,好酒、孬酒,喝多了,都會喝醉,耍酒瘋。有的時候,真是羨慕那些喝到最后還能吹瓶的。羨慕歸羨慕,到底也沒有成為那樣的人,最終還是把酒戒了。酒戒了,飯局也少了許多,終于可以安安靜靜的在家里看看書,寫寫文章了。

夏天,在老家的街上納涼,父親與一個街坊在聊天,聊到挺晚才回家。回家的時候,父親告訴我,和他在一起聊天的那個人,馬扎旁邊放著一瓶白酒,邊聊天,邊把這瓶白酒給喝光了。

我們喝酒,一般會準備一點酒肴。關于酒肴,我聽說過一個故事:

一個老頭獨自在喝酒,喝一口酒,添一下手里的東西。旁邊看老頭喝酒的人覺得奇怪,這老頭在偷吃什么好東西?好奇心驅使,問大爺:大爺啊,你在偷吃什么好東西?喝酒的老頭攤開手掌給大家看,原來是一枚長銹的釘子。

在酒吧里,多數的酒是干喝的,就像喝礦泉水一樣。我以前是不太喜歡這樣喝酒的。有一次,在酒店里與老板聊天,老板說干聊沒有意思,不如喝點酒吧。說完,從吧臺下面拖出一箱易拉罐啤酒來,打開推到我的面前,自己也打開一個,就這樣,兩個人邊聊天邊喝酒,喝了半箱子。那是我的最寒酸的一次喝酒。

許多人說喝酒解乏,在農村,有的人下莊稼地,就是帶著酒的,特別是夏天,多是啤酒。別人累了喝口水,喝酒的人則灌幾口啤酒。出海的人也喜歡喝酒,過去他們出遠海,一個月不回家,在海上無聊,就用喝酒打發時間,所以,出海的人,酒量都很厲害。在近海捕魚的人,停船靠岸的時候,渾身上下散發著酒氣。

最近這些年,貌似喝酒的人越來越少,因為我們有濃厚的酒文化,飯桌上少不了酒,所以,酒雖在,量已經沒有以前那么大了。有一次,與老家的人談喝酒的問題,他們說現在喝醉酒的人也少了,過去過年的時候,街上經常躺著喝醉的人,現在幾乎沒有了。

喝酒時間長了會上癮,而且不喝到量,根本不會罷休。經常遇到在酒桌上看大家喝酒慢,不過癮,敬桌上每人一杯酒。或者等飯局結束后,跑到地攤上再喝一旬。讀到一個故事:有個人在酒桌上,喝大了,端杯站起來,給酒桌上的人說:哥們我另外還有一個飯局,喝杯酒,咱們以后再聚。喝完后,推門而出。過一會,這個人又回來了,進門就說,剛從另外一個酒局過來,已經把那桌人全喝桌子底下去了。

經常喝酒的人,會有各種的故事,有趣的、齷齪的……喝酒誤事的更不少。但如果說是喝酒誤事的話,倒是有很多事在酒桌上談成的。


嶗山茶

嶗山茶購買微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