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茶的故事(5):玄妙的茶

我一直覺得茶應該是很生活化的飲品,不要將茶談成過于玄妙的東西,否則的話,茶將成為小眾的飲品了。

在阮一忠著作的《攝影美學七問》里談到攝影批評的問題,與他談話的陳傳興談到可以分成兩個方面來看:

由社會經濟層面來說,一定要讓攝影普遍被大眾所接受,承認它是一種視覺藝術;從知識層面來說,要建立臺灣的攝影史,使攝影在本土文化的發展過程中,有清晰的脈絡可循。

——摘自《攝影美學七問》

從這段話里,我們可以看出,攝影批評的問題,也是需要大眾基礎的,而對于茶文化來說,同樣需要大眾基礎。試想,如果沒有市井中的茶文化,哪能“堆積”出我國的悠久的茶文化來呢?

很多人對于茶的記憶是一個大瓷杯子與苦澀的茶。茶對于小孩子來說,不是適合味蕾的飲料的。即使是現在,小孩子一般不會喝茶,除非是添加了很多糖的茶飲料。其實,茶有一個年齡上的需求,到了一定的年齡,自然會喜歡上喝茶的。這是一個奇妙的轉變。

有一種茶葉,用茶友的話叫“口糧茶”,也就是時刻放在嘴邊的茶葉,有口糧茶,當然也就有好茶葉了。好茶,是私活,是藏品,是舍不得喝的。如果有幸喝到某人的好茶,就像是朋友對你打開了心扉,是要讓人感動的。

有一次去茶樓喝茶,茶樓的老板是一位茶藝師,給我們表演茶藝,那如古典舞蹈般的一招一式,配著音樂,將清亮的茶湯倒入碗中的時候,讓在座的人舍不得去品嘗這杯被藝術的茶了。茶藝,是解渴式飲茶的一種生活,是大眾茶文化的更高的儀式,在家里,在工作的場所,是不能如此喝茶的。如果,那么一個場所里,邊欣賞茶藝,邊喝茶,的確是能陶冶人的。

我時常去附近的茶葉市場溜達,隨便的走進一家店里,不是柜臺的布局,卻如古建筑的模樣,還有那些杯杯盞盞,仿佛進了博物館。有的時候,我也會購幾樣喝茶用的器具,回家擺弄一番,雖然笨拙,也獨有味道。

我去過幾次茶文化博物館,因為博物館的規模小,里面的許多古物都是仿制的,不如茶葉店里的茶具精致。如果拋開展品的價值,從那些杯壺的發展里,倒是能勾起不少的回憶來。再久遠的,就不是回憶,是回憶的前沿,是更老一輩人的回憶吧。

無論是喝到的茶,還是喝茶的杯盞,他們都是因茶而存在,是能被我們品嘗、撫摸的實物。如果茶變成虛無縹緲的東西,就沒有茶的意義了,那可能是任何一件物品。這可不是老子的大道。喝茶,本就是簡單的話語,談論簡單的問題,說的簡單,聽得明白,心里也更敞亮一些。

站在茶葉地旁,看著在里面坐著馬扎,忙著采茶的茶農們,我不禁的在想,他們手里采摘下來的茶葉,會成為哪些人私藏的好茶呢?或者說,當你打開茶葉罐的時候,里面的茶葉是如何從泥土里到的你的手里呢?


嶗山茶

嶗山茶購買微信

我與茶的故事(5):玄妙的茶》上有2條評論

  1. 夜闌靜

    最近太忙沒來串門,今天來發現更新了好多篇。
    我一直鐘愛綠茶。最近喝了朋友送的正山小種,真是好茶,啜一口就愛上了。
    在茶老板這兒班門弄斧了,呵呵

    回復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