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停下的風景

蔣勛在書里談慢生活,他的主旨是,生活的節奏慢不下來,那就擠出一小塊時間,讓自己體驗生活的慢。我覺得,慢生活不是一個形式、儀式,他是一種態度。蔣勛用“不能穿休閑裝”的借口辭去系主任的職務,亦是對向往生活的一種追求,這是他的態度。

現在,能“提現”慢生活的方式有很多,有的人覺得,去做了這么一件事,即在享受慢生活。如果沒有慢生活的心態,所有的慢生活都將變為另一種生活的快節奏。

這個周末,我們約著去爬山,在一個景區里。以前去過幾次,走到半山腰,即順著下山的回去了。對于更高處的風景,我去過一次,那是景區里未完全開發出來的路,被驢友借道去穿越了。未開發,也沒有修葺,漫山的荒野,卻別有一番野的味道。此次,我們咬了咬牙,決定去“登頂”。

一行幾個人,盡最大的努力去爭強高度,這一路上,除了停下來喝水,倒是沒有怎么停過。秀美的風景,一幀一幀的從眼前晃過。這一路的奔襲,終于趕到了風景的近處。而下山的時候,登頂的興奮勁兒已然過勁,大家借著重力的便捷,一級一級的從山路上墜落下來,如果說大家在低頭看路,不如說是大家已經沒有力氣抬起頭來。

疲乏讓大家下山的時候走得很慢,路的兩側,風景依然如畫,而這如畫的風景,像是存在于我們的心里一樣,我們知道這里有美麗的風景,卻無心去觀賞,剩給我們的只有一個念頭,趕快回家喝一杯香茶。

山上山下的這一路,我們錯過了什么?

山里潔凈的空氣,還有路上秋野的風景。我們已然拿出周末的一天來到這里,只想享受這一山的休閑,我們卻將山路當成了跑步機,亦將風景當做了墻壁上的噴繪裝飾畫。身處風景秀處,我們的心卻只在趕路,甚至,我們沒有看一下路邊白色的、黃色的野菊花,有什么區別。

我們向往的生活慢,只是一種形式吧,我們覺得,去登山就是慢生活,倒最后,這一路卻讓我們疲憊不堪。

回到家,在院子里,我們圍著小桌,喝著春天時采摘的茶,甘醇可口,掃去了這一路的疲憊。喝著茶,有人說,如果將這一桌的茶,搬到山上的某塊樹下的青石上,該有多好。

這很難嗎?

在我們這一路上,松多、石多,簡直可以說:隨處可以找到喝茶的好地方。但是,我們卻未關注這些,只是一味的趕路了。

還有人提議說,下次去的時候,用水壺多背熱水,不再爬山,只為喝茶,看著山中的風景喝。

這算是意識到我們今天對山的“褻瀆”了吧。大家本就是擠時間在爬山,找這么一個時間是多么的不容易,下次的“有時間”會是什么時候?也許,當我們再擠出時間來,突然刮風了,下雨了呢?或者,我們依然忘記今天的教訓,忙著去爬另一座山。

慢生活,是身體與意識上的慢,它不是具體的形式。山,不只是用來登頂的,在山上,有許多地方可以承擔起讓我們凈化心靈的事來的。就比如我的攝影,假如是我自個兒上山的話,我更喜歡隨處走走,去找我喜歡的一個畫面,拍攝下來,分享給大家。2018.10.21


嶗山茶

嶗山茶購買微信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